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魚陣

我只好帶上明叔和阿香,沿著布滿水晶礦脈的河流不斷向下游前進,一連走了三天,發光的淡水水母漸漸稀少。最后這狹長的深淵終于有了盡頭,巨大的山體縫隙,被一道幾百米高的水晶墻攔住,墻體上都是詭秘的符號和印記,一如先前看到的那塊冰山水晶石,不過墻實在是太大太高了,人在這宏偉的壁下一站,便覺得渺小如同螞蟻。巨墻上面隱約可見天光耀眼,這一定就是傳說中的“災難之門”了。

水晶墻的墻基沒在河里,河水穿墻而過。現在是昆侖山水系一年中流量最豐沛的時期,看來那條被挖開的隧道就在水下,若在平時,災難之門上的通道,可能都會露在水面上。由于不知道這通道的長短,潛水設備也僅有三套,不敢貿然全隊下去,我決定讓大伙都在這里先休息,由我獨自下水探明道路,再決定如何通過。

胖子卻攔住我,要自告奮勇地下水偵察通道的長短寬窄,我知道胖子水性極佳,便同意讓他去水下探路。胖子自恃幾十米長的河道,也足能一口氣游個來回,逞能不用氧氣瓶,只戴上潛水鏡就下到水中。

我在岸上掐著表等候,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了,水面靜靜的毫無動靜,我和Shirley 楊開始有些沉不住氣了,一分鐘了還沒回來,八成讓魚咬住屁股了。正要下水去找他,卻見水花一分,胖子戴著登山頭盔的腦袋冒了出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河水:“這水晶墻的通道很寬,也并不長,但他媽的對面走不通了,水下的大魚結成了魚陣,數量多得數不清,堵得嚴嚴實實。”

魚陣在內地的湖泊里就有,但這里沒有人跡,魚群沒有必要結為魚陣防人捕捉,除非這水下有什么不為人知的東西,正威脅著它們的生存。

除了我和胖子之外,其余的人都沒聽說過魚陣之事。在我們福建沿海,多有這種傳說,內地的淡水湖中也有,但不知為什么,最近二十年就極少見了。魚陣又名“魚墻”,是一種生物學家至今還無法解釋的超自然魚類行為,水中同一種類的魚大量聚集在一起,互相咬住尾巴,首尾相聯,一圈圈地盤據成圓陣,不論大小,所有的魚都層層疊疊緊緊圍在一起,其規模有時會達到數里的范圍。

淡水湖中的魚類結成魚陣,一是為防“烏鬼”捕捉;二是抵御大型水下獵食動物的襲擊,因為在水下遠遠一看,魚陣好像是個緩慢游動著的黑色巨大怪物,足可以嚇退任何天敵;也有可能是由于氣候或環境的突變,魚群受了驚嚇,結陣自保。

眾人在河邊吃些東西,以便有體力游水,順便策劃如何通過水晶墻后的魚陣,這件事十分傷腦筋。

Shirley 楊找了張紙,把胖子所說的水下情況畫在上邊。“災難之門”在水下有條七八米寬的通道,約二十米長,出去之后的地勢為喇叭形,前窄后寬,數以萬計的“白胡子無鱗魚”就在那喇叭口結成滾桶式魚陣,堵住了水下通往外界湖泊的去路。白胡子魚是喀拉米爾山區水中才存在的特殊魚類,其特點是體大無鱗,通體皆青,唯有須子和嘴都是雪白的,所以才得了這么個名字。胖子說“災難之門”后邊的白胡子魚,大大小小不等,平均來說都有半米多長一尾,那巨大的魚陣翻翻滾滾,根本就沒法從中穿過。

Shirley 楊說:“白胡子魚雖然不傷人,但種群數量龐大,是一種潛在的威脅。咱們從水下穿過的時候,倘若落了單,就有可能被魚群圍住失去與其他隊員的聯系,咱們應該設法將魚陣事先擊散,然后才能通過。”

我對眾人說:“自古漁人想破魚陣,需有鬼帥出馬,但咱們身在昆侖山地下深處,上哪去找鬼帥?而且就算真有鬼帥可以驅使,怕是也對付不了數萬條半米多長的白胡子魚。”

明叔等人不知道什么是“鬼帥”,忙問其詳。我讓胖子給他們講講,胖子說你們知不知“烏鬼”是什么?不是川人對黑豬的那種稱呼。在有些漁鄉,漁人都養一種叫鸕鶿的大嘴水鳥,可以幫助漁人下水捉魚,但是得提前把它的脖子用繩扎上,否則它捉著魚就都自己咪西了,這種水鳥的俗名就叫“烏鬼”。

凡是養烏鬼捕魚的地方,在一片湖泊或者一條河道的水域,不論有多少鸕鶿,都必有一只打頭的“鬼帥”。鬼帥比尋常的鸕鶿體形大出兩三倍,那大嘴比鋼鉤還厲害,兩只眼睛精光四射,看著跟老鷹差不多。有時候漁人乘船到湖中捕魚,但是連續數日連片魚鱗都捉不到,那就是說明水下的魚群結了魚陣。這時候所有的漁民,就要湊錢出力,燒香上供祭祀河神,然后把鬼帥放進水里,不論多厚的魚陣,也架不住它三沖兩鉆,便瓦解潰散。

但這里的白胡子魚體形碩大,非是內地湖泊中尋常的魚群可比。這種魚在水里游起來,那勁頭能把人撞一跟頭,恐怕縱有鬼帥也沖不散這里的魚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