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黑水城

雞鳴燈滅,斂服拿到手,幾乎都是在同一時間完成的,很難判斷哪個先哪個后。鷓鴣哨把蒙在嘴上的黑布扯落,只見那些饑餓的野貓們都趴在南宋女尸的身上亂抓亂咬,還有數只在墓室另一端,爭相撕咬著先前撞死的野貓尸體。鷓鴣哨看得暗暗心驚,這哪里像是貓,分明就是一群餓著肚子的厲鬼。

此時雞鳴三遍,已經不會再發生尸變了,這古墓中的女尸,嘴中含著定尸丸,受到藥物的克制,把尸毒都積存在尸體內部,沒有向外擴散,所以女尸至今仍然保存完好,這些餓貓們吃了她的肉,肯定會中尸毒而死。

于是鷓鴣哨把取到的斂服疊好,提了棺板上的馬燈,從盜洞中鉆了出去,此刻雖已雞鳴,天色卻仍然黑得厲害。鷓鴣哨趁黑把盜洞回填,將野貓以及古墓中的一切都封在里邊,又把那半截無字石碑放回原位,再一看,沒有一絲動過的痕跡。

這才回轉無苦寺,見到了塵長老,把斂服奉上,將一夜中的經過原原本本地敘述一遍,最后對了塵長老說道:“雞鳴燈滅的同時,才把古尸的斂服拿到手中,已經無法分辨哪般在前,哪般在后,不敢斷言沒有破了行規。想必弟子無緣得吾師傳授,日后如得不死,定再來聆聽吾師禪理,弟子現下尚有要事在身,這便告辭了。”

了塵長老也曾在江湖上闖蕩多年,曾是摸金校尉中出于其類,拔乎其萃的頂尖人物,聽鷓鴣哨這番話,如何不曉得他的意思,想那鷓鴣哨也是倒斗行里數得著的人物,他這么說是以退為進。

了塵長老看著跪在地上的鷓鴣哨,這讓他想到了自己年輕時的樣子,幾乎和現在的鷓鴣哨一模一樣。

了塵長老自從聽了鷓鴣哨做搬山道人的原由和這番經過,便已打定主意,一者因為救人出苦海乃是佛門宗旨,既然知道了扎格拉瑪部落的秘密,便無袖手旁觀的道理;再者是愛惜他身手了得,為人坦蕩,并沒有隱瞞燈滅雞鳴同時才扒到斂服的細節,在這個人心不古的社會里,當真是難能可貴,自己這一身分金定穴的秘術,盡可傳授于他。

了塵長老把鷓鴣哨從地上扶起來,對他說道:“快快請起,雖然在雞鳴燈滅之時,才摸得斂服,也并不算壞了摸金行規,祖師爺只是說雞鳴燈滅之后才不可摸金,可沒說過同時二字。”

鷓鴣哨聞聽此言,心中不勝歡喜,納頭便拜,要行拜師之禮:“承蒙吾師不棄,收錄門墻,實乃三生有幸,恩師在上,請受弟子三拜。”

了塵長老急忙攔住:“不必行此大禮,摸金校尉自古以來便只有同行之說,從無師徒之承,不像那搬山卸嶺,由師傳徒,代代相傳。凡是用摸金校尉的手段倒斗,遵守摸金校尉的行規,便算是同行,老衲傳你這些秘術,那是咱們二人的緣分,但也只是與你有同門之誼,沒有師傅之名分。”

鷓鴣哨雖然受到了塵長老的阻攔,仍然堅持行了大禮,然后垂手肅立,聽候了塵長老教誨。了塵長老對鷓鴣哨這次倒斗摸得斂服的經過甚為滿意,稍后便把那南宋女尸的斂服焚化了,念幾遍往生咒,讓尸變者往生極樂。

了塵長老只是覺得鷓鴣哨一腳踢死野貓做得狠了些,不管怎么說這事做得絕了點,便對鷓鴣哨大談佛理,勸他以后凡是與人動手,都盡量給對方留條活路,別把事情做到趕盡殺絕,這樣做也是給自己積些陰福。

鷓鴣哨對了塵長老極為尊敬,但是覺得了塵長老出家以后變得有些婆婆媽媽,弄死只貓也值得這么小題大做,鷓鴣哨對此頗不以為然:“想某平生殺人如麻,踢死個把礙事的野貓又算得什么。”但是也不好出言反駁,只好捺下性子來,聽了塵長老大講因果。

好不容易等了塵長老口吐蓮花般的禪理告一段落,這才把摸金校尉的行規手段、禁忌避諱以及各種傳承又對鷓鴣哨一一細說了一遍。上次說得簡略,這次則是不厭其詳,逐條逐條地解說透徹。

做倒斗的人,與其說是人,倒不如說是半人半鬼,在普通人都安然入夢的黑夜里,才進古墓摸金。一天打不完盜洞,可以分做十天,但是有一條,一旦進了墓室,在雞鳴之后便不能再碰棺槨,因為一個世界都有一個世界的法則,雞鳴之后的世界屬于陽,黑夜的陰在這時候必須回避,這就叫“陽人上路,陰人回避,雞鳴不摸金”。金雞報曉后的世界,不再屬于盜墓者,如果破了規矩,祖師爺必定降罪,對于這些事必須相信,否則真就會有吃不了兜著走的那一天。

摸金校尉進入古墓玄宮之后,開棺前必須要在東南角擺放一支點燃的蠟燭,一是防止玄宮中的有毒氣體突然增加;二來這算是幾千年前祖師爺所傳一條活人與死人之間的默認契約,蠟燭滅了,說明這玄宮中的明器拿不得,如果硬要拿,也不是不可以,出了什么麻煩就自己擔著,只要八字夠硬,盡可以在燈滅之后把明器帶出來,但是那樣做是極危險的,可以說九死一生。倒斗摸金是求財取明器的,不是挖絕戶墳的,世界上有大批明器的古墓所在皆有,犯不上拿自己的性命死磕,所以這條被摸金校尉最為看重的“燈滅不摸金”的規則,最好能夠謹守。還有這蠟燭火苗的明與滅,可以預測是否會發生尸變,以及墓里下的一些惡毒符咒,故此說蠟燭的光亮便是摸金校尉的命也不為過,倒斗必須點蠟燭,是摸金校尉與其余盜墓者最大的不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