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牛頭

Shirley 楊問我是否要直接進城。城中明明是有燈火閃爍,卻又靜得出奇,詭異的種種跡象,讓人望而生畏。

我對Shirley 楊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阿香說這城中沒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我想咱們三十六敗都敗了,到現在也沒有什么好怕的。只不過這座古城,確實從里到外都透著股邪氣,而且似乎隱藏著一些難以想象的秘密,咱們只有見怪不怪,單刀直入了。”

于是眾人帶上剩余的物品,覓路進城。

大蜂巢一樣的古城,深陷在地下,圍桶般的白色城墻似乎只是個擺設,沒有太多軍事防御的功能,但規模很大,想繞下去頗費力氣。城中飄著一縷縷奇怪的薄霧。這里的房屋全是蜂巢上的洞穴,里面四通八達,我們擔心迷路,不敢貿然入內,只在幾處洞口往里看了看,越看越是覺得心驚肉跳。

這城中沒有半個人影,但是十家里有七八家已經點著燈火,而且那些燈不是什么長明永固的燈火,都是用野獸的干糞混合油脂而制成的古老燃料,似乎都是剛剛點燃不久。而且城池洞穴雖然古老,卻絕不像是千年古跡那樣殘破,洞中的一些器物和獸皮竟都像是新的,甚至還有磨制了一半的頭骨酒杯。這城里的時間真的仿佛凝固住了,其定格的一刻,似乎就是城中居民消失的那一瞬間。

我們商量了一下,黑夜里在城中亂轉很容易迷路,而且這座惡羅海城中的街道,包括那些政教、祭祀的主要建筑,可能都在大蜂巢的深處,這城中千門萬戶,又與尋常的城池結構完全不同,眼下最穩妥的途徑,是等到天亮在外圍看明白蜂巢的結構,找條捷徑進入深處的祭壇,絕不能在城中魯莽地瞎撞。該耍王八蛋的時候自然是不能含糊,但該謹慎的時候也絕不能輕舉妄動。

我們本打算到城墻上去過夜,但經過墻下一個洞口的時候,胖子像是嗅到了兔子的獵犬,吸著鼻子說:“什么味兒這么香?像是誰家在燉牛肉。操牛魔王他妹妹的,這可真是搔到了胖爺的癢處。”

聽胖子這么一說,我也好像聞到了煮牛肉的肉香,就是從那個洞屋中傳出來的,我正發愁食物所剩不多,不敷分配,剛才在風蝕湖湖邊說還能對付個兩三天,那是安慰大伙,其實還不夠吃一頓的。此刻聞到肉香自然是得進去看看,當下和胖子兩人帶頭鉆進了洞屋,里面的石釜中,確實有正煮得爛熟的牦牛肉,咕嘟著熱氣,真可謂是香熏可口,五味調和。

胖子咽了咽口水,問我說:“胡司令,咱真是想什么來什么,雖說酥油香甜,卻不如糌粑經吃,糌粑雖好,但又比不上牦牛肉扛餓。這鍋牛肉是給咱預備的吧?這個……能吃嗎?”

這沒有半個人影的古城中,竟然還煮著一鍋剛熟的牛肉,實在難以用常理去揣測。我想起了剛當知青插隊那會兒,在那座九龍罩玉蓮的牛心山里,吃那老太太的果子,這莫非也是鬼魂之類布的鬼市?都是些青蛙、蚯蚓變的障眼法,吃了就得鬧肚子?想到這些,我不免猶豫起來,心中雖然十分想挑煮得稀爛的大塊牛肉吃上一頓,但理智告訴我,這些肉來路不明,還是不吃為好,看著雖然像牛肉,說不定鍋里煮的卻是人肉。

明叔此時也餓得前心貼后背了,跟胖子倆人直勾勾地盯著鍋里的牦牛肉,這一會兒工夫,他們倆大概已經用眼睛吃了好幾塊了。

我問Shirley 楊對這鍋肉有沒有什么看法,Shirley 楊搖頭搖得很干脆,又同阿香確認了一遍,這鍋煮著的牦牛肉,確實是實實在在不摻半點假的。

胖子聽阿香這么說,再也等不及了,也不怕燙,伸手捏了一塊肉吞進嘴中:“我舍身取義,先替同志們嘗嘗,肉里有毒有藥都先往我身上招呼。”他邊吃邊說,一句話沒說完,就已經吃到肚子里七八塊牛肉了,想攔都攔不住。

我們等了一下,看他吃完了確實沒出什么問題,這時候胖子已經造掉了半鍋牛肉,再等連他媽黃花菜都涼了。既然沒毒,有什么不敢吃的,于是眾人橫下心來,寧死不當餓死鬼,便都用傘兵刀去鍋里把牛肉挑出來吃。

我吃著吃著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對明叔說:“明天天一亮,我們就要進那大蜂巢的深處,那里面有什么危險不得而知,料來也不會太平。你和阿香還是留在城外比較安全,等我們完事了再出來接你們。”

明叔嘴里正塞著好幾塊牛肉,想說話說不出來,一著急干脆把肉囫圇著硬生生咽了下去,噎得翻了半天白眼,這才對我說:“咱們早晚都是一家子人,怎么又說見外的話?我和阿香雖然沒多大本領,多少也能幫幫你的忙……”

以前明叔說要把阿香嫁給我,都是和我兩人私下里商議的,我從來沒答應過。這時明叔卻說什么早晚是一家人,Shirley 楊聽見了,馬上問明叔:“什么一家人?你跟老胡要攀親戚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