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酬金

考慮到傷員的狀況,我們并未在喀拉米爾過多停留,三天后,我們這支國際縱隊辭別了當地的牧人起程返回北京。

剛一到市區,我就讓胖子快去把大金牙找來,一起到明叔的府上碰面,把值錢的古董全部收了。當然這事沒讓Shirley 楊知道,Shirley 楊要帶阿香去醫院復查傷口,我隨便找了個理由就先開溜了。

明叔跑了幾次都沒跑成,只好愁眉苦臉地帶我回了家。北京城曾經號稱“大胡同三千六,小胡同賽牛毛”,改革開放之后,隨著城市的改造,四合院逐漸少了起來。明叔的宅子位于阜城門附近,算是一個鬧中取靜的地段,雖然有幾分破敗,但那一磚一瓦都有一種古老頹廢的美感,多少保留著一些“天棚魚缸石榴樹,先生肥狗胖丫頭”的氛圍。我越看越覺得這套院子夠講究,不免有點后悔,當初要是讓明叔把這套宅子也當作報酬的一部分,他也不會不答應的,可惜我們只要了宅子的古玩字畫。

沒多大工夫,胖子和大金牙二人,便各自拎著兩個大皮箱,風風火火地趕來匯合。大金牙一見到我,便呲著金光閃閃的門牙說:“哎喲,我的胡爺,您可想死兄弟了。自從你們去了西藏,我的眼皮沒有一天不跳的,盼中央紅軍來陜北似的總算是把你們給盼回來了。現在潘家園的形勢不好,生意都沒法做了,你們不在的這些天,兄弟連找個商量的人都沒有……”

我對大金牙說:“我們這趟險些就折在昆侖山了,想不到咱們的根據地也很困難?不過這些事回頭得空再說,現在咱們就打土豪分田地,明叔已經把這房中的古玩器物,都作為酬金給了咱們。我和胖子對鑒別古玩年代價值一類的勾當,都是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蕩,所以這些玩意兒還得由你來給掌掌眼,以便咱們盡快折現。”

大金牙說:“胡爺,胖爺您二位就瞧好吧,盡管放心,倒斗的手藝兄弟是不成,但要論在古詞、古玉、雜項上的眼力,還真就不是咱吹,四九城里多少行家,我還真就沒見過能跟我相提并論的主兒。”

胖子這時候樂得嘴都快合不上了,一只胳膊緊緊樓住明叔的脖子:“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明叔我們可就不跟您老客氣了,咱爺門兒誰跟誰啊,您當初朝我開槍,我都沒好意思說什么,就甭廢話了,麻溜兒地趕緊開門。”

明叔只好把放置古董的那間房門給我們打開,里面一切如故,幾架古樸的檀木柜上,林林總總地擺放著許多古玩,讓人不知道該看什么好。這里和我們第一次來的時候沒什么分別,只是好了一只十三須花瓷貓,那件東西本來就不是什么值錢的玩意兒,我們也對它不太在乎。大金牙念念不忘、始終惦記著的就是明叔一直隨身帶著的鳳形潤玉,那東西早就落入胖子手中了,此時也都拿出來,以便造冊估算總價值。我們這次去美國做生意的資金,都要著落在其中了。

大金牙顧不上別的,這回總算把玉鳳拿在手中了,自是又有一番由衷的贊嘆:“要說把玉碾碎了吃了下去能夠長生不老,那是很不科學的,不過美玉有養顏養生駐容之功效,那是不爭的事實。慈禧太后老佛爺就堅持每天用玉美容,當年隋煬帝朱貴兒插昆山潤毛之玉拔,不用蘭膏,而鬢髻鮮潤,世間女子無人可匹,可她用的還是昆山玉,比這東海海底的玉鳳可就差得多了。古人云:君子無故,玉不去身。胡爺依我看,這件玉鳳還是別出手了,就留著貼身收藏也是件可以傳輩兒的好東西。”

我接過那枚玉鳳看了看,雖然有史可查,這是楊貴妃用過的真品,但就連我都能看出,刻工明顯具有“漢八刀”的風格,說明年代遠比唐代還要久遠,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稀世美玉。不過這畢竟是女子用的,我們留著它又有何用?還不如賣了換成現金,但轉念一想,何不送給Shirley 楊,這不是倒斗倒出來的,她一定會喜歡,于是點頭同意,讓胖子算帳的時候不要把玉鳳算在其中了。

隨后我們又一一查看其余的古玩,不看則可,一看才知道讓明叔把我們給唬了。古玩這東西,在明清時期,就已經有了很多精仿,正是因為其具有收而藏之的價值,值得品評把玩鑒別真偽,才有了大玩家們施展眼力、財力、魄力的空間。鑒別真偽入門容易精通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古玩的魅力也就在于真假難辨之間。明叔這屋里的東西,有不少看起來像真的,但細加鑒別,用手摸鼻聞,就知道價值不高,大部分都是充樣子的擺設。

胖子一怒之下,就要拿明叔的肋骨當搓衣板,明叔趕緊找我求饒。以前是為了撐門面,所以弄這么一屋子的東西擺著,在南洋辛辛苦苦收了半輩子的古玩,大部分都替他兩個寶貝兒子還賭債,他實際上已經接近傾家蕩產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拼上老命去昆侖山。不過這些玩意兒里面,也并非全是假的,個別有幾件還是很值錢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