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神父

鷓鴣哨所指是船上的幾個洋人,鷓鴣哨偷眼看了多時,覺得這幾個洋人形跡可疑,而且身上都藏著槍,行李中有幾把洋鏟和鐵釬繩索,聚在一起嘀嘀咕咕。

最奇怪的是這些外國人不像鷓鴣哨平時接觸過的那些,鷓鴣哨認識一些外國人,也懂得他們的部分語言,但是船上的這幾個洋人,既不像古板拘謹的英國人,不像嚴肅的德國人,也不像散漫的美國人,這些大鼻子亞麻色頭發的洋人,全身透著一股流氓氣,很奇怪,究竟是哪國人?鷓鴣哨又看了兩眼,終于想明白了,原來是大鼻子老俄。

鷓鴣哨覺得這些俄國人有可能是去黑水城挖古董的,俄國國內發生革命之后,很多人從國內流亡出來,其后代就一直混跡于中國,不承認自己是蘇聯人,而以俄流亡人自居,凈是做些不法的買賣。

了塵長老也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之人,自然是懂得鷓鴣哨言下之意,示意鷓鴣哨不可輕舉妄動:“咱們做的都是機密之事,須避人耳目,盡量不要多生事端。”

鷓鴣哨對了塵長老說道:“待弟子過去打探明白,這些洋鬼子倘若也是去黑水城盜寶,那離咱們的目標很近,未免礙手礙腳,找個沒人地方,順手把他們做掉,省得留下后患。”

不等了塵長老勸阻,鷓鴣哨就擠進人群,到那些俄國人附近偷聽他們的談話。原來這批人一共有六個,五個俄國人,一個美國人。

五個俄國人都是流亡在中國的沙俄后裔,做倒賣軍火的生意,聽說黑水城曾經出土過大批文物,覺得有利可圖,準備去碰碰運氣,偷偷挖幾箱回來。

美國人是個三四十歲的神父,前幾年曾經到寧青等地傳教,旅途中到過黑水城的遺址。神父在中國轉了一圈,準備再次去銀川等地宣傳信上帝得永生,這件事無意中對路上遇到的這五個俄國人提起,那些俄國人就趁機說想去那里做生意,讓神父順便帶他們去黑水城看看。

很少有人會騙神職人員,所以神父也不知是計。他們六人之間語言不通,俄國人不會說英語,美國人不會說俄語,好在雙方在中國待的時間長了,都能講中文,互相之間就用中文溝通。

鷓鴣哨聽了幾句,只聽那些人十句話有三句是在說黑水城,那美國神父不知道這些人是想去挖文物,把自己在黑水城所見所聞,事無大小,都說了出來。說那里的佛塔半截埋在地下,里面有大批的佛像,個個鑲金嵌銀,造型精美,還有些佛像是用象牙和古玉雕刻的,美輪美奐,那種神奇的工藝,簡直只有上帝的雙手才可以制作出來。

五個俄國人聽得直流口水,掏出伏特加灌了兩口,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飛到黑水城,把那些珍貴的文物,都挖到手,換成大批煙土、女人、槍支彈藥,還有伏特加。

鷓鴣哨聽了之后心中冷笑,鷓鴣哨也曾去黑水城找過通天大佛寺,所以對黑水城遺址十分熟悉。其實這些大鼻子們不知道,早在十九世紀初,歐洲就興起過一次中國探險熱潮,黑水城的文物,大多在那時候被盜掘光了,現在城池的遺址中只剩下一些泥塑的造像和瓦當,而且都多半殘破不堪。那美國神父又不懂文物鑒賞,看到一些彩色的泥像,便信口開河地說是象牙古玉制成的,這幫俄國人還就信以為真了。

但是轉念一想,不對,把泥石的造像看作是鑲金嵌玉的珍寶,那得是什么眼神?那美國神父再沒眼光,也不可能看出這么大的誤差來,難道那個美國神父誤打誤撞,找到了通天大佛寺不成?聽美國神父言語中的描述,還真有幾分像是埋在地下的寺院。

鷓鴣哨想到此處,頓覺事情不對,想要再繼續偷聽他們談話,忽然之間船身一晃,整艘巨大的渡船在河中打了個橫,船上的百余名乘客都是站立不穩,隨著船身東倒西歪,一時間哭爹叫娘的呼痛之聲亂成一片。

鷓鴣哨擔心了塵長老,顧不得那些洋人,在混亂的人群中,快步搶到了塵長老身邊,了塵長老對鷓鴣哨說道:“不好,怕是遇上水里的東西了。”

這時候只見原本平靜的河水,像突然間開了鍋一樣翻滾起來,船身在河中心打起了轉,船上的船夫乘客都亂作一團。船老大跟變戲法似的取出一只豬頭扔進河中,又擺出一盤燒雞,點上幾炷香,跪在甲板上,對著河中連連磕頭。

但是船老大的舉動沒有起任何作用,這船就橫在河里打轉,說什么也開不動了。船老大忽然靈機一動,給船上的乘客跪下,一邊磕頭一邊說:“老少爺們兒們,太太夫人,大娘大姐們,是不是哪位說了舟子上犯忌諱的話了,龍王爺這回可當了真了,要不應了龍王爺,咱們誰也別想活啊……到底是哪位說了什么話了?別拉上大伙一塊死行不行?我這給您磕頭了。”說完在甲板上把頭磕得咚咚山響。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