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傳說

古藍歷史可以追溯到殷商時期,保留至今的城墻是明代的遺跡,這地方歷史雖然悠久,但是名氣不大,縣城的規模也小,很少有外來人。

我和大金牙、胖子三人如同三只落湯雞一般,找人打聽了一下路徑,就近找了家招待所,去的時候還真巧了,這招待所每天只供應一個小時的熱水淋浴,這工夫還剩下半個小時。

胡亂沖了個熱水澡,三個人這才算是還陽,問招待所的服務員,有什么吃的東西賣么。服務員說只有面條,于是我們要了幾碗面條,多放辣椒,吃得出了一身大汗。

正吃著半截,招待所食堂中負責煮面的老頭,過來跟我搭話,問我們是不是北京來的。

我一聽這老頭的口音,不像是西北人,于是跟他隨便談了幾句。這老頭姓劉,老家在北京通縣,在古藍已經生活了好幾十年了。

老劉問我們怎么搞成這副狼狽的樣子,跟從鍋里剛撈上來的似的。

我把我們在黃河中的遭遇說了一遍,這河里究竟有什么東西,怎么這么厲害,是魚還是鱉也沒瞧清楚,或者還是個什么別的動物,從來沒聽說過黃河里有這么大的東西。多虧這小船結實,要是木船,我們現在恐怕都掉到水里灌黃湯去了。

老劉頭說:“這個我也曾經見過,跑船的就說這是河神。今年這不是水大嗎,水勢一漲這河里的怪東西就多。我在這黃河邊上生活了半輩子,那時候還沒解放,我才不到十五歲,曾經有人抓過活的,當時親眼瞧見過這東西。你們要真想看,我告訴你們個地方,你們有機會可以去瞧瞧。”

我心念一動,我們三人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想在這縣城附近收些古玩,談何容易。這老劉頭在古藍住了好幾十年,聽他言談話語之中,對當地的情況了如指掌,何不讓他給我們多說一些當地的事,諸如出土過什么古墓古玩之類的,這些信息對我們來講十分有用。

于是先沒讓老劉頭繼續講,說現在天色還早,讓胖子出去買幾瓶酒,再弄些下酒菜,請老劉頭到我們房中喝酒閑談,講講當地的風物。

老劉頭是個嗜酒如命的人,又喜歡湊個熱鬧,聽說有酒喝,當即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胖子見又要跑腿,極不情愿,但是也饞酒喝,便換了套干凈衣服,到外邊的小店里買回來兩瓶白酒和一些罐頭。

外邊的雨淅淅瀝瀝,兀自未停,眾人在房間中關好了門,以床為桌,坐在一起喝酒。老劉頭話本來就多,這兩杯白酒下肚,鼻子頭便紅了,話匣子打開就關不上了。

大金牙請教老劉頭:“劉師傅,剛才您說我們在黃河中遇到的東西,您親眼見過,那究竟是個什么?是王八成精嗎?”

老劉頭搖頭道:“不是王八精,其實就是條大魚啊。這種魚學名叫什么我不清楚,當地有好多人都見過,管這魚叫鐵頭龍王。跑船的都迷信,說它是河神變的,平時也見不著,只有發大水的時候才出來。”

胖子道:“您說的可真夠玄乎的啊,那這條魚得多大個啊?”

老劉頭道:“多大個?我這么跟你們說吧,當年我在河邊看見過一回,那年水來得快,退得也快,加上這古藍河道淺,把一條半大的鐵頭龍王擱淺了。那時候還沒解放,好多迷信的人想去把龍王爺送回河里,還沒等動手,鐵頭龍王就一命歸西了。人們都在河邊燒香禱告,那真是人山人海,盛況空前啊,我就是跟著瞧熱鬧看見的。”

我問道:“劉師傅,您說說這魚長什么樣?”

老劉頭說:“這大魚啊,身上有七層青鱗,魚頭是黑的,比鐵板還要硬,光是魚頭就有解放卡車的車頭那么大個。”

我和胖子等人連聲稱奇,那不跟小型鯨魚差不多了,河里怎么會有這么大的魚?這世上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便又問后來怎么樣了,這鐵頭龍王埋了,還是吃了?

老劉頭笑道:“不是鯨魚,不過這么大的魚十分少見,平時根本沒有,隔幾十年也不見得能見到一回,簡直都快成精了,有迷信的就說它是龍王爺變的,要不怎么給起這么個名呢?聽說就算是捕到都要放生,那肉又硬又老,誰敢吃啊。當時這鐵頭龍王就死在了岸上,那些天正趕上天熱,跟下火似的,沒一天就開始爛了,臭氣熏天,隔著多少里都能聞著那臭味。這種情況很容易讓附近的人得瘟疫,結果大伙一商量,就把魚肉切下來,用火燒了,剩下一副魚骨架子撂到河岸上。”

大金牙聽到此處,嘆息道:“唉,可惜了,要是現在能把這種怪魚的骨頭弄到博物館里,做成標本,一定很多人參觀。”

老劉頭說:“可不是嗎,不過那時候誰都沒那膽子,怕龍王爺降罪下來,免不了又是一場大水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