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搬山道人

塔克拉瑪干沙漠深處的扎格拉瑪山,黑色的山體下,埋藏著無數的秘密,也許真的和山脈的名字一樣——“扎格拉瑪”在古維語中是“神秘”之意,也有人解釋作“神山”,總之生活在扎格拉瑪周圍的凡人,很難洞察到其中的奧秘。

在遠古的時代,那里曾經誕生過被尊稱為“圣者”的無名部落,姑且稱之為“扎格拉瑪部落”。部落中的族人從遙遠的歐洲大陸遷徙而來,在扎格拉瑪山與世無爭地生活了不知多少年,直到人們無意中在山腹里,發現了深不見底的鬼洞。族中的巫師告訴眾人,在古老的東方,有一只金色的玉石巨眼,可以看清鬼洞的真相,于是他們就模仿著造了一只同樣的玉石眼球,用來祭拜鬼洞,從那一刻起厄運便降臨到這個部族之中。

從此以后,扎格拉瑪部落便被神拋棄,災禍不斷,族中作為領袖的圣者認為,這必是和“鬼洞”有關,災禍的大門一旦開啟,再想關上可就難了。為了躲避這些可怕的災禍,不得不放棄生活了多年的家園,向著遙遠的東方遷移,逐漸融入了中原的文明之中。

所謂的“災禍”是什么呢?以現在的觀點來看,似乎可以說是一種輻射,凡是接近鬼洞的人,過一段時間之后,身體上就會出現一種眼球形狀的紅色斑塊,終身無法消除。

生出這種紅斑的人,在四十歲之后,身體血液中的鐵元素會逐漸減少。人的血液之所以是紅色的,就是因為血液中含有鐵,如果血液中的鐵慢慢消失,血液就會逐漸黏稠,供氧也會降低,呼吸會越來越困難,最后死亡之時,血液已經變成了黃色。

這一痛苦的過程將會持續十年,他們的子孫后代,雖然身上不再生有紅斑,卻依舊會患上鐵缺乏癥,最后和他們的祖先一樣,在極端的痛苦中死去,于是他們只好背井離鄉。遷移到中原地區之后,他們經過幾代人的觀察,發現了一個規律,離鬼洞越遠,發病的時間就越晚,但是不管怎樣,這種癥狀都始終存在,一代人接一代人,臨死之時都苦不堪言,任何語言都不足以形容血液變成黃色凝固狀的痛苦。

為了找到破解這種痛苦的辦法,部族中的每一個人都想盡了辦法。多少年之后到了宋朝,終于找到一條重要線索,在黃河下游的淤泥中,發現了一個巨大的青銅鼎,該鼎為商代中期產物。此鼎深腹凹底,下有四足,威武凝重,并鑄有精美的蟬紋。鼎是古代一種重要的禮器,尤其是在青銅時代,青銅礦都控制在政府手中,青銅的冶煉工藝水平標志著一個國家的強大程度,帝王鑄鼎用來祭天地祖先,并在鼎上鑄造銘文,向天地匯報一些重要事件。另外用來賞賜諸侯貴族功臣的物品,也經常以青銅為代表,領受恩賞的人,為了記錄這重大的榮耀,回去后會命人以領受的青銅為原料,筑造器物來紀念這些當時的重大事件。

扎格拉瑪部族的后人們發現的就是這樣一件記錄著重大事件的青銅鼎,當年商代君主武丁曾經得到一只染滿黃金的玉石眼球,據說這只玉石眼球是在一座崩塌的山峰中找到,同時發現的還有一件赤袍。

商王武丁認為這只古玉眼是黃帝仙化之后留下的,無比珍貴,將其命名為“雮塵珠”,于是命人鑄鼎紀念,青銅鼎上的銘文記錄僅限于此,再也沒有任何多余的信息。

雮塵珠、避塵珠、赤丹,是自古多次出現在史書中的中國三大神珠,其中雮塵珠是以類似玉的神秘材料制成,相傳為黃帝祭天所得,傳說后來被用來為漢武帝陪葬,后茂陵被農民軍破壞,至今下落不明;避塵珠有可能是全世界最早發現的放射性物質,該珠在中國陜西被發現,發現時由于發生了惡性哄搶事件,遂就此失蹤;赤丹則最具傳奇性,傳說該丹出自三神山,有脫胎換骨之神效,始終為宮廷秘藏,失落于北宋末年。

扎格拉瑪部落的后人有不少擅長占卜,他們通過占卜,認為這只染滿黃金的古玉眼球,就是天神之眼,只有用這只古玉眼球來祭祀鬼洞,才能抵消以前族中巫師制造那枚玉眼窺探鬼洞秘密所引來的災禍。而這枚曾經被武丁擁有過的古玉,在戰亂中幾經易手,現在極有可能已經被埋在某個王室貴族的古墓地宮中,成為了陪葬品,但是占卜的范圍有限,無法知道確切的位置。

此時的扎格拉瑪部落已經由遷徙至內地時的五千人,銳減為千余人,他們早已被漢文明同化,連姓氏也隨著漢化了。為了擺脫惡疾的枷鎖,他們不得不分散到各地,在古墓中尋找雮塵珠,這些人,成為了當時四大盜墓門派的一個分支。

自古職業盜墓者,按行事手段不同,分為四個派系,發丘、摸金、搬山、卸嶺,扎格拉瑪部族的后裔,多半學的是“搬山分甲術”,平時用道士的身份偽裝,以“搬山道人”自居。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