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盤蛇坡

龍嶺往大處說,是秦嶺的余脈,往小處說,其實就是一片星羅棋布的土岡。一個土丘挨著一個土丘,高低起伏的落差極大,土丘與土丘之間被雨水和大風切割得支離破碎,有無數的深溝,還有些地方外邊是土殼子,但是一踩就破,里面是陷空洞。看著兩個山丘之間的直線距離很近,但是從這邊走到那邊,要繞上半天的路程。

這個地方名不見經傳,甚至連統一的名稱都沒有,古藍縣城附近的人管這片山叫龍嶺,然而在附近居住的村民們,又管這一地區叫作盤蛇坡。

盤蛇坡遠沒有龍嶺這個名號有氣勢,但是用以形容這里的地形地貌,比后者更為直觀,更為形象。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人,早晨九點離開古藍縣城,能坐車的路段就坐車,不通車的地方就開11號,一路打聽著到了龍嶺的時候,天已經擦黑了。

龍嶺山下有一個小小的村落,村里大約有二十來戶人家。現在天色已晚,想找魚骨廟不太容易了,山路難行,別再一不留神掉溝里,那可就他娘的出師未捷身先死了,干脆晚上先在村里借宿一夜,有什么事等到明天早晨再說。

我們就近找了村口的一戶人家,跟主人說明來意,出門趕路,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能不能行個方便,借宿一夜,我們不白住可以付點錢。

這戶主人是一對年老的夫婦,見我們三人身上背的大包小裹,還帶著兩只活蹦亂跳的大白鵝,便有些疑惑,不知道我們這伙人是干什么的。

胖子趕緊堆著笑臉跟人家說:“大爺大媽,我們是去看望以前在部隊的戰友,路過此地,錯過了宿頭。您瞧我們這也是出門在外,很不容易,誰出門也不把房子帶著不是嗎?您能不能行行好,給我們找間房,讓我們哥仨兒對付一宿,這二十塊錢您拿著。”說完之后,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就掏出錢來塞給老兩口。

老夫婦見我們也不像什么壞人,便欣然應允,給我們騰出一間屋來,里面好像有幾年沒人居住了。

胖子見院中有水桶和扁擔,便對我說:“老胡,快去打兩大桶水來。”

我奇道:“打水干什么?你水壺里不是有水嗎?”

胖子說:“你們解放軍住到老鄉家里,不都得把老鄉家的水缸灌滿了,然后還要掃院子,修房頂子。”

我對胖子說:“就他媽你廢話多,我對這又不熟,我哪知道水井在哪,黑燈瞎火的我出去再轉了向,回不來怎么辦?還有,一會兒我找他們打聽打聽這附近的情況。你別話太多了,能少說就他娘的少說兩句,別忘了言多語失。”

正說著話,老夫婦二人就給我們炒了幾個雞蛋,弄了兩個鍋盔,端進了屋中。

我連聲稱謝,邊吃邊跟主人套近乎,問起這間屋以前是誰住的。

沒想到一問這話,老頭老太太都落淚了。這間屋本是他們獨生兒子住的,十年前,他們的兒子進盤蛇坡找家里走丟的一只羊羔,結果就再也沒回來。村里人找了三四天,連尸首也沒見著,想必是掉進土殼子陷空洞,落進山內的迷窟里了。唯一的一個兒子,就這么沒了,連個養老送終的人都沒有了,這些年,就靠同村的鄉親們幫襯著,勉強度日。

我和胖子等人聽了,都覺得心酸,又多拿了些錢送給他們,老兩口千恩萬謝,連說碰上好人了。

我又問了些情況,老夫婦卻都說盤蛇坡沒有什么唐代古墓,只聽老一輩兒的人提起過說有座西周的大墓,而且這座墓鬧鬼鬧得厲害,甚至大白天都有人在坡上碰到鬼砌墻,在溝底坡上迷了路,運氣好的碰上人能救回來,運氣不好的,就活活困死在里面了。

當地的人們稱這一帶為“盤蛇”,就是說道路復雜,容易迷路的意思,而龍嶺迷窟則是指山中的洞穴,縱橫交錯,那簡直就是個天然的大迷宮。

至于魚骨廟的舊址,確實還有,不過荒廢了好幾十年了,出了村轉過兩道山梁有條深溝,魚骨廟就在那條溝的盡頭,當年建廟的時候,出錢的商人說那是處風水位,修龍王廟必保得風調雨順。沒想到修了廟之后,也沒什么改變,老天爺想下雨就下雨,不想下雨就給你旱上幾年,燒香上供根本沒有用,所以那廟的香火就斷了,很少有人再去。

我說:“我們只是在過黃河的時候,險些被龍王爺把船掀翻了,所以比較好奇,想去魚骨廟看看鐵頭龍王的骨頭。”

老夫婦說你們想去魚骨廟沒什么,但是千萬別往盤蛇坡深處走,連本村土生土長的都容易迷路,何況你們三個外來的。

我點頭稱謝,這時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動手幫著收拾,把碗筷從屋中端出去,走在院中,大金牙突然低聲對我說:“胡爺,這院里有好東西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