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看不見的敵人

“斑紋蛟”大概是從另外的哪個水洞爬進祭壇洞窟的,冰壁般的水晶,阻擋了它撲過來的道路,而且它體形笨重,也難以從數米高的冰壁上躍過來,只是將它的大嘴,從兩大塊水晶的縫隙中伸了過來,顎骨尚且卡在外邊,短粗的四肢在后頭不斷蹬撓,恨不得把攔路的水晶擠碎。

凡是生長年頭多了的動物,都喜“內丹”,尤其是水族,蛟、魚、鱉、蚌之屬,光滑溜圓的珠子是它們最喜歡在月下吞吐的“內丹”,有很多古籍中記載的觀點,都認為這是屬于一種日久通靈,采補精華之氣的表現,實則皆是天性使然。

我使出渾身解數,才勉強用登山鎬擋住了即將滾入水中的兩枚水晶眼珠,但天地雖寬,冤家路窄,完全沒想到“斑紋蛟”趁這功夫伸出嘴來橫插了一杠子,大嘴一吸,腥氣哄哄的氣流,裹著水晶眼球,就此卷進了它的口中,我看了個滿眼,雖然急得心中火燒火燎,進入容易出來難,那兩條窺視風蝕湖寶珠的“斑紋蛟”,不知已經為了這個東西,與這白胡子老魚斗了多少年月,一旦吞下去,外人就別想再取出來了,兩頭惡蛟雖然已在古城遺跡中,被千鈞石眼砸死了一只,但單是面對這一頭“斑紋蛟”,我們眼下也沒有辦法對付,這家伙皮糙肉厚怪力無窮,子彈根本就不會把它怎么樣,我在溜滑的水晶層上動彈不得,只有眼睜睜看著,心中絕望到了極點。

就在“斑紋蛟”將水晶眼珠吸入口中的一剎那,我聽到身后一陣混亂,好象是明叔和胖子帶著阿香從天梁上逃了下來,把堆積的干尸又踩踏了不少,連人帶干尸翻滾著塌落下來,不等我回頭去看究竟發生了什么,就被什么東西從后邊猛的推撞了一下,也不知是滾下來的胖子等人,還是被他們踩塌下來的干尸,總之力量奇大,頓時便將我撞得從水晶層上向前滑行過去。

我趴在地上被向前一推便順勢滑出,已經失去了對自身慣性的控制,剛好是把腦袋送向“斑紋蛟”的血盆大口之中,一瞬間就已經到了面對面的距離,而且去勢未止,腦袋已經到了它的口邊。“斑紋蛟”那腥臭的口氣熏得我腦門子一陣陣發疼,森森利齒看得我通體冰涼,卻在這時突然看到兩粒圓溜溜的事物,正慢慢在“斑紋蛟”的口中向后滾動,眼瞅著就要沒入喉嚨。而“斑紋蛟”擁有巨大無比咬合力的大嘴,原本是用力往里吸氣,開合的角度并不算大,但見我送上門來,這貪婪成性的家伙自然不會放過,反又完全張開了大口,準備把我的腦袋咬下來,連同那對眼珠子一并吞了。

我沒敢去想后果,只仗著一時血勇,身體向前滑行的同時,順手抓起身旁的登山鎬,迅速向前一送,將登山鎬當做支架。豎著掖進了“斑紋蛟”的大口之中,頓時把它的嘴撐做了大字形,再也閉合不上,隨后我一頭撞到了“斑紋蛟”的牙床上,登山頭盔上被撞得鏗鏹有聲。我用一只手拖住它的上腭,另一只手整個探進它的口中,硬從里邊把兩枚水晶眼珠給掏了出來,縮回手的一瞬間,“斑紋蛟”的巨口猛然合攏,斜撐住它上下牙膛的登山鎬被它吐出來,遠遠的落入水中。

我這才感到一陣后怕,慢上半秒這條胳膊就沒了,張開手掌一看,兩枚圓形物體,雖然被黏呼呼的胃液、口水與血跡遮蓋,但掩不住里面暗紅色的微光,不是別的東西,正是被“輪回宗”放入“風蝕湖”里祭拜惡羅海城的水晶尸眼球,先前我們已經基本上推測出有可能鬼母的腦子被埋在影之城地下,而雙眼被放在了古城遺址的水下神殿,或是湖底某處,為了爭奪這對水族眼中的“內丹”,才導致“斑紋蛟”會不斷襲擊“風蝕湖”里的魚群,但卻沒想到被白胡子魚重傷之下,竟在這洞窟里吐了出來,剛剛險到了極點,差點失而復得,但命運顯然還沒有拋棄我們,兩種祭品此刻已經都在我手中了。

我尚且沒來得及仔細回味,剛才伸手入惡蛟口中摸珠的驚險,就發現那條在石縫后的“斑紋蛟”正在發狂般的暴怒,它顯然不能容忍我的所作所為,向后退了幾步,惡狠狠地一頭猛撞向擋住它來路的兩大塊水晶礦石,不過這些鏡子般的礦石都與晶脈地層連為一體,還算是堅固結實,加上地上的晶層也光滑異常,它也難以使足力量,但這縫隙是倒三角形,下邊窄,上邊略寬,“斑紋蛟”竟然躥進了上邊較寬的間隙,粗壯的軀體連扭帶擠,竟然有要爬過來的可能。

我心道不妙,得趕緊從那些堆積如山的干尸上爬回去,立刻把祭品塞進攜行袋里,這時我發覺到不知在什么時候,頭頂那隆隆做響的悶雷聲已經止歇,洞窟中只有人和猛獸粗重的喘息聲,突然傳出一陣步槍的射擊聲,在尸山上的胖子見情況危險,在開槍射擊支援,但子彈擊中“斑紋蛟”的頭部,根本沒傷到它,只是更增加了幾分它的狂暴。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