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風蝕湖的王

明叔還在猶豫,覺得Shirley 楊有些小題大作,放著路不走非要爬那塊陡峭的巖石,我和胖子卻知道Shirley 楊在這種事上一向認真,從來不開玩笑,她既然著急讓大伙遠遠躲開,一定是發現了危險的征兆,何況我經她一說也已經看出來了,山上那條路,的確是太光滑了,連根雜草都沒有,肯定不是人走的路。

我們在湖中的位置,距離那條光滑如鏡的道路很近,不管從上面沖下來什么猛獸,在水中都無法抵擋,連忙拉住明叔和阿香,手腳并用,游向左側湖邊的一塊綠色巖石。

這湖邊雖然山林密布,但能上岸的地方不多,唯有那平滑異常的道路,其余兩面都是看不到頂的峭壁,此外也就是左邊有一大塊深綠色的巨巖,高有十幾米,想爬上去且得使些力氣。

我們游到綠巖下方,剛伸手觸摸到冰涼的石壁,耳中便聽到山上道路的遠端,也傳來了一陣陣碎石摩擦的聲音,好像有什么龐然大物,正迅速從山林深處爬出來。眾人心頭一沉,聽那聲音來得好快。能用身體把山路磨得如此光滑的,不是巨蟒大蛇,就是“龍王鱷”一類棲息在昆侖山深處的猛獸,甭管是什么,都夠我們喝一壺的,趕緊拿登山鎬鉤住綠巖往上攀爬。

但綠巖上生了許多苔蘚,坡度又陡,登山鎬并不應手。Shirley 楊的飛虎爪又在背囊里取不出來,只好找了一條登山繩系個繩圈,使出她在德克薩斯學的套馬手藝,將繩圈套在了一塊突起的石頭上。

看明叔那身手一點都不像五十來歲的人,跟只老猿一樣,不愧是在海上歷練了多年的老水手,逃起命來比誰都利索,噌噌幾下就拽著繩子,搶先爬上了綠巖中部的一個天然凸臺。我和胖子還有Shirley 楊在下面托著阿香,將她推向上邊,明叔伸手把阿香拽上去。

協助Shirley 楊爬上巖石時,那塊套著繩子的石頭已經松動了,胖子一扯連繩子帶石頭都扯進了水里。等Shirley 楊重新準備繩索的時候,我和胖子只聽得身后“嘩啦”一陣猛烈的入水聲,有個東西已經從山中躥下,鉆入了湖中。

Shirley 楊和明叔從巖石上放下登山繩接應我們,明叔在高處看見了那水里的怪物。他一向有個毛病,可能是帕金森綜合征的前期征兆,一緊張手就抖得厲害,手里不管拿著什么東西,都握不牢,早晚要彈弦子,此刻也是如此,手里拿著巖楔想把它固定在巖縫中,突然一哆嗦,巖釘掉進了水里。

我和胖子的手剛抓住登山繩,沒想到還沒來得及用力,整團的繩子和巖釘就掉了下來。我和胖子在下面氣得大罵明叔是我們這邊的意大利人,怎么盡幫倒忙。

Shirley 楊想再拿別的繩子,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指著水面對我說:“先到水下的巖洞里去躲一躲。”

我和胖子雖然不知道從水中過來的怪物究竟是什么,但肯定不好惹,那家伙轉瞬就到,無奈之下只好閉住氣沉入湖底。這湖并不深,湖水清澈,水底的巖石都呈白色。湖底有一些滲水孔,另外還有幾處很深的凹洞,可謂是千瘡百孔。此處的地貌,都是未被水淹之前被風蝕形成的,是一個特殊的風蝕湖。千萬年滄海桑田的變化,使這塊巨大的風蝕巖沉到了湖底,也許這風蝕湖的壽命一到,下面的風孔就會全部塌陷,而這片從山中流出的湖水,就會沖到地下的更深處,形成一個地下瀑布。

水中的各種魚兒都亂了營,除了數量最多的白胡子無鱗魚之外,還有一些紅鱗裂腹魚,以及長尾黑鱭寸魚,不知是剛才災難之門附近的爆炸,還是突然入水的怪物,這些魚顯然受了極大的驚嚇,紛紛游進洞中躲藏。白胡子魚可能就是鯰魚的一個分支,它們在體形長成之前,并不適應地下的環境,慌亂中鉆進災難之門的魚群,又紛紛游了回來,寧可冒著被水怪吃掉的危險,也舍不得逃離這水溫舒適的風蝕湖。

我剛沉到水里,就發現在慌亂的魚群中,有一條五六米長,生有四短足,身上長著大條黑白斑紋,形似巨蜥的東西,像顆魚雷似的,在水底鉚足了勁朝我們猛撞過來。

我腦中猛然浮現出一個猛獸的名字——“斑紋蛟”,它生性喜熱懼寒,一九七二年在昆侖山麥達不察冰川下施工的兄弟部隊,曾經在冰層里挖出過這種猛獸凍死的尸體,有人想把它做成標本,但后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沒能成功。當時我們還特意趕了幾百里山路,去那里參觀過,不得了,這東西比龍王鱷還狠,而且皮糙肉厚,連來復槍也奈何它不得。

胖子和我見斑紋蛟來勢迅猛,微微一怔,立刻沉到湖底一塊豎起的異形風蝕巖下,斑紋蛟的堅硬的三角形腦袋猛撞在巖石上,立時將雪白脆弱的風蝕巖撞成了無數碎塊,趁勢向上破水而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