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香鞋

回到北京之后,我有一段時間沒見到Shirley 楊,她也許是忙著找醫生為陳教授治病,也許是在料理那些遇難者的后事。這次考古隊又死了不少人,有關部門當然是要調查的,我怕被人查出來是摸金校尉,就盡量避重就輕,說得不盡不實。進入沙漠去考古,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險系數,但是一下子死了四個人,一個老師三個學生,還瘋了一個教授,在當時也算是一次重大事件了。

說話休繁。且說有一天胖子找了倆甜妞兒去跳舞,讓我也一起去,我前些天整晚整晚地做噩夢,頭很疼,就沒跟他們一起去,獨自躺在床上。忽然一陣敲門聲,我答應一聲從床上起來,心中暗罵,姥姥的,大概又有人來調查情況。

開門一看,卻是多日不見的Shirley 楊,我趕緊把她請進屋里,問她怎么找來這的,Shirley 楊說是大金牙給的地址。

我奇道:“你認識大金牙?”

Shirley 楊說:“就算是認識吧,不是很熟。以前我父親很喜歡收藏古董,和他做過一些生意,陳教授和他也是熟人。今天來找你是為了把你和胖子的錢給你們,過兩天我準備接陳教授出國治病,這期間我還要查一些事,咱們暫時不會再見面了。”

我原本都不指望了,現在一聽她說要給錢,實是意外之喜,表面上還得假裝客氣:“要回國了?陳老爺子病好些了嗎?我正想去瞧瞧他。您看您還提錢的事,這多不合適。我們也沒幫上什么忙,凈給您添亂來著,你們美國人也不富裕啊,真是的,是給現金嗎?”

Shirley 楊把錢放在桌上:“錢是要付的,事先已經說好了,不過……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

我心想不好,這妮子怕是要報復我吧,也許又要掏我的老底,心中尋思對策,順口敷衍:“您能有什么事求我?看來有錢人也有煩惱啊,總不會是想讓我幫著你花錢吧?”

Shirley 楊說:“你我家中的長輩,算得上是同行了。當初我外公金盆洗手,不再做倒斗的營生,是因為摸金校尉這一行極損陰德,命再硬的人也難免會出意外。我希望你今后也就此停手,不要再做倒斗的事了,將來有機會你們可以來美國,我安排你們……”

我聽到此處,就覺得心氣兒不太順,美國妞兒想讓我投到她門下,以后跟她混,好歹俺老胡也是當過連長的,寄人籬下能有什么出息,更何況是求著女人,那往后豈不更是要處處順著她,那做人還有什么意思,于是打斷了她的話:“好意心領了。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摸金校尉這行當是不太好,但是毛主席教導我們說,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兩面性,好事可以變壞事,壞事也可以變好事,這就叫辯證唯物主義。既然你知道了我是做倒斗的,有些事我也就不瞞你了。我是有原則有立場的,被保護起來以及被發現了的古墓,我絕不碰。深山老林中有的是無人發現的大墓和遺跡,里面埋著數不盡的珍寶,這些東西只有懂風水秘術的人才能找到,倘若不去倒這些斗,它們可能就會一直沉睡在地下,永遠也不會有重見天日的機會了。另外自然環境的變化侵蝕,也對那些無人問津的古墓構成了極大威脅,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Shirley 楊見我振振有詞,無奈地說:“好了,我一番好意勸你回頭是岸,想不到你還挺有理。倒斗倒得理直氣壯,天下恐怕再沒第二個你這么能狡辯的人了。你既然如此有骨氣,我倒真不免對你刮目相看,剛才的話算我沒說,這筆錢想必你是不肯要了……”

我連忙把手按到裝錢的紙袋上:“且慢,這筆錢算是你借給我的……就按中國人民銀行的利率計算利息。”

晚上,胖子在燈下一張張地數錢,數了一遍又一遍,可就是數不清楚,這也怪不得他,我第一次見這么多錢也發蒙。

胖子干脆不數了,點上根煙邊抽邊對我說:“老胡你讓我說你什么好呢,你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啊,你怎么能說這錢是借的?可倒好,還得還那美國妮子利息,我看不如咱倆撤吧,撤回南方老家,讓她永遠找不著,急死她。”

我說:“你太沒出息,這點小錢算什么,將來我帶你倒出幾件行貨,隨便換換,也夠還她的錢了。咱們現在缺的就是這點本錢,有了錢咱們才能不擔心明天吃什么,有了經費,才可以買一些好的裝備。現在開始咱就重打補丁另開張,好好準備準備,我一定要倒個大斗。”

我們倆一合計,深山老林里隱藏著的古墓也不是那么好找的,還不定什么時候能找著呢,這些錢雖然多,但也怕坐吃山空。

胖子是個比較現實的人,他覺得大金牙那買賣不錯,倒騰古玩絕對是一個暴利行業,尤其是賣給老外,不過現在常來中國的老外們也學精了,不太好騙,但是只要真有好東西,也不愁他們舍不得花錢。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