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冥殿

我用狼眼仔細照了照盜洞盡頭的石墻,和左邊的盜洞不同,此處被人順著石墻向上挖掘,看來被石墻困在盜洞里的人,在無路可遁的情況下選擇了最困難的辦法。

魚骨廟盜洞本是在山溝之中,傾斜向下,穿過山丘和山丘中的天然溶洞,如果從盜洞中向上挖個豎井逃生,直線距離是最長的,工程量也是最大的,而且這片山體侵蝕嚴重,山體內千瘡百孔,很容易塌陷,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出此下策。

我抬頭向上瞧了瞧,但是只看了一眼,便徹底死心了,上面不到十幾米的地方,也被大石封住,這些憑空冒出來的大石板,簡直就像個巨大的石頭棺材,把周邊都包了個嚴嚴實實,困在里面簡直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眼見無路可走,我只得退回了盜洞的分岔口,把情況對大金牙和胖子講了,我和胖子久歷險境,眼下處境雖然詭異,我們也沒覺得太過緊張。

大金牙見我們沒有慌亂,也相對鎮靜下來。人類是種奇怪的動物,恐慌是人群中傳播最快的病毒,但是只要大多數人保持冷靜,就等于建立了一道阻止恐慌蔓延的防火墻。

過分的恐慌只會影響判斷,這時候最怕的就是自己嚇自己,以我的經驗來看,我們只是搞不清楚那詭異的石墻是怎么冒出來的,只要能找到一點頭緒,就能找到出口,不會活活困死在這。

大金牙自責地說:“唉,都怪我獵奇之心太重,非要跟你們倆一起進來,如果我留在上面放風,也好在外有個接應,現在咱們三個都困在此間,這卻如何是好?”

我安慰他道:“金爺你不用太緊張,現在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再說就算你留在外邊,也無濟于事,那大石板怕有千斤之重,除非用炸藥,否則別想打開。”

大金牙見我鎮定自若,便問道:“胡爺如此輕松,莫不是有脫身之計?不妨告訴我們,讓我也好安心,實不相瞞,我現在嚇得都快尿褲了,也就是強撐著。”

我自嘲地笑道:“哪有他娘的什么脫身之計,走一步看一步吧,要是老天爺真要收咱們,在黃河里就收了,哪里還用等到現在。我看咱們命不該絕,一定能找到出去的辦法。”

胖子說:“我寧肯掉在黃河里灌黃湯子,也不愿意跟老鼠一樣憋死在洞里。”

我對胖子和大金牙說:“你們別慌,這四條盜洞,三條都被擋住,還有一條應該是通向唐代古墓的冥殿之中。另外看這周遭的情況,建魚骨廟打盜洞的那位摸金校尉,一定也是在進了冥殿回來之后才被困住,咱們現在還沒見到他的尸骨,說不定他已經在別的地方找路出去了。究竟如何,還得進那冥殿中瞧瞧才有分曉。”

胖子大金牙二人聽了我的話,一齊稱是。這條盜洞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才到冥殿,事不宜遲,進那古墓的冥殿之中看個究竟再說。

當下便仍然是胖子牽著兩只鵝打頭,我和大金牙在后,鉆進了前方的盜洞。我邊在洞中爬行邊在心中暗罵:“他娘的,我們今天倒霉就倒霉在這個盜洞上了,本來以為是幾十年前的摸金高手蹚出來的道,肯定是萬無一失,哪想到這樣一條盜洞中卻有這許多鬼名堂。這次要是還能出去,一定要長個記性,再也不能如此莽撞了。”

其實做事沖動,是我性格中一大缺點,自己心知肚明卻又偏偏改不掉,我這種性格只適合在部隊當個下級軍官,實在是不適合做摸金校尉。古墓中兇險異常,有很多想象不到的東西,幾乎每一處都有可能存在危險,“謹慎”應該是摸金行當最不能缺少的品質。

我突然想到,如果Shirley 楊在這,她一定不會讓我們這么冒冒失失的,一股腦地全鉆進盜洞,可惜她是有錢人,這輩子都犯不上跟老鼠一樣在盜洞里鉆來鉆去。也不知道她現在在美國怎么樣了,陳教授的精神病有沒有治好。

正當我胡思亂想之時,胖子在前叫道:“老胡,這里要穿過溶洞了。”

我耳中聽到滴水聲,急忙爬到前邊,見胖子已經鉆出盜洞,我也跟著鉆了出去,用狼眼一掃,見落腳處是大堆的碎土,可能是前人挖兩側盜洞的時候打出來的土。

這時候大金牙也跟著鉆了出來,我們四周查看,發現這里處在山體的一個窄洞內,并不是什么溶洞,水滴聲順著洞穴從遠處傳來,看來那邊才是傳說中的龍嶺迷窟。

盜洞穿過這處窄洞,在對面以和先前完全相同的角度延伸著,大金牙指著水滴聲的方向說:“你們聽,那邊是不是有很大的溶洞?為什么那個建魚骨廟的人不想辦法從溶洞中找路,卻費這么大力氣挖洞?”

我對大金牙說道:“這附近的人都管那些溶洞叫迷宮,在里邊連方向都搞不清楚,如何能夠輕易找到出路?不過咱們既然沒看到那位前輩的遺體,說不定他就是見從盜洞中脫困無望,便走進了迷窟之中,如果是那樣能不能出去便不好說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