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野貓

只見一只花紋斑斕的大野貓,不知何時,從盜洞中悄無聲息地溜進了墓室,此刻正趴在鷓鴣哨的肩頭,用兩只大貓眼惡狠狠地同鷓鴣哨對視。

鷓鴣哨暗罵一聲“晦氣”,倒斗的不管哪一門,都最忌諱在墓室中遇見貓、狐、黃鼠狼之類的動物,尤其是野貓,傳說貓身上有某種神秘的生物電,如果活貓碰到死尸,是最容易激起尸變的。

這只不請自來的大野貓,一點都不怕陌生人,它趴在鷓鴣哨的肩頭,同鷓鴣哨對視了一下,便低頭向棺中張望。它似乎對棺中那些擺放在女尸身旁的明器極感興趣,那些金光閃閃的器物,在它眼中如同具有無比吸引力的玩物,隨時都可能撲進棺中。

鷓鴣哨把心懸到了嗓子眼,他擔心這只野貓從自己肩頭跳進棺材里,一旦讓它碰到女尸,即便是女尸口中含著定尸丸,也必定會引發尸變,真要是變作了白兇,自己雖然不懼,但是一來動靜鬧得大了,說不定會把蠟燭碰滅;二來時間不多,恐怕來不及取女尸的斂服回去拿給了塵長老了,雞鳴不摸金的行規,同燈滅不摸金的規矩一樣,都是摸金校尉必須遵循的鐵則。

雖然憑鷓鴣哨的身手,即使壞了這些摸金行規,取走這套斂服易如探囊取物,但是道上的人最看重信義承諾,把這些規則看得比性命還要來得金貴,鷓鴣哨這樣的高手,更是十分珍惜。倒斗的名頭本就好說不好聽,如果再失去了賴以生存的規則,那么就會淪落成民間散盜一樣的毛賊。

說時遲,那時快,這些想法在鷓鴣哨的腦中也只一轉念,更不容他多想,那只條紋斑斕的大野貓,再也抵受不住明器亮晶晶的誘惑,一弓身,就要從鷓鴣哨的肩頭躍將下去。

鷓鴣哨想伸手抓住這只大野貓,但是唯恐身體一動,驚動于它,反而會碰到南宋女尸,這時眼瞅著野貓就要跳進棺內,急中生智,連忙輕輕地吹了一聲口哨。

鷓鴣哨這綽號的由來,便是因為他會使諸般口技,模仿各種動物機器人聲,學什么像什么,有以假亂真的本領。這工夫為了吸引野貓的注意力,嘬起嘴來輕吹兩聲口哨,然后模仿起貓的叫聲,喵喵叫了幾下。

那只準備跳進棺材里的大野貓,果然被同類的叫聲吸引,耳朵一聳,在鷓鴣哨肩頭尋找貓叫聲的來源,野貓大概也感到奇怪,沒看見有別的貓啊?躲在哪里?聽聲音好像還就在附近。

鷓鴣哨一看這只大野貓中計,便盤算著如何能夠將它引離棺材,只要再有一丁點時間,把女尸的斂服扒下來,便可大功告成,那時候這只臭貓愿意去棺材里玩便隨它去好了,但是如何才能把它暫時引走呢?

為了分散野貓的注意力,鷓鴣哨又輕輕地學了兩聲鳥叫,野貓可能有幾天沒吃飯了,聽見鳥叫,便食指大動,終于發現,那鳥叫聲,是從旁邊這個家伙的眼睛下邊發出來的,這個人臉上還蒙了塊布,這黑布下面定有古怪,說不定藏著只小麻雀。

大野貓一想到小麻雀,頓時餓得眼睛發藍,抬起貓爪一下下地去抓鷓鴣哨蒙在嘴上的黑布,鷓鴣哨心中竊喜,暗罵:“該死的笨貓,蠢到家了。”

鷓鴣哨利用大野貓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黑布上的機會,用手悄悄地抓住棺中陪葬的一件明器,那是一只純金的金絲鐲子。為了不驚動野貓,他保持胳膊不動,只用大拇指一彈,將那金絲鐲子彈向身后的盜洞。

金絲鐲子在半空中劃出一條拋物線,掉落在墓室后的盜洞口附近。墓室里始終靜悄悄的,連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那鐲子一落地,果然引起了野貓的注意。鷓鴣哨這時也不再使用口技,野貓以為那只小麻雀趁自己不注意,跑到后邊去了,“喵喵”一叫,追著聲音跳進了盜洞,想去捕食。

鷓鴣哨等的就是這個機會,野貓剛一跳離自己的肩頭,便立刻掏出二十響帶快慢機的德國鏡面匣子槍,想要回身開槍把那只大野貓打死,以免它再跳上來搗亂。卻不料回頭一望,身后的墓室中,除了初時那只花紋斑斕的大野貓,竟又鉆進來七八只大大小小的野貓,有一只離半罩住蠟燭的瓦當極近,只要隨便一碰,瓦當就會壓滅蠟燭。

鷓鴣哨的額頭涔涔冒出冷汗,大風大浪不知經過多少遭,想不到在這小小的墓室中,遇到了這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詭異情況,難道是剛才自己做的口技引起了附近野貓們的注意?貓的耳音最靈,聽到洞中傳來麻雀的叫聲,便都鉆進來想要飽餐一頓。天色隨時會亮,這可如何是好?

按往常的經驗,野貓這種動物生性多疑,很少會主動從盜洞鉆進古墓,鷓鴣哨望著身后那些大大小小的野貓哭笑不得,今夜這是怎么了,按倒葫蘆又起來瓢,想不到從這古墓中摸一套斂服,平時這種不在話下的小事,今夜竟然生出這許多波折。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