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西北偏北

我們只顧著翻看地上的死魚,竟然不知道阿香是在什么時候失蹤的,但她肯定沒有發出任何掙扎求救的動靜,否則不會沒人發覺,大伙心中擔心,都覺得這回真實兇多吉少了,怕是讓那些在祭祀之后來吸死人血的東西擄了去。

但隨即一看那串腳印,血跡新鮮,而且只有一個人的足跡,從血腳印的形狀來看那應該就是阿香的,大約有十幾步,到堆積干尸的地方就不明顯了。

如果她是被什么東西捉了去,時間也覺得不會太長,現在追上去也許還有機會能救回來,我們一刻也沒敢耽擱,急忙沿著腳印的方向越過堆積的干尸,尸堆下邊又出現了血足印,看去向繞進了祭壇后邊,我們三步并作兩步趕了過去,繞過玉山,只見山后的晶層間有個洞口,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一個纖弱的身影一閃進了洞。

雖然只看到人影閃了一下,但看身形服色,十有八九就是阿香,她周圍似乎沒有別的東西,她一個人流著這么多血,走到這來想做什么?我心中起疑,腳步稍緩,而Shirley 楊卻加快了步子,急匆匆從后趕上去想追上阿香,明叔也在大聲招呼阿香的名字。

這處祭壇的洞窟開始的時候中間被云霧分開,擊雷山的異動使石煙徹底消散,但我們一直疲于奔命,沒注意到祭壇后邊竟然還有個洞口,而這時又慢慢在晶層上升起淡淡的薄霧,石煙霏霏朦朦,到處充滿了寂靜與迷離的氣氛,令周圍的一切看上去都顯得不太真實,洞窟邊緣的山隙之中更是深邃莫測,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山洞不是一般的去處。洞內晶脈漸少,熒光昏暗,隱隱有種危險的氣息,但我看到Shirley 楊已經快步跑了進去,于是也不再多考慮了,稍一猶豫,舉起“狼眼”手電筒跟著她進了山洞。

眾人一進山洞,沒追幾步,便已趕上先前見到的人影,正是阿香。不過她似乎是患了夢游癥一般,失神的雙眼直勾勾盯著前方,她的鼻子里不停的滴出血來,而她對此毫無察覺,對我們的到來也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一步步的向洞穴深處走著。

我伸手要將她拉住,明叔急忙阻攔:“別驚動她,胡老弟,阿香好想是得了離魂癥啊,離魂癥必須讓她自己醒過來,一碰她她的魂魄就回不來了,她以前可沒有這種癥狀,怕是中了邪了?”

我一時不敢妄動,但阿香的鼻子不斷滴血,由于失血過多,臉上已沒有半點人色,再不管她的話,就是流血也能把人流死。Shirley 楊說:“硝磺等刺激性氣味的東西可以讓癔癥者恢復知覺。”說罷拿出“北地玄珠”,剛要動手,發現阿香的手里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塊尖銳的水晶石碎片,正在向她自己的眼中緩緩刺去。

Shirley 楊急忙將“北地玄珠”在阿香鼻端一抹,阿香猛的咳嗽一聲,身子一軟立刻倒在了地上,我和Shirley 楊趕緊扶她坐住,仰起她的頭按住上邊的耳骨止血,多虧發現的及時,不過她究竟是怎么了?為什么會走進這個山洞?她為什么想要刺瞎自己的眼睛?莫非是洞中有什么東西使她的心智迷失了?

Shirley 楊對我說阿香肯定是不能再走下去了,最好先讓她在這休息一會兒。我點頭同意,先休息半個小時,走不了沒關系,我和胖子就是抬也得把她抬回去。阿香還算走運,我找胖子要了幾塊褪殼龜的龜殼用石頭碾碎了,讓Shirley 楊喂她服下。這價值連城的靈龜殼是補血養神都有奇效的靈丹妙藥,胖子免不了有些心疼,本來總共也沒多少,全便宜阿香了,現在就剩下巴掌大小的一塊了,想來想去,這筆帳自然是要算到明叔頭上,讓他寫欠條,回去就得還錢,甭想賴賬,隨后出去拖進來兩條死掉的怪魚,餓紅了眼就饑不擇食,想那殺人的儀式荒廢了多少年了,這東西可能也不像它祖宗似的當真吸過人的血,用刀刮掉鱗胡亂點火烤烤,足能充饑。

我用手電筒四處照著看了看地形,山洞很狹窄,也并不深,我們追到阿香的地方,已經快到了盡頭了,舉起“狼眼”就可以在光束中看到盡頭的情況了,那里是一道用巨石砌成的墻,墻下有三個很矮的門洞,而厚重的墻上,刻著一只滴血眼球的圖騰,眼中透著十足的邪惡。

眾人看到那只血眼,都面面相覷,半晌作聲不得,就連葡萄牙神父從輪回廟里偷繪的圣經地圖里,也沒有這么個地方,而且所有的傳說記載,“惡羅海城”的地下祭壇,都是只有唯一的一條通道,而這墻后是哪里?那滴血的眼睛又在暗示著什么?

Shirley 楊說這只流血的眼睛,應該是與白色隧道前那閉合的眼睛相對應的,惡羅海城中的很多地方,都可以見到各種不同眼球圖騰,據我看,所有在墻壁石門上的眼球,都起著一種劃分區域或警示的作用,不過閉目容易理解,滴血卻有很多種可能,可能性比較大的是起警告作用,表明這墻后是禁地,比祭支還要重要的一處秘密禁區。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