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掉落

剛與胖子、Shirley 楊在湖中匯合,還沒等展開行動,明叔帶著阿香也溜到了水里。我對明叔說這可真添亂,你們在上面待得好好的,下來攪和什么?咱們又沒有那么多的氧氣瓶。

明叔拽著阿香,邊踩水邊對我說:“唉呀……別提了,剛才在上面看到,那林子里又有動靜,怕是那兩條斑紋蛟起了性子,又要到湖里吃魚了,我就想在上邊提醒你們,但腿有些發軟,沒站穩,就掉下來了。”

我回頭望了望風蝕湖邊的林子,只有山間輕微的風掠過樹梢,不見有什么異常的動靜,隨即明白過來。事情明擺著,明叔這死老頭子,擔心我們下去上不來,找到祭壇后另尋道路走脫,撇下他不管,他有這種擔心不是一天兩天了。

既然他們下來了,我也沒辦法,總不能讓他們泡在水中不管,但他們只有潛水鏡,沒有氧氣瓶,只好還按先前的辦法,眾人共用氧氣瓶。于是讓大伙聚攏在一起,重新部署了一番,從那個被巨大石眼砸破的風蝕巖洞下去,哪往下滲水滲得厲害就從哪走。

我們剛要下去,湖中的魚群突然出現了一陣騷動,那些非白胡子魚的魚類,像是沒頭蒼蠅般地亂竄,一旦逃進湖底的巖洞中,就再也不肯出來,而上萬條結成魚陣的白胡子魚,也微微顫栗,似乎顯得極為緊張。

我立刻感到不妙,心中暗想:看來這位明叔不僅是我們這邊的意大利人,除了幫倒忙之外,他還有衰嘴大帝的潛質。

剛有這個念頭,湖中那魚陣就已經有一部分散開了,似乎是里面的白胡子老魚傷勢過重,掛不住這些魚了,而有些白胡子魚感到它們的祖宗可能快不行了,斗志也隨即瓦解,但還是有一部分緊緊銜成一團,寧死不散,不過規模實在是太小了。

我估計這魚陣一散,或者陣勢減弱,山后的斑紋蛟很快就會躥出來,它們是不會放過咬死這條老魚的機會的。稍后在這片寧靜的風蝕湖里,恐怕又會掀起一陣血雨腥風,一旦雙方打將起來,倘若老魚被咬死,那想再下水就沒機會了。

機不可失,我趕緊打個向下的手勢,眾人一齊潛入湖底。剩余的魚陣正向湖心移動,我們剛好從它的下方游過。密集的白胡子魚,一只只面無表情,魚眼發直,當然魚類本身就是沒有表情的,但是在水底近距離看到這個場面,會覺得這些白胡子魚像是一隊隊慷慨赴死、即將臨陣的將士,木然的神情平添了幾分悲壯色彩。

湖下不太深的地方就是蜂巢頂端的破洞,剛剛潛入其中,湖中的水就被攪開了鍋,一股股烏血和白胡子魚的碎肉、魚鱗,都被向下滲的暗流,帶進風蝕巖兩側的洞內。

胖子對我打了個手勢,看來上邊已經干起來了,又指了指下面,下行的道路被一個巨大的石球堵死了,不過已經看不出石眼的原貌,上面聚集了厚厚一層的透明蜉蝣,以及各種處于生物鏈末端的小蝦小魚,只能從側面繞下去了。于是眾人輪番使用呼吸器,緩緩游向側面的洞口,越向深處,就感覺水流向下的暗涌越強大。

在一個巖洞的通道里,Shirley 楊逐步摸索著,確認哪個方向可行。直接向下是最危險的,這千萬年的風蝕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早已不堪重負,說不定頭頂的石眼什么時候就會砸下,被拍下就得變成一堆肉醬,安全起見,只有從側面迂回下去最為保險。

最后我們潛入一個百余平米的大風洞里,這里像是以前古城的某處大廳,有幾分像是神殿,頂壁已經破了個大洞,但里面儲滿了水,水流相對穩定,似乎是只有上面那一個入口,別的路都被巖沙碎石封堵,雖然水流可以滲過,但人卻過不去。眾人只好舉著照明探燈在水下摸了一圈,氧氣所剩不多,再找不到路的話,就是死路一條。

正在無路可走,眾人感到十分焦慮之時,大廳中的湖水突然變得渾濁,我抬頭一看,頓覺不妙。那條十幾米長的老魚,正被兩只猛惡的斑紋蛟咬住不放,掙扎著向我們所在的湖底大廳里游來。

斑紋蛟都是四五米長的身軀,雖然跟白胡子老魚相比小了許多,但怪力無窮,身體一扭,就扯掉一大條魚肉。那條老魚遍體鱗傷,垂死掙扎,拖著這兩個死對頭沉了下來,不時地用魚身撞擊水底的墻壁,希望能將它們甩掉。此時雙方糾纏在一起,翻滾著落入水下神殿。

在這些水下的龐然大物面前,人類的力量實在過于微不足道。我對眾人打個手勢,趕快散開,向上游回去,這神殿雖然寬敞,卻經不住它們如此折騰,但在水底行動緩慢,不等眾人分散,老魚已經帶著兩條斑紋蛟倒撞到殿底。

神殿底部也是雪白的風蝕巖,那條體大如龍的白胡子魚,受傷發狂后的力量何等巨大,它的魚頭又堅硬無比,直接將地面撞出了一個大洞。然而這神殿底層也很堅固,魚頭剛好卡在其中無法行動,想沖下去使不上勁,想抽回來也不可能,只有拼命亂擺魚尾,一股股的濁血將水下神殿的湖水都快染紅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