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總路線 總任務

我邊走邊對明叔說:“想不到您老人家從一開始就跟我們耍心眼兒,家里的玩意兒沒幾件像樣的。這回就算我們認倒霉了,只收這些拿不上臺面的東西,給您老打了個大折扣,咱們現在就算是兩清了,等會兒吃過飯真的該各奔東西了。阿香的事交給Shirley 楊肯定沒半點問題,俗話說女大不中留,我看她也不打算再跟您回家了,所以往后您就不用再為她操心了。”

明叔說:“胡老弟你看你又這么見外,咱們雖然親事沒談成,但這次生死與共這么多天,豈是一般的交情?我現在又不想去西藏做喇嘛了,以后自然還是要多走動來往的嘛。這餐由我來請,咱們可以邊吃邊商量今后做生意的事情……”

我心說不妙,港農算是鐵了心吃定我了,這時已經來到路口胖子所的飯館處,我一看原來是個賣炸醬面的館子,忙岔開明叔的話,對眾人說道:“明叔一番盛情要請兄弟們搓飯,不過時間太晚了,咱們也甭狠宰他了,就跟這湊合吃晚炸醬面得了。明叔您在北京的時間也不短了吧,北京的飲食您吃著習慣嗎?”

一提到吃東西胖子就來勁,不等明叔開口,就搶著說:“北京小吃九十九,大菜三百三,樣樣都讓你吃個不夠,不太謙虛地說,我算是基本上都嘗遍了。不過胖子我還是對羊肉情有獨鐘,東來順的涮羊肉,烤肉季的烤羊肉,白魁燒羊肉,月盛齋醬羊肉,這四大家的涮、烤、燒、醬,把羊肉的味道真是做到絕頂了。既然明叔要請客,咱們是盛情難卻,不如就去烤肉季怎么樣?吃炸醬面實在太沒意思了。”

明叔現在可能真是窮了,一聽胖子要去烤肉季,趕緊說:“烤肉咱們經常吃都吃煩了。炒疙瘩、炸醬面、最拿手的水楸片,這可是北京的三大風味,我在南洋便聞名久已,但始終沒有機會品嘗,咱們現在就一起吃吃看好了。”

說話間,四個人邁步進了飯館。店堂不大,屬于北京隨處可見最普通的那種炸醬面館,里面環境算不上干凈。這個時間是有些零星的食客,我們就撿了張干凈的桌子圍著坐下,先要了幾瓶啤酒和二鍋頭,沒多久服務員就給每人上來一大碗面條。胖子不太滿意,埋怨明叔舍不得花錢。

大金牙今天興致頗高,吃著炸醬面對眾人侃道:“其實炒疙瘩和水楸片,都是老北京窮人吃的東西,可這炸醬面卻是窮有窮吃法,富有富吃法,吃炸醬面要是講究起來,按照頂上吃法,那也是很精細的。精致不精致主要就看面碼兒了,這面碼兒一要齊全,二要時鮮。青豆嘴兒、香椿芽兒,焯韭菜切成段兒;芹菜末兒、萵筍片兒,狗牙蒜要掰兩瓣兒;豆芽菜,去掉根兒,頂花帶刺兒的黃瓜要切細絲兒;心里美,切幾批兒,焯江豆剁碎丁兒,小水蘿卜帶綠纓兒;辣椒麻油淋一點兒,芥末潑到辣鼻眼兒。炸醬面雖只一小碗,七碟八碗是面碼兒。”

明叔聽罷,連連贊好,對大金牙豎著大拇指:“原來金牙仔不單眼力好,還懂美食之道,隨隨便便講出來的話皆有章法,真是全才。經你這么一說,皇上也就吃到這個程度了,這炸醬面真好。”明叔借著話頭又對我說:“我有個很好的想法,以我做生意的頭腦,金牙仔的精明懂行,還有肥仔的神勇,加上胡老弟你的分金定穴秘術,幾乎每個人都有獨當一面的才干,咱們這伙人要是能一起謀求發展,可以說是黃金組合,只要咱們肯做,機會有得是,便是金山銀山,怕也不難賺到。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哪個不想大富大貴過這一輩子,現在不博,更待何時?”

大金牙聽了明叔這番富有煽動色彩的言語,不免心動了,也問我道:“胡爺,兄弟也是這個意思,如今潘家園的生意真是沒法做了,假貨越來越多,真東西是越來越少,指著倒騰這個掙飯吃,那肯定早晚得餓死。我雖然有眼力,可指著鏟地皮又能收來幾樣真東西?聽說兩湖那邊山里古墓很多,咱們不如趁機做幾票大的,下半輩子也不用因為吃喝犯愁了。”

我心意已決,可還要聽聽胖子的想法,于是問胖子:“明叔和大金牙的話你也同到了,都是肺腑之言,小胖你今后是什么意思不妨也說說?”

胖子舉起啤酒瓶來灌了兩口,大大咧咧地說:“按說我俯首甘為孺子牛,就是天生為人民服務的命,到哪都是當孫子,這輩子凈給別人當槍使了,不過咱們話趕話說到這了,這次我就說幾句掏心窩子的。我說老金和明叔,不是我批評你們倆,你們倆真夠孫子的,你們倒是不傻,可問題是你們也別拿別人當傻子啊。咱們要是合伙去倒斗,就你們倆這德性的,一個有老毛病犯哮喘,一個上了歲數一肚子壞水,那他媽挖坑刨土,爬進爬出的苦活兒累活兒……還有那玩命的差事,還不全是我跟老胡的?我告訴你們說,愿意倒斗你們倆搭伙自己倒去,沒人攔著你們,可倒斗這塊我們已經玩膩了,今后胖爺我要去美國發洋財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