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渡河

要說起僵尸來,那歷史可就長了,咱們倒斗行內稱僵尸為大粽子,也不是隨隨便便安上的名字。

話說這人死之后,入土為安,入土不安,即成僵尸。

一個安葬死人的風水佳穴,不僅能讓死者安眠,更可以蔭福子孫后代,使家族人丁興旺,生意紅火,家宅安寧。

但是有的地方不適合葬人,葬了死人,那死者便不得安寧,更會禍害旁人。“入土不安”可分為這么兩種情況。

一者是山兇水惡,形勢混亂,這樣的地方非常不適合埋人,一旦埋了祖先,其家必亂,輕則妻女淫邪,災舍焚倉;重則女病男囚,子孫死絕。

第二種情況不會禍及其家子孫后代,只會使死者不寧,尸首千百年不朽,成為僵尸,遺禍無窮,當然這不是防腐的技術好,而是和墓穴的位置環境有關系。

在風水學上,最重要的兩點是“形”與“勢”,“形”是指墓穴所在的地形山形,“勢”是指這處地形山形呈現出的狀態。

“形”與“勢”一旦相逆,地脈不暢,風水紊亂,就會產生違背自然規律的現象,埋在土中的尸體不腐而僵,便是最典型的現象。

胖子笑道:“這個真有意思,好像還真有那么點理論依據,挺像那么回事。”

大金牙不像胖子似的拿這些當笑話聽,他對這些事情很感興趣,問了些細節,感嘆道:“這風水好的地方,還真不好找,但凡是形勢理氣諸吉兼備的好地方,也都被人占光了。中國五千年文明,多少朝多少代,把皇帝老兒們湊到一起,怕是能編個加強連了,再加上皇親國戚,有多少條龍脈也不夠埋的呀。”

我給大金牙解釋,龍脈在中國有無數條,但是能埋人的龍脈不多,尋龍訣有云:大道龍行自有真,飄忽隱現是龍身。龍生九子,各不相同,脾氣秉性、才能相貌,都不一樣。這龍脈也是如此,與那龍生九子不同,還要復雜得多。

昆侖山可以說是天下龍脈的根源,所有的山脈都可以看作是昆侖的分支。這些分出來的枝枝杈杈,都可以看作是一條條獨立的龍脈。地脈行止起伏即為龍,龍是指的山嶺的“形”,以天下之大,龍形之脈不可勝數,然而根據“形”與“勢”的不同,這些龍脈,或兇或吉,或祥或惡,都大有不同。

從形上看確是龍脈,然而從勢上分析,又有沉龍、潛龍、飛龍、騰龍、翔龍、群龍、回龍、出洋龍、歸龍、臥龍、死龍、隱龍等等之分。

只有那種形如巨鼎蓋大地、勢如巨浪裹天下的吉脈龍頭,才能安葬王者;再差一個級別的可作千乘之葬;其余的雖然也屬龍脈,就不太適合葬王宮貴族了;有些兇龍甚至連埋普通人都不適合。

大金牙又問道:“此中奧妙真是無窮無盡,胡爺您說這龍脈真的管用嗎?想那秦始皇千古一帝,他的秦陵風水形勢一定是極好的,為何只傳到秦二世就改朝換代了?”

我說:“這龍脈形勢只是一方面,從天地自然的角度看,非常有道理,但是我覺得不太適合用在人類社會當中。歷史的洪流不是風水可以決定的,要是硬用風水的原理來說的話,也可以解釋,民間不是說風水輪流轉嗎?這大山大川,都是自然界的產物,來于自然,便要順其自然。修建大規模的陵寢,一定會用大量人力,開山掘嶺,不可不謂極盡當世之能事。然而大自然的變化,不是人力能夠改變的,比如地震、洪水、河流改道、山崩地裂等等,這些對‘形’與‘勢’都有極大的影響,甚至可能顛覆整個原本的格局。當時是上吉之壤,以后怎么樣誰能知道,也許過不了幾年,一個地震,形勢反轉,吉穴就變兇穴了。這造化弄人,不是人類所能左右的。”

三人連吃帶喝,談談講講,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幾個小時,飯館里的食客逐漸多了起來,來這種地方吃涮羊肉的人,都是圖個熱鬧,吃個氣氛,食客一多就顯得比較亂。

我們已經吃得差不多了,便約定暫時不去古玩市場做生意了,準備兩天,然后一道去陜西收古玩。

這次雖然是去偏遠的縣城村鎮,但畢竟不是去深山老林,而且又計劃從山西一路玩過去,所以也沒過多的準備,攜帶的東西盡量從簡。三人坐火車抵達了太原。

閑玩了三五日,我本來計劃先去李春來的老家,但是在太原聽到一些消息,說是今年雨水極大,黃河水位暴漲,發了黃災,西岸莊陵一帶,被洪水沖出了不少古墓。我們一商量,便決定改變計劃,先過黃河西行。

于是又坐長途汽車,跟司機說要過黃河去古藍縣,車在半路出了故障,耽擱了四五個小時,又開了一段,司機把車停到黃河邊一個地方,告訴我們:“要去古藍就要先渡河,前邊的渡口還很遠,現在天已經快黑了,等到了渡口也沒船了。今年水大,這片河道比較窄,原本是個小渡口,你們要想過河可以在這碰碰運氣,看看還有沒有船,運氣好就可以在天黑之前過河住店睡覺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