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X線

我邊走邊把屠房中的情況對Shirley 楊簡要說了一遍。Shirley 楊卻認為這里不是失落在時間的軌道以外那么簡單,比如鍋里煮的熟牛肉,的確爛熟可口,吃光了它,它自己也不會再重新出現,城中的一切都固定在了某一時刻,如果不受外力的影響,它始終不會發生任何變化。外邊的天空由昏暗變成漆黑,手表的時間也很正常,這說明時間依然是正常流逝的。另外還有一點最容易被忽略,惡羅海城中的事物,并非是靜止不動的,只能說它永久地保留著一個特定的形態,絕非是時間凝固的原因,所以可以暫時排除時空產生混亂的這種設想。為了便于稱呼,姑且將惡羅海城中像永恒一樣的瞬間,稱為“X線”——一個完全停留在了“X線”上的神秘古城——“X”表示未知。

想解開“X線”之謎,就一定要弄清楚惡羅海城在最后的時刻發生了什么,也許要等到天亮之后,在那蜂巢城堡的深處,才能找到真相的答案。

我被這座古城里的怪事搞得要抓狂了,此時聽了Shirley 楊的分析,發現她的思路非常清晰,看來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不過也許我這輩子就是當領導的材料,所以沒長一個能當參謀人員的頭腦。

我們從城墻外圍,爬回到了風蝕湖邊的綠巖之上,回頭眺望夜色中的惡羅海城。它靜靜地陷在地下,依然閃爍著無數燈火,城中的光線卻依然如黃昏時般昏暗,看來到了明天早上,城中也依然是這個樣子。

一番來回奔波,明叔和阿香都已體力透支。山林中有斑紋蛟出沒,我們不敢下巖,只好在綠巖上找個避風的地方休息,準備歇到天明,便進那座主城一探究竟。

于是輪流守夜。第二天天亮的時候,我發現Shirley 楊早已經醒來,正專注地翻看我們在輪回廟中發現的那本《圣經》地圖。頭頂上的云層很厚,透過云隙射下來的陽光并不充足,四周被絕壁險峰環繞的山谷中十分昏暗,巖下的惡羅海城就像是與這個世界完全隔絕了一樣,依然如故,燈光閃閃,靜得出奇,整座城停留在了“X線”上。

Shirley 楊說她有種預感,如果今天找不出“X線”的秘密,恐怕大伙就永遠離不開這災難之門后的山谷了,這里根本就是處絕境。

Shirley 楊手中這張地圖破損得十分嚴重,是葡萄牙神父竊取了輪回宗的機密想去掘寶,但未等成行,那神父便由于宗教沖突被殺了。我們始終分辨不出圖中所繪制的地形究竟是“大鵬鳥之地”,還是“鳳凰神宮”,便問Shirley 楊,現在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發現。

Shirley 楊說:“與附近的地形對比來看,可以斷定《圣經》地圖就是鳳凰神宮——惡羅海城的地圖,但是盡了最大努力,也只把那葡萄牙神父偷繪的圖紙復原出不到百分之三十,而且還是東一塊、西一塊,互不連接……不過如果時間許可的話,我可以根據這里的環境,把地圖中缺失的部分補充完整。”

如果有了古城的地圖,哪怕是只有一部分作為參照,那對我們來說也絕對是個極大的幫助。我打起精神,把胖子、明叔、阿香一一喚醒,把剩下為數不多的食物,分給大伙當作早餐。吃完了這頓,就沒有任何儲備了,除了下湖摸魚,就只有去城里煮牛肉吃了。

再次進城的時候,明叔又同我商量,不進城也罷,不如就翻山越嶺找路出去,那座古城既然那么古怪,何苦以身犯險。

我假裝沒聽見,心想我和胖子、Shirley 楊三人,為了找尋鳳凰膽的根源,付出了多大努力,好不容易到了這里,怎肯輕易放棄,寧死陣前,不死陣后,當即快走幾步,搶先進了城。

除了被我們碰過的東西,其余的東西沒有任何變化,甚至就連城中那層淡淡的薄霧也還是那樣,胖子直接到屠房里,割了幾大塊“新鮮”的牦牛肉備用。

昨天夜里,本想等到天亮,看清那高大蜂巢的結構再直搗黃龍,但城中的光線依然昏暗,在蜂巢下抬頭往上一看,主城內的燈火,就像是靜靜附著在蜂巢上的千百只螢火蟲。

露在上面的大蜂巢僅是半截,更大的部分深陷在地底。按照魔國的價值觀,重要的權力機構應該都在地底,于是我們繞著城下走,找到最大的一個洞穴進入蜂巢內部。里面的洞穴之密集,結構之復雜,真如蜂窩蟻巢一般,不免讓人懷疑里面的居民是人還是昆蟲。

想當初在六十年代末期到七十年代初期,全國深挖洞、廣積糧,那種人防設施我也挖過,但比起這地下的惡羅海城來,只是小巫見大巫。這些洞穴有很多是天然形成的,否則單以人力和器械,很難想象可以做出這種工程。

我們找最大的一條通道走向地底,這里的通道與兩側的洞窟中,都有燈火照明。每向前走一段,Shirley 楊就用筆將地形記在紙上,她畫草圖的速度極快,一路走下去,也并未耽擱太多的時間,就繪制了一張簡易實用的路線圖。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