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籌劃

從老劉頭的話中,我隱隱約約聽出了一點東西,一位商人出資在龍嶺修建魚骨廟,供奉龍王爺,這本身就有點奇怪,龍王廟為什么不建在河邊?偏偏建在那溝壑縱橫的山嶺之中?

聽老劉頭所說,魚骨廟的規模不大,這就更古怪了,這么一間小廟,何必費上如此周折,難道那龍嶺中當真有什么風水位,適合建造廟宇?

再加上老劉頭說龍嶺中隱藏著一處極大的唐代古墓,那就更加蹊蹺了,我心中一陣冷笑,他娘的,搞不好那出錢修魚骨廟的也是我同行,他修廟是假,摸金是真。修廟是為了掩人耳目,在廟下挖條暗道通進古墓中摸寶貝才是他真正的意圖。

但是我有一點想不明白,既然龍嶺一帶地形險惡,人跡罕至,為何還要如此脫褲子放屁多費一道手呢?

隨即一想,是了,想必那墓極深,不是一朝一夕之工便可將通道挖進冥殿之中,他定是瞧準了方位,但是覺得需時頗長,覺得整日在龍嶺之中出沒,難免被當地人碰上,會起疑心,便修了座魚骨廟,廟中暗挖地道,就算偶爾有人路過,也不會發覺,高招啊。

不過這些情況,得親自去龍嶺走上一遭,才能確定,不知道那位假扮商人的摸金校尉,有沒有找到傳說中的大墓。不管怎么樣,我都想去龍嶺魚骨廟看上一看。

我又問老劉頭去龍嶺的詳細路徑,當地的地形地貌。

老劉頭說:“魚骨廟在龍嶺邊上,你們要去看看那廟倒也罷了,切記不可往龍嶺深處走,那片嶺子,地勢險惡非常,有很多地方都是陷空地洞,在外邊根本瞧不出來,表面是土殼子,一踩就塌,掉進去就爬不出來了。據說地下都是溶洞,極盡曲折復雜,當地人管那些洞叫龍嶺迷窟,比迷宮還難走,更可怕的是那迷窟里邊鬧鬼,聽我一句勸,萬萬不可進去。”

老劉頭說了這么一件事,有五名地質隊的工作人員去龍嶺的溶洞中勘察,結果集體失蹤,縣里的老百姓都傳開了,說他們在龍嶺遇上了鬼砌墻,這不是到現在也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嗎?這件事都過去兩年多了。

我連聲稱謝,說:“我們就是去魚骨廟瞧個新鮮,瞧瞧那鐵頭龍王的骨頭,龍嶺那片荒山野嶺我們去做什么,您盡管放心就是。”

劉老頭喝得大醉而歸,我把房門關上,同胖子與大金牙二人秘密商議,定要去龍嶺迷窟走上一遭,看看能不能找到點好東西,就算古墓已經被盜,說不定在附近的村落中,也能收到一兩樣東西,那樣也不算白來了陜西一趟。

胖子問我:“老胡,這回有幾成把握?咱可別再像上次去野人溝似的,累沒少受,力沒少出,差點賠上幾條性命,結果就搞回來兩塊破瓦當子,連玉都不是。”

我說:“這次也沒什么把握,只不過好容易得知龍嶺中有座大墓,至今無人找到,我聽著就心癢難耐,說不定老天爺開眼讓咱們做上回大買賣,那就能把那美國妞兒的錢都還了,免得我在她面前抬不起頭來。不過龍嶺的古墓是否能保存至今,還得兩說,據我估計,解放前那位出錢修魚骨廟的商人,極有可能就是個倒斗的高手,他修魚骨廟便是為了挖地道進入龍嶺古墓的地宮之中,如果他得手了,咱們就沒指望了。總之作好準備,到那看一看再說。”

大金牙聽說要去倒斗,也很興奮。他眼紅這行當很久,但是每到春天就犯哮喘,從來都沒真正參加過倒斗,而且他生意上往來的那些盜墓賊,都是些個在農村亂挖亂掘的毛賊,挖出來的也沒什么太好的東西,大金牙恨不得自己也親自出馬干上一回大活,但始終沒有機會。這時正是夏末,他的病是一種過敏性哮喘,這時候不太容易發作,又有我和胖子這兩個實習過多次的摸金校尉在,更是有恃無恐。

不過我還是勸他別進冥殿,正好留在外邊給我和胖子望風,我們在下邊,上邊留個人,萬一有什么閃失,也好有個人接應一下。

當下我進行了一番部署,這趟出門本沒指望發現大墓,一來是在內地,二來這邊的古墓都讓人挖得差不多了。

沒想到在這龍嶺里面可能會有唐代大墓,實在是出乎意料,我們沒有帶太多的工具,工兵鏟這種既能防身又能挖土的利器我自然是不離身半步,只不過在黃河中失落了一把,只剩下胖子隨身攜帶的一把了。

在地道山洞里行動,還必須有足夠的照明裝備,我們有三支狼眼手電。這種手電是德國貨,照明范圍三十米,光線凝聚力極強,甚至可以作為防身武器,遇到敵人野獸,在近距離用狼眼手電照它們的眼睛,可以使對方瞬間失去視力。

狼眼是同Shirley 楊等人去新疆沙漠的時候,由Shirley 楊提供的先進裝備,她回國時把剩余的大部分裝備都給了我,我就老實不客氣地照單全收了。反正已經欠了她那么多錢,甚至被她在蛇口下救過一次,至今還欠她一條命,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再多加上一份人情債也不算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