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冢魄

胖子說道:“鬼打墻咱都不怕,還怕什么亂七八糟的,你盡管說吧,就算是死了,咱好歹也當個明白鬼,糊涂鬼到閻王爺那都不收。”

我對胖子大金牙說道:“我害怕你們倆理解不了,其實我也只是根據咱們遇到的這些現象作出的判斷,我覺得應該是這么回事,我說出來你們倆看看有沒有道理。”

胖子和大金牙等著我把我想到的情況說出來,但是我沒急著說,反而先問了大金牙一個問題:“金爺,咱們在盤蛇坡旁的小村子里,見到的一座殘缺不全的石碑,還有在冥殿中見到的宮女壁畫,以及前殿中那座制度宏麗的地宮,都實打實的是唐代的,這一點咱們絕不會看走眼對不對?”

大金牙點頭稱是:“沒錯,絕對絕對都是唐代的東西,那工藝、那結構,還有那壁畫上的人物、服裝,要不是唐代的我把自己倆眼珠子摳出來當泡兒踩。不過話雖這么說,可是……”

我得到了大金牙的確認,沒等他說完,便接口說道:“可是偏偏在這唐代的古墓中,冒出了西周的石槨,繪有西周巖畫的墓道,盜洞半截的地方,還憑空冒出了西周古墓的外墻。”

大金牙和胖子異口同聲地說道:“是啊,這不是活見鬼了嗎?”

我說:“咱還別不信邪,說不定這回就是見了鬼了,不過這鬼可能比較特殊。”

大金牙說:“特殊?胡爺你是說這墓主的鬼?是唐代的還是西周的?”

我擺了擺手:“都不是,也許我用詞不準,但是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說鬼也確實不太恰當,因為我聽不少人說起過,這不是什么迷信理論,屬于一種特殊物理現象,還有不少專家學者專門研究這種現象,暫時還沒有專有的名詞,我想也許用幽靈來稱呼它更合適。”

胖子問道:“鬼和幽靈不是一回事嗎?老胡你到底說這是誰的幽靈?”

我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道:“誰的幽靈?我看是一座西周古墓的幽靈,不是人死后變的鬼魂亡靈的那種幽靈,而是這西周的古墓本身就是一個幽靈。這是個摸金行當中傳說的幽靈冢,依附在這座唐代棄陵之上的西周幽靈冢。”

大金牙也聽明白了幾分,越想覺得越對,連連點頭,大金牙說道:“傳說中有幽靈樓、幽靈船,還有幽靈塔、幽靈車,說不定咱們碰上的還真就是一處幽靈墓。”

胖子卻是越聽越糊涂,便問我和大金牙說的話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說點讓人容易懂的話。

大金牙對胖子說道:“我做了這么多年古玩生意,深信一個道理,這精致的玩意兒之中,匯聚了巧手匠人的無數心血,年代久遠了,就有了靈性,或者說有了靈魂。這件玩意兒一旦毀壞了,不存于世了,也許它本身的靈魂還在,就像有些豪華游輪,明明已經遇到海難,葬身海底多年了,可偶爾還有人在海上見到這條船,它依舊航行在海面上,也許船員們看到的只是那條船的幽靈。”

胖子說道:“原來是這樣,那看來我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我剛看那石槨的時候,就曾說過也許是這物件年頭多了就他媽成精了。你們倆也真是的,我那時候都說得這么明白了,你們愣沒反應過來,我跟你們倆笨蛋真是沒脾氣了。”

大金牙說:“聽胡爺一提這事,我覺得真是有這種可能。以前我們家有個親戚從湖南來北京豐臺辦事,在豐臺住在一個招待所,當時他開的房間號是303。那天太晚了,晚上十二點多鐘,他困得都快睜不開眼,迷迷糊糊地就奔三樓了,上了樓梯一看迎面就是303,一看門還沒關,也沒多想,推門就進去了,一看桌上還有杯熱水,拿起來喝了兩口,倒在床上就睡,第二天早上,被人叫醒了,發現自己正睡在三樓的樓梯上。”

胖子問道:“老金你是說你那位親戚,也遇上幽靈樓了?”

大金牙說:“是啊,招待所里的服務員就問他為什么睡樓梯上,他把經過一說,開始還以為自己是夢游呢,一看303室的門是鎖著的,里面的東西什么都沒動,鋪蓋也沒打開,結果稀里糊涂地就走了。后來又去豐臺,還住的那個招待所,閑聊的時候聽說這座招待所曾經失火燒毀過,后來又按原樣重新建的,除了規模上擴大了一些,其余的都沒什么變化,連門牌號都一模一樣,每年都出現這么幾次客人明明進了房間,早晨睡在外邊的情況,但是也沒有什么傷亡意外事故之類的事情發生,所以沒引起重視,大伙也從不拿這事當回事。我曾經聽我這位親戚說起過,純粹是當茶余飯后的談資的,我始終沒太在意,現在看來,咱們也是遇上這種幽靈墓了。”

大金牙又對我說:“還是胡爺見機得快,你瞧我都嚇暈了頭了,現在剛回過神來,腦袋里是一團亂麻,就算是讓我想破了頭,一個腦袋想出兩腦袋來,也根本想不到這些。”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