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追憶

這幾天連續悶熱,坐著不動都一身身地出汗,最后老天爺終于憋出了一場大雨,雨下得都冒了煙,終于給燥熱的城市降了降溫。

雨后的潘家園古玩市場熱鬧非凡,在家忍了好幾天的業余收藏家和古玩愛好者們,紛紛趕來淘換玩意兒。

大金牙忙著跟一個老主顧談事,胖子正在跟一對藍眼睛大鼻子的外國夫妻推銷我們的那只繡鞋,胖子對那倆老外說道:“怎么樣?您拿鼻子聞聞這鞋里邊,跟你們美國的夢露一個味兒,這就是我們中國明朝夢露穿的香鞋,名……名妓你們懂不懂?”

這對會一點中文的外國夫妻,顯然對這只造型精致的東方繡鞋很感興趣,胖子借機獅子大開口,張嘴就要兩萬,這價錢把倆老外嚇得扭頭便走。經常來中國的外國人,都懂得討價還價,胖子見這對外國夫妻也不懂侃價,就知道他們是頭一回來中國,于是趕緊把他們攔回來,聲稱為了促進中外交流,在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的前提下,可以給他們打個折。

我坐在一旁抽著煙,對古玩市場中這些熱鬧的場面毫無興趣,從陜西回來之后我到醫院去檢查過,我和胖子背上的痕跡并沒有發現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什么病也沒有檢查出來。

而且我也沒什么特別的感覺。最近財源滾滾,生意做得很紅火,我們從陜西抱回來的聞香玉原石,賣了個做夢都要笑醒的好價錢,又收了幾件貨真價實的明器,幾乎每一筆,利潤都是翻數倍的。然而一想到孫教授的話,就覺得背后壓了一座大山,喘不過氣,每每想到這些就憂心忡忡,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致來。

那個可惡的、偽善的孫教授,死活不肯告訴我這個符號是什么含意,而且解讀古代加密文字的技術,只有他一個人掌握,但是我又不能用強,硬逼著他說出來。

古藍出土的那批龍骨雖然毀壞了,但是孫教授肯定事先留了底。怎么才能想個法子,再去趟陜西找他要過來看看,只要我能確定背上的印記與精絕國鬼洞的眼球無關,我才能放心。可是那次談話的過程中,我一提到鬼洞這兩個字,孫教授就像發了瘋一樣,以至于我后來再也不敢對他說鬼洞那個地方了。

孫教授越是隱瞞推搪,我覺得越是與精絕的鬼洞有關系。既然明著要孫教授不肯給我,那我就得上點手段了,總不能這么背著個眼球一樣的紅斑過一輩子。

夏天是個容易打瞌睡的季節,我本來坐在涼椅上看著東西,以防被佛爺(小偷)順走幾樣,但是腦中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做了一連串奇怪的夢,剛開始,我夢見娶了個啞巴姑娘做老婆,她比比畫畫地告訴我,要我帶她去看電影。我們也不知怎么,就到了電影院,沒買票就進去了,那場電影演得沒頭沒尾,也看不出哪跟哪,除了爆炸就是山體塌方。演著演著,我和我的啞巴老婆發現電影院變成了一個山洞,山洞中朦朦朧朧,好像有個深不見底的深淵,我大驚失色,忙告訴我那啞巴老婆,不好,這地方是沙漠深處的無底鬼洞,咱們快跑。我的啞巴老婆卻無動于衷,猛然把我推進了鬼洞,我掉進了鬼洞深處,那洞底有只巨大的眼睛在凝視著我……

忽然鼻子一涼,像是被人捏住了,我從夢中醒了過來,見一個似乎是很熟悉的身影站在我面前。那人正用手指捏著我的鼻子,我一睜眼剛好和她的目光對上,我本來夢見一只可怕的巨大眼睛,還沒完全清醒過來,突然見到一個人在看自己,嚇了一跳,差點從涼椅上翻下來。

定睛一看,Shirley 楊正站在面前,胖子和大金牙兩人在旁邊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胖子大笑道:“老胡,做白日夢呢吧?口水都他媽流下來了,一準是做夢娶媳婦呢。”

大金牙對我說道:“胡爺醒了?這不楊小姐從美國剛趕過來嗎?說是找你有急事。”

Shirley 楊遞給我一條手帕:“這么才幾天不見,又添毛病了?口水都流成河了,快擦擦。”

我沒接她的手帕,用袖子在嘴邊一抹,然后用力伸了個懶腰,揉了揉眼睛,這才迷迷怔怔地對Shirley 楊說:“你的眼睛……哎,對了!”我這時候睡意已經完全消失,突然想到背后眼球形狀的紅斑,連忙對Shirley 楊說道:“對了,我這幾天正想著怎么找你,有些緊要的事要和你講。”

Shirley 楊對我說道:“我也是有些重要的事。這里太吵鬧了,咱們找個清靜的地方談吧。”

我趕緊從涼椅上站起來,讓胖子和大金牙繼續照顧生意,同Shirley 楊來到了古玩市場附近的一處龍潭公園。

龍潭公園當時還沒改建,規模不大,即便是節假日,游人也并不多,Shirley 楊指著湖邊清靜處的一條石凳說:“這里很好,咱們在這坐下說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