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舞餌紅花

“惡羅海城”又名“畏怖壯力十項城”,它與“災難之門”都是只存在于昆侖山遠古傳說中的地名,從未載于史冊,只是傳說隱藏在昆侖山最深處,難道它們真的存在過嗎?獻王墓壁畫中的那座古城,也許描繪的就是惡羅海城,不過這北方妖魔的巢穴,與新疆沙海深處的無底鬼洞之間,又有怎樣的聯系?能否在那里找到巨大的眼球祭壇?我們目前還沒有太大的把握。

在傳說中,那古老邪惡的惡羅海城也同精絕古城一樣,在一天夜里,突然神秘地消失了,所以強盛的魔國才就此一蹶不振,那里究竟發生了什么災難或變故,都還屬于未知數。

我忽然想起張贏川所說的:“終則有始,遇水而得中道。”中道是指中庸之道,正途,也可以理解成安全保身的道路。雪崩壓頂,身陷絕境,卻又柳暗花明,發現了一條更為神秘的通道。這條漫長狹窄的斜坡,通向龍頂冰川的最深處,那里也許有湖泊或者暗河,有水就一定有路,想到這里,頓時增添了一些信心。

眾人在這緩坡中休息了大約半個鐘頭,由于擔心妖塔附近不安全,就動身繼續向下。這修筑有土階的凍土隧道,在地下四通八達,密如蛛網,我們不敢亂走岔路,只順著中間的主道下行,不時能看到一些符咒、印記,其中不乏一些眼球的圖案。

Shirley 楊對我說:“輪回宗如果只想挖通災難之門,那就沒有必要一直把隧道挖進九層妖樓,而且看這隧道里的狀況,都不是同一時期修建的,可能修了幾百甚至上千年,這可能與他們相信深淵是力量的來源有關。但你有沒有想過,輪回宗的人為什么要挖開妖塔?”

我想了想說:“這事確實蹊蹺,供奉邪神的妖塔,是不容侵犯的,會不會是輪回宗想從里面取出什么重要的東西?除了冰川水晶尸,那塔中還會有什么?”

我們邊走邊商量,但始終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隧道在向斜下方延伸了一段之后,便與垂直的冰淵相接,冰壁雖然稍微傾斜,但在我們眼中,這種角度與直上直下沒有什么區別,根本沒辦法下去。

這里已經可以看到冰淵的底部了,最深處無數星星點點的淡藍色熒光,匯聚成一條微光閃爍的河流,在冰川下蜿蜒流轉,如同倒視天河。眾人都忍不住贊嘆:“真美,簡直像銀河一樣。”

下面可能有水晶,或者是水下有水母一類的發光生物,所以才會出現這樣夢幻般的奇景。

隧道口有些殘破木料的遺跡,幾百年前,大概有木橋可以通向下方,但年代久了,便坍塌崩壞了。我目測了一下高度,這里已經是冰川的最底部了,距離那熒光閃爍的河流,大約有三十多米的距離,這個高度,可以用長繩直接墜下去。

我對眾人說既然有活水,就必然會有出路,咱們可以用登山繩下去。

明叔卻提出異議,這冰壁比鏡子面還要光滑,三十多米摔下去也能把人摔爛了,還是再找找有沒有別的路,用繩子從冰壁上滑下去實在是太危險了。

胖子往下看了看,也覺得眼暈,連忙贊同明叔,小心駛得萬年船,后邊隧道有這么多分支,一定還有別的出口。當然胖爺我倒是無所謂,就算摔扁了,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但咱們現在扶老攜幼的,得多為明叔他們的安全著想。

我提醒胖子說,王司令你可不要站錯了隊,放著捷徑不走,非要去鉆那些隧道,一旦在里面迷了路轉不出來怎么辦?明叔他們的事咱們就沒必要管了,反正按先前的約定,九層妖塔也掘開了,冰川水晶尸也找到了,以后咱們就各走各的了,要是能留得命在,回北京之后,咱們再把賬目結清了。明叔你回家后把你的古董玩器都準備好,到時候我們可就不客氣了。

我這么說只是嚇唬嚇唬明叔,明叔果然擔心我們把他和阿香甩在這里不管,思前想后,還是跟著三名摸金校尉才有可能從這冰川里出去,而且這次行動損兵折將,把老本都賠光了,也許在下面的“災難之門”里,能找到些值錢的東西。當然這些要以活下來為前提條件,于是表示絕對不能分開。

我見把明叔搞定了,就動手準備繩索,長繩配合登山鎬,當先降下。冰淵之下的河谷兩邊,有不少散落的黑色朽木,河岸邊大量的冰山水晶石礦脈,閃映著河中淡藍色的熒光,不需要使用任何光源,也有一定的能見度。

我見沒什么危險,就發信號讓上邊的人跟著下來,等到胖子最后一個大呼小叫地滑下來,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從挖掘木塔、同狼群惡戰,直至冰淵深處,大伙只休息了不到半個小時,這時難免都又饑又餓。

Shirley 楊對我說:“必須找個地方休息一夜,讓明叔和阿香恢復體力,否則再走下去,真要累出人命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