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天目

黑色神像實際上便是一塊如山的巨石,只是內部都被鑿成了空殼,由于巖石都是墨黑色的,所以其中的空間毫無光亮可言,Shirley 楊持著“狼眼”手電筒,向身后的通道中照去,狹窄的光束打到了角落中,只見阿香正低著頭,面對墻壁而立,在此之前,我們誰也沒察覺到她的舉動,此時見她象鬼魅般無聲無息的站在那里,好像又出現了離魂癥,不由得都有些為她擔心,但除此之外,心里更添了幾分對好的戒備之意。

不等Shirley 楊開口叫她的名字,阿香便自己轉過了身子,她的臉部朝向了我們,我們看她這一轉身,都險些失聲驚呼,只見阿香的臉頰上掛著兩行黑血,如同流出兩行血淚,眼睛雖然張著,卻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光彩,那黑血就是從她眼中流出來的。

Shirley 楊見她雙目流血,連忙要走上去查看她的傷勢,阿香卻突然舉起胳膊,指著身后的墻壁說:“那里有個女人,她就在墻上……不只是這里,石窟內的每一面墻中都有一個女人。”說著話,身體搖搖晃晃的似要摔倒。

Shirley 楊快步上前扶住阿香,為她擦去臉上的血跡,仔細看她的眼部受傷的狀況,但是黑燈瞎火的完全看不清血從哪里流出來,問她她也不覺得疼,那血竟象是來自于淚腺,所幸眼睛未盲,大伙這才松了口氣,在隔壁尋找燃料的明叔,此時也聞聲趕了過來,對著阿香長吁短嘆,隨后又對我說這里陰氣太重,阿香見到了不干凈的東西,鼻子和眼睛里便會無緣無故的流血,只不過流血淚的情況極其罕見,這幾年也就出現過兩次,一次去香港第一兇宅,還有一次是經手一件從南海打撈上不來的“骨董”,這兩次都是由于阿香不尋常的舉動引起了明叔的疑慮,猶豫再三沒有染指其中。事后得知那兩件事,都引發了多宗懸而不破的命案,明叔沒有參與,真算是命大,既然阿香在這神像內顯得如此邪門,那么這里肯定是不能再呆下去了,要不然非出人命不可。

明叔說完之后,又想起外邊成群的毒蛇,尤其是那口流紅涎的大蛇,思之便覺得毛骨悚然,稍加權衡,這里雖然陰氣逼人,但至少還沒有從墻中爬出厲鬼索命,于是便又說黑色屬旺水,這個時候當然是相信胡老弟,不能相信阿香了,還是留在這里最妥當。

胖子在檢查著步槍的子彈,聽明叔勸大伙趕快離開此地,便說道:“我剛才看見外邊那些蛇已經涌進來了,不管是往北還是往西。要撤,咱們就得趕緊撤,要是留下來,就得趕緊找個能進能退的所在,進退回旋有余地,轉戰游擊方能勝強敵。”

我對眾人說:“現在往下硬闖是自尋死路。無論是哪個方向,肯定都是逃不出去的,咱們跑得再快,也甩不掉那些黑蛇,這石頭祖宗身上也不知有多少窟窿,咱們雖然堵住了來路,卻不知道它們有沒有后門可走,可相比之下,此處地形狹窄易守難攻,應該還可以支撐一時。”明知困守絕境不是辦法,但眼下別無他法。

Shirley 楊也認同在現在的情況下,能守不能跑,且不論速度,單從地形來看,可退之地,必然都是無遮無攔,一跑之下,那就絕對沒活路了,當然如果困在此地,也只是早死遲死的區別,所以要充分利用這點時間,看看能否在附近找到什么可以驅蛇的東西,那就可以突圍而出了。

商量對策的同時,大伙也都沒閑著,不斷搬東西封堵門戶,但越是忙活心里越涼,這里的窟窿也太多了,不可能全部堵死,黑蛇在下邊游動的聲音漸漸逼近,大伙沒辦法只好繼續往上退,并在途中想盡一切辦法滯緩蛇群爬上來的速度。

不斷的往上攀爬,每上一層,就推動石板堵住來路,最后到了頂層,一看這里的地勢,實是險到了極點,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一條狹窄的通道,兩邊各有三間矮小的石窟,向上的通道,就在盡頭處的一間石窟里面,這是唯一向上去的途徑,不過上面已經是露天了,這座神像腦袋只有半個,鼻子以上的部分不知是年久崩塌了,還是怎樣,已經不復存在了,從通道中爬上去,就可以看到三面刀劈斧砍的峭壁相臨,這巨像本已極高大,但在這地下深淵里,卻又顯得有些微不足道,我們身在神像頭頂,更是渺小得如同螻蟻,我和胖子爬到神像半個腦袋的露天處,往下只看了一眼,胖子就差沒暈過去,地下大峽谷中陰森的氣流,形成了一種可以嗚咽聲,而且空氣中還夾雜著一股奇特的硫磺氣息,噩夢般的環境使人顫栗欲死,我也不敢再往下看了,趕緊拖著胖子回到下邊一層。

Shirley 楊將阿香安置到一個角落中,讓她坐在背囊上休息,見我和胖子下來,便問我們上邊是否有路可退?我搖了搖頭,在上邊稍微站一會兒都覺得心跳加速,從那離開的問題想也不要想了,但明叔就在旁邊,為了避免引起他的恐慌,我并沒有直接說出來,只說咱們這里算是到頂了,好在巨像頭部的地形收縮,只要堵死了上為的道路,蛇就進不來,這神像太高,外邊的角度又很陡峭,毒蛇不可能從外邊進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