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擊雷山

我俯身撿起地上的斷手,可以肯定這就是阿香的右手,齊腕而斷,看斷面上齒痕參差,是被巨大的咬頜力硬生生咬斷的。只有Shirley 楊身上帶有照明彈,這樣看來她和阿香應該是在一起的,她們一定遇到了什么兇殘的猛獸,最后退避到死火山的火山口里求援。

胖子拖著疲憊不堪的明叔從坡下跟了上來,與此同時,錐形山的上邊,轉出一只紅色的火蜥蜴,吐著尺許長的舌頭,它還保留著后冰川時期的古老特征,有數排鋒利的牙齒。

我和胖子立刻拔槍射擊,一陣亂槍打去,火蜥蜴被子彈撞得連連后縮,但它的皮肉之堅固,僅次于斑紋蛟,輕武器雖然能射傷它,卻都不足以致命。胖子從包里摸出三枚一組的拉火式雷管,當作手榴彈朝它扔了出去。

火蜥蜴被子彈連續擊中,本想后逃,但見彈雨忽止,便又挺身前沖,胖子扔出去的拉火式雷管剛好投在它的頭上,反撞落到了地上,它前沖勢頭不減,正好就撲在了雷管之上。

由于是在靠近火山口的位置突然遭遇,距離極近,而且拉火式雷管說炸就炸,炸石門的雷管威力很強,這么近的距離爆炸有可能同歸于盡。我趕緊將明叔按倒,頭頂處一聲巨響,爆炸的氣浪將火蜥蜴端上了半空,很多碎石落在了我們身上,幸虧有登山頭盔護著頭上的要害,但暴露在外的手臂都被蹭了幾條口子出來。

刺鼻的硝煙散去,那條火蜥蜴倒翻在十幾米外的地方,被炸得腸穿肚爛。我剛想對胖子說你要是打算學董存瑞不要緊,但是最好離別人遠點,別拉著我們給你墊背,但這時候,發現明叔倆眼發直,盯著阿香的那只斷手。我心中黯然,也不知道該怎么勸他。人的肢體斷了,如果在短時間內進行手術,還可以接上,但在這種與世隔絕的環境中,怎么可能進行手術?再說這斷面不是切面,也根本無法再接,甚至還不知道她現在是否還活著。

明叔愣了好一會兒才問我:“這……是我干女兒的手?”也不等我回答,便垂下頭,滿臉頹然的神色,似乎十分心痛,又似乎非常的自責。

胖子也看到了那只斷手,對我撇了撇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十分為難,明叔怎么辦?我對他擺了擺手,越勸越難過,什么也別說了,趕緊架著明叔上山。

于是我和胖子一人一邊,架著明叔的胳膊,跟拖死狗一樣把他拖到錐形山的頂端,山口附近有大量的黑色火山沙。火山巖由灰白變黑,再形成沙狀結晶,至少需要幾百萬年的時間。死火山也可以說是大自然中的一具尸體,踩著它走,切實地接觸到這些亙古的巨變,會使人產生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我甚至有些畏懼了,總是擔心看到死火山的山腹里,有她們的尸體。

不過路再長也有盡頭,到了山頂就要面對現實,火山口比我想象的要小許多,歲月的侵蝕,使得洞口坍塌了很大一部分,剩余洞口的大小,也就像個工廠中的大煙囪,難怪那只火蜥蜴爬不進來。往內一張,底下有些綠色的熒光,那種光線我們很熟悉,是熒光管發出的,我對下面喊了幾聲,等不及有人回答,就爬了下去。

死火山的倒喇叭口里,有很多石頭與黑木的井式建筑,可能是祭師通行用的,一直從底下碼到頂,雖然木料已朽,但方形巨石還很堅固。我三下兩下躥到山底,只見Shirley 楊正抱著阿香坐在角落中。我見她們還活著,撲通撲通的心才稍稍平穩了下來。

阿香的斷腕處已經由Shirley 楊做了應急處理,我問Shirley 楊有沒有受傷,阿香的傷勢是否嚴重。

Shirley 楊對我搖了搖頭,她自己倒沒什么,但阿香的情況不容樂觀。在水底神殿的白胡子魚王與斑紋蛟一場混戰,把殿底撞破,整個風蝕湖里的水都倒灌進了地下。Shirley 楊被涌動的激流卷到了第一層地下湖,剛露出頭換了口氣,就發現阿香從身邊被水沖過,伸手去拉她,結果兩人都被水流帶入了第二層地下湖,不等上岸就遇到了水里的King Salamander(蜥蜴王)。阿香被它咬住了手,拖到湖中的火山島上,Shirley 楊追了上去,在抵近射擊中救下阿香。由于沒有彈藥了,只好退到山上的火山口里,這才發現阿香的手已經不知什么時候被咬斷了,便急忙給她包扎,但沒有藥品,不能完全止血,束手無策,等穩定下來,才想起來發射信號求援。

這時明叔和胖子也分別下來,胖子見眾人都還活著,便用嘴叼了傘兵刀,重新爬上去,想從火蜥蜴身上割幾塊肉,烤熟了充饑,實在是餓得扛不住了。

明叔看了阿香的傷勢,臉都嚇白了,對我說:“胡老弟啊,你可不能因為阿香少了只手就不要她了。現在醫學很發達,回去安上只假手,戴只手套什么也看不出來,她一定能給你生個兒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