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內藏眢

冥殿自古以來,便是安放墓主棺槨的地方,《葬經》上寫得明白,冥殿又名慈寧堂,是陵墓的核心部分,無論是合葬也好,獨葬也罷,墓主都應該身穿大斂之服,安睡于棺中,外邊再蓋上槨,即使墓主尸體因為某種原因不能放置于棺槨之內,那也會把墓主生前的服裝冠履,放在棺槨中入葬。

總之,可以沒有尸體,但是棺槨無論如何都是在寢殿之中,而且歷代摸金校尉拆了丘門倒斗,都絕不會把棺槨也給倒出去,再說這盜洞空間有限,就算棺槨不大,也不可能從盜洞中倒出去。

我的世界觀再一次被顛覆了,想破了頭也想不出其中的名堂,難道墓主的棺槨變成水汽蒸發了不成?

三人都各自吃驚不小,大金牙腦瓜兒活絡,站在我身后提醒道:“胡爺,您瞧瞧這冥殿,除了沒有棺槨,還有哪些地方不對勁?”

我打著狼眼,把冥殿上下左右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冥殿不僅僅是沒有棺槨,可以說什么都沒有,地上空蕩蕩的,別說陪葬品了,連塊多余的石頭都沒有。

然而看這冥殿的規模結構,都是一等一的唐代王公大墓,建筑結構下方上圓,下邊四四方方,見棱見角,平穩工整,上面的形狀好像蒙古包的頂棚,呈穹廬狀,這叫作天圓地方,同當時人們的宇宙觀完全相同。

冥殿的地上有六個石架,這些石架上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放,但是我和大金牙都知道,那是放置祭六方用的琮圭璋璧琥璜六種玉的,是皇室成員才有的待遇。

冥殿四面墻壁倒不是什么都沒有,只有些打底的壁畫,都是白描,還沒有上色,畫有日月星辰,主要的則是十三名宮女。這些宮女有的手捧錦盒,有的手托玉壺,有的端著樂器,宮女們一個個都肥肥胖胖,展現了一派唐代宮廷生活的繪卷。

所有的壁畫都只打了個底,沒有上色,我從沒見過這種壁畫,便詢問大金牙,以大金牙浸淫古董幾十年的經驗,他也許會瞧出這是什么意思。

大金牙也看得連連搖頭:“當真奇了,從這壁畫上看,這古墓中絕對是用來安葬宮廷中極重要的人物,而且還是女的,說不定是個貴妃或者長公主之類的,但是這壁畫……”

我見大金牙說了一半便沉吟不語,知道他是吃不準,便問道:“壁畫沒完工?畫了個開頭就停了?”

大金牙見我也這么說,便點頭道:“是啊,這就是沒完工啊,不過這也未免太不合常規了……不是不合常規,簡直就是不合情理。”

皇室陵墓修了一半便停工不修,甚是罕見,即使宮中發生變故,墓主成為了政治活動的犧牲品,或者意圖謀反什么的被賜死,也多半不會宣揚出去,死后仍然會按其待遇規格下葬。這種大墓必定是皇室成員才配得上,皇帝們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揚,宮幃廟堂之中的內幕多半不會輕易傳出去,把該弄死的弄死也就完了,然后該怎么埋還怎么埋。

我見在這杵著也瞧不出什么名堂,便取出一支蠟燭,在冥殿東南角點了,蠟燭的光芒雖然微弱,但是火苗筆直,沒有絲毫會熄滅的跡象,我看了看蠟燭心中稍感安心,招呼大金牙和胖子去前殿瞧瞧。

為了節省能源,我們只開了一支手電筒,好在墓室中什么都沒有,不用擔心踩到什么,三個人牽著兩只大白鵝從冥殿的石門穿過,來到了前殿。

中國古代陵寢布置,最看重冥殿,前殿次之。前殿的安排按照傳統叫作“事死如事生”,前朝有制,就是這么一直傳承下來,直到清末都是如此,所不同的只是規模而已。

墓主生前住的地方什么樣,前殿就是什么樣,如果墓主生前住于宮廷之中,前殿也必須建造得和真實的宮殿一樣。當然除了皇帝老兒之外,其余的皇室成員,只能在前殿保留他本人生前住的一片區域,不可能每一個皇室成員都在陵墓中原樣不動地蓋上一座宮殿,配得上那樣規格的,只有登過基掌過大寶的帝王。

我和大金牙胖子三人雖然都是做這行的,但是其實并沒見過什么正宗的大墓,今天也是趕巧了碰上這么一處,如果真讓我們去挖,我們是不會動這么大的古墓的,最多也就是找個王公貴族的墓。

這也是因為我們沒有這么高明的手段,能直接打個盜洞從虛位切進來,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們不想動這么大的墓,這里邊隨便倒出來一件東西都能驚天動地,那動靜可就太大了,容易惹禍上身。

今天是機緣巧合,碰上了一個現成的盜洞,才得以進入這大墓之中,事前萬萬沒想到冥殿里是空的,而且我們進來的盜洞還被莫名其妙地封死了,到前殿去看看只不過是想找點線索,想辦法出去。

三人一進前殿,又都被震了一下,只見前殿規模更大,但是樓閣殿堂都只修筑了一半,便停了工程,一直至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