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摘符

雖然決定了要去美國,也不能說走便走,出國前有很多事要處理。大金牙的家就安在北京,這段時間他和胖子二人變賣古玩,我則回福建探親,之后又去看望了幾位犧牲戰友的家人,其間還和胖子去曾經插隊的內蒙走了一趟,前后一共用了將近兩個多月的時間,才將所有的事都忙活完。

回到北京的時候,已經是隆冬時節,距離我們出國的日子,只有幾天了,眼下所有的事都已經準備完畢,最近就是天天忙著跟熟人喝酒告別。

這天Shirley 楊想同我出去走走,看看冬天的北京,于是我就帶她去了北海公園。

由于連夜的西北風,地面上顯得格外干凈,1983年底的這個冬天似乎特別寒冷,空氣好象都凍住了,一吸氣就覺得是往肚子里吸冰渣兒,嗆得肺管子生疼,到了白天風是小多了,但天空是灰蒙蒙的,看不見太陽在什么位置,可能在天黑下來之前,會下一場大雪。

北海公園位于故宮的西北角,有千年以上的歷史,曾是遼、金、元、明、清五個朝代的皇家禁苑。

走在湖畔,看著北海湖中的瓊島白塔,帶著幾分的蕭瑟。我覺得冬天里這兒真沒什么值得玩的,可去國遠行在即,還不知道哪年哪月能再來北京,不免對這里的白塔紅墻有些眷戀,天氣雖冷,也不太在意了。

Shirley 楊的興致很高,她已經提前把阿香接到了美國安頓下來,在美國治療精神病的陳教授,病情恢復得也大有起色。這時看到結冰的湖面上有許多溜冰的人,其中有幾個人是年年冬天都在冰場玩的老手,穿了花刀,不時賣弄著各種花樣,時而如蜻蜓點水,時而又好似紫燕穿波,便同我停下開觀看。Shirley 楊對我說:“這里可真熱鬧,在冬天的古典林中滑冰這種樂趣,恐怕只有在北京才有。”

我隨口答道:“那當然了,縱然是五湖的碧波,四海的水,也都不如在北海湖上溜冰美啊。”

Shirley 楊問我:“聽你這戀戀不舍的意思,是不是有點后悔要和我去美國了?我知道這件事有些讓你為難,但我真的非常擔心你再去倒斗,如果不在美國天天看著你,我根本放心不下。”

我說:“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已經下定決心去美國了,當然不會后悔。雖然我確實有些舍不得離開中國,但等我把總路線總任務徹底貫徹之后,我還可以再帶你回來玩。”說著話,從衣袋里掏出一枚摸金符給Shirley 楊看:“你瞧瞧這個,我和胖子都已經摘符了,算是金盆洗手,這輩子不會再干倒斗的勾當了,除非是活膩了,以后咱們就做些穩當的生意。”

摸金校尉都要戴摸金符,它就相當于一個工作證,而且某種意義上,它還代表著運氣,一旦掛在頸項上就必須永不摘下,因為一旦摘下來,也就暗示著運氣的中斷,再戴上去的話,就得不到祖師爺的保佑了。只有在決定結束職業生涯的時候,才會選擇摘符,也就相當于綠林道上的金盆洗手,極少有人摘符之后,再重操舊業。當年了塵長老就是一個例外,為了協助Shirley 楊的外公鷓鴣哨,了塵長老摘符后再次出山,結果死在了黑水城的西夏藏寶洞中。

Shirley 楊見我早已摘了摸金符,顯得頗為感動,對我說道:“自古以來有多少古墓被掘空了,能保留下來的,多半都有其特異之處,里面隱藏著太多的兇險,所以我始終擔心你去倒斗。現在你終于肯摘掉摸金符了,這實在是太好了,到了美國之后,我也不用擔心你再偷著溜回來倒斗了。”

我對Shirley 楊說:“不把總路線貫徹到底我就不回來了。我聽說美國哪都好,可就是飲食習慣和生活作風不太容易讓人接受。我聽說美國人的飲食很單調,飯做的得很糙,兩片硬得跟石頭似的面包,中間隨便夾兩片西紅柿和一片半生不熟的煎牛肉,再不然就是把爛菜葉切碎了直接吃,這能算是一頓飯?我在云南前線吃的都比它強,咱們不會天天也吃這種東西吧?我覺得美國人實在是太不會吃而且太不懂吃了,怪不得美國這么有錢,敢情全是從嘴里省出來的。”

Shirley 楊說:“怎么可能讓你天天吃漢堡,中國餐館在美國有很多,你想吃的話咱們可以每天都去。生活作風又是什么意思?”

我說:“這個你都不知道啊?‘我愛你’這句話在中國,可能一輩子也說不了幾遍,但聽說在美國兩口子過日子,就‘我愛你’這句話一天說一遍就意味著夫妻間離心離德,馬上要分居離婚了,早中晚各說一遍才剛剛夠,最好起床睡覺再加說兩遍,即使是一天說十遍也沒人嫌多,有時候打通長途電話就為說這一句話,絮叨這么多遍竟然也說不膩,可真是奇了怪了。我想這種傳說大概是真的,因為我還聽說,美國大兵在戰場上受了重傷,快要死了還沒咽氣的時候,都要囑咐戰友轉告他的老婆這么一句話……”我裝作奄奄一息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接著說,“中尉……答應我……幫我轉告我太太……就說我……我愛她。”說完我自己就已經笑得肚子疼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