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魚骨廟

第二天我們起了個大早,收拾完東西,按照昨天打聽到的,出村轉了兩道山梁,去尋找魚骨廟。

兩道山梁說起來簡單,直線距離可能很短,真正走起來可著實不易。昨天到這里天已經黑了,周圍的環境看不清楚,這時借著曙光放眼觀望,一道道溝壑縱橫,支離破碎的土原、土梁、土峁、土溝聳立在四周。

這里雖然不是黃土高原,但是受黃泛的影響,地表有大量的黃色硬泥,風就是造物主的刻刀,把原本綿延起伏的山嶺切割雕鑿,形成了無數的溝壑風洞,有些地方的溝深得嚇人。

這里自然環境惡劣,地廣人稀,風從山溝中刮過,嗚嗚作響,像是厲鬼哀號,山梁上盡是大大小小的洞穴,深不見底,在遠處一看,如同山坡上長滿了黑斑。

我們走了將近三個小時,終于在一條山溝中找到了魚骨廟。這廟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殘破。我們聽說這座龍王廟香火斷了幾十年,提前有些心理準備,沒成想到實地一看,這座破廟破得都快散架了。

魚骨廟只有一間廟堂,也不分什么前進后進,東廂西廂,廟門早就沒了,不過總算是看到了鐵頭龍王魚的頭骨,那魚嘴便是廟門。

胖子拿工兵鏟敲了敲,當當作響,這骨頭還真夠硬的。我們仔細觀看,見這魚頭骨截然不同于尋常的魚骨,雖然沒有了皮肉,仍然讓人覺得猙獰丑陋。我們從來沒見過這種魚,不是鯨魚也不是普通的河魚,大得嚇人,都不敢多觀。

廟堂內龍王爺的泥像早就不知哪去了,地面梁上全是塵土蛛網,不過在里面,卻看不出房梁是由魚骨搭建的,估計魚骨都封在磚瓦之中了。

墻壁還沒完全剝落,勉強能夠辨認出上面有“風調雨順”四個大字,地上有好幾窩小耗子,看見進來人了嚇得嗖嗖亂竄。

我們沒敢在魚骨廟的廟堂中多耽,這破廟可能隨時會塌,來陣大風,說不定就把房頂掀沒了。

在廟門前,大金牙說這種魚骨建的龍王廟,在沿海地區有幾座,在內地確實不常見,民國時期天津靜海有這么一座,也是大魚死在岸上,有善人出錢用魚骨蓋了龍王廟,香火極盛,后來那座廟在七十年代初毀了,就再沒見過。

我看了看魚骨廟在這山溝中的地形,笑道:“這魚骨廟的位置要是風水位,我回去就把我那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扯了燒火。”

胖子問道:“這地方不挺好的嗎?風刮得呼呼的,風水的風是有了,嗯……就他媽有點缺水,再有條小河,差不多就是風水寶地了。”

我說:“建寺修廟的地方,比起安宅修墳來另有一套講究,寺廟是為了造福一方,不能隨便找個地方就蓋,建寺廟之地必是星峰磊落,明山大殿。除了這座魚骨廟,你可見過在溝里的廟嗎?就連土地廟也不能修在這么深的山溝里啊,正所謂是:谷中有隱莫穿心,穿心而立不入相。”

大金牙問道:“胡爺,你剛說的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是說山谷中修廟不好嗎?”

我點頭道:“是的,你看這些溝溝壑壑,似龍行蛇走,怎奈四周山嶺貧瘠,無帳無護,都不成事勢,加之又深陷山中,陰氣也重。如果說這山嶺植被茂密,還稍微好一點,那叫‘帳中隱隱仙帶飛,隱護深厚主興旺’。這條破山溝子,按中國古風水學的原理,別說修廟了,埋人都不合適,所以我斷定這廟修得有問題,一定是摸金校尉們用來掩護倒斗的,今日一見果然不出所料。”

胖子說道:“要說是掩人耳目,也犯不上如此興師動眾啊,我看搭間草棚也就夠用了。再說這條溝里哪有人,頂多偶爾來個放羊的,聽村里人說,過了這道梁便是龍嶺迷窟,里面邪性得很,平時根本沒法去,所以到這放羊的恐怕也不多。”

我說:“這恐怕主要還是博取當地人的信任,外地人出錢給當地修龍王廟,保一方風調雨順太平如意,當地人就不會懷疑了,倘若直接來山溝里蓋間房子,是不是會讓人覺得行為反常,有些莫名其妙,好好地在山溝里蓋哪門子房屋呢?這就容易被人懷疑了。不如說這里是風水位,蓋間廟宇,這樣才有欺騙性,以前還有假裝種莊稼地的,種上青紗帳再干活,都是一個宗旨,不讓別人知道。”

大金牙和胖子聽了我的分析,都表示認同,外地人在山溝里蓋廟確實比蓋房子更容易偽裝。

其實胖子所說不是沒有道理,不過還得上到山梁上看看那龍嶺的形勢,才能進一步判斷在此修廟的原因。我估計古墓離魚骨廟距離不會太遠,否則打地道的工程量未免太大。

現在終于到了龍嶺坡下,我最擔心的兩件事,第一件就是龍嶺中有沒有大墓,現在看來,答案應該是絕對肯定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