第十七章 乃窮神水

我想起在大鳳凰寺見到的鬼母壁畫,當時曾聽鐵棒喇嘛說那畫已經殘破,其原貌應該是藍白兩色為主,象征著鬼母擁有無量業火與乃窮神冰兩種可以粉碎常人靈魂的邪惡力量。在古藏地的傳說中,并沒有魔國這個稱呼,而是稱其為北方的妖魔,只有世界制敵寶珠大王的詩篇中,才稱其為“魔國”。

從冰川水晶尸口中鉆出的冰蟲,大概就是那種所謂的乃窮神冰了。只見彼得黃被乃窮神冰凍住的尸體,摔成了無數冰塵,未等塵埃落定,便從中飛出一個冰晶般的瓢蟲,在空中兜了半個圈子,振翅飛向距離最近的胖子。

胖子趴在地上,把彼得黃的慘死之狀看了個滿眼,知道這種冰蟲犀利,沾上就死,碰上就亡,當下不敢怠慢,抬起M1911,連瞄準的動作都省了,抬手便打。

此時龍頂冰川隆隆的雪崩轟鳴聲,愈演愈烈,吞沒了世間一切的聲響,我想出聲制止胖子,但無論是槍聲,還是喊叫聲,都被雪山的暴怒所掩蓋。

昏暗的木塔中,被槍火閃得微微一亮,槍口射出的一顆子彈,擊碎了空中的冰蟲,擦著對面明叔的登山頭盔,射進了妖塔的黑木中。明叔驚得兩眼一翻暈倒在地,也不知是死是活。

冰蟲被擊中,在空中碎成了十幾個小冰晶,都落在我面前的地上,蠕動了幾下,便紛紛生出翅膀,看樣子很快就會飛起攻擊塔內的活人。剛才只有一只冰蟲就險些使我們全軍覆沒,若是變成十幾只,在這低矮狹窄的木塔里,根本就無法抵擋,人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我急中生智,抓起地上背囊邊的酒壺,猛喝了一大口,一手打著了打火機,將口中的烈酒,對準地上的那十幾只冰蟲噴去,一片火光掠過,滿以為能將它們燒個干凈,但卻發生了最意想不到的情況。

地上的冰蟲,身體突然由閃爍的銀白色,轉為了幽暗的藍色,也就是變成了我曾經遇到過兩次的那種火蟲。

我和Shirley 楊、胖子三人都看得毛骨悚然,腦門子上的青筋直蹦,難道這塔中真有邪神的力量存在不成?

無量業火的氣息頃刻散播到了塔中的各個角落,雖然鼻中所聞都是火焰的焦灼之氣,但身體卻感覺奇寒透骨,我們幾乎完全窒息了。地上的十幾只達普鬼蟲,已經盤旋著飛了起來,在黑暗的空間中,帶動起一道道陰森的藍色曳光,隨即就要散開,撲向周圍的五個活人。

就在這令人窒息的一刻,大量的積雪從塔頂的窟窿里直灌下來,順著我們挖開的通道,一層層地向九層妖塔內砸落。最后可能塔頂被大塊雪板蓋住,積雪便停止傾瀉而入,這么短短的一瞬間,上面幾層可能都被積雪填滿了,落進第八層的雪,把空中的達普壓在了里面。

我見機不可失,急忙對Shirley 楊打了一個手勢,讓她趕緊把阿香帶到最底層去。這第八層已經不安全了,這種蟲子忽冰忽火,而且又不是常理中的火與冰,似乎是死者亡靈從地獄里帶回的能量,根本無以應對,只能在大踏步的撤退中尋找對方的弱點了,但下面不會再有退路,這點我也心知肚明,只能拖一刻是一刻了。

我與胖子拖著明叔和所有的背囊緊跟著爬到底層,地面的震動和聲響逐漸平息,這些跡象表明大規模的雪崩已經結束了,龍頂冰川已被四座雪峰上滾下來的積雪蓋了個嚴嚴實實。不過當務之急,并非去想怎么出去,而是急于找東西堵死與上層妖塔之間的縫隙,擋住那些鬼蟲下來的通道。

胖子想去搬地面的石臺,我一把將他拉住:“你想學董存瑞,舉著石臺堵上面的窟窿?快找些木頭板子來。”不管是無量業火,還是乃窮神冰,這兩種能量只能作用于有生命的東西,只要不留縫隙,應該能暫時擋住它們。

我和胖子手忙腳亂地找了些塔中黑色圓木,把通道堵了個嚴實。Shirley 楊用北地玄珠在明叔鼻端一抹,明叔打個噴嚏,蘇醒了過來,一睜眼先摸自己腦袋,確認完好無損,才松了口氣,神色極為萎頓。

我知道明叔和阿香這回算是嚇壞了,于是安慰他們說:“咱們這里應該是很安全的,那些達普鬼蟲雖然厲害,但不碰到人,就跟普通的小蟲一樣,沒什么威脅,憑它們的力量也不可能推開封堵的木頭。”

胖子附和道:“蜻蜓撼柱,那是自不量力,咱就跟它們耗上了,早就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了……”

話音未落,頭頂就傳來一陣巨響,無數斷木碎雪掉落下來。我和胖子剛好站在下方,多虧戴著頭盔,饒是如此也被砸得有點暈頭轉向,急忙向后躲避,心想難道是我們趕工的工程質量不行?剛堵上就塌方了?還是上面幾層的積雪松動了,在塔內又形成了一次小范圍雪崩?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