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通天大佛寺

鷓鴣哨不懂風水秘術,所以沒聽明白了塵長老的后半句話是什么意思,便出言詢問,什么是“獨眼龍”?

了塵長老看了看天上的月光說道:“此處地下,端的是條潛行神龍,但是體形小得異乎尋常,并且只有龍頭一處穴眼可以聚氣藏風,故名為獨眼龍,或稱蜻蜓點水。紫氣三星,若其形秀麗清新,則主為忠義士夫;其形若高雄威武,則主兵權尊重。紫氣如樹,最忌枝腳奔竄,山形欹斜崎嶇,面部臃腫,山頭破碎,凡此種種,均為惡形,葬之多生逆倫犯上之輩。由于黑水河改道,這穴的形勢早已破了,龍頭上的這處寶眼,反而成了個毒瘤,如果里面葬了人,便應了后者著實麻煩得緊。”說罷指了指天上如鉤的冷月,接著說道:“你再看那月色,咱們今天出門沒看黃歷,不料今夜正是月值大破,逢月大破,菩薩都要閉眼。”

鷓鴣哨藝高膽更大,再加上族中尋找了千年的雮塵珠有可能就在腳下的通天大佛寺中,哪里還能忍耐到明天再動手,便對了塵長老說道:“傳說這通天大佛寺下是座空墳,既然是無主空墓,弟子以為也不必以常情度之,待弟子以旋風鏟打開盜洞,取了東西便回。咱們小心謹慎就是,料來也不會有什么差錯。”

了塵長老一想也對,確實是多慮了,這座墓被西夏人當作了藏寶洞,既然沒有主家(墓里沒有死人),便可以不依常理,什么燈滅雞鳴不摸金,什么三取三不取,九挖九不挖,都不用考慮了,于是點頭同意。

鷓鴣哨從包裹中取出一根空心銅棍,銅棍中空,里面裝有機括,棍身已經被手摩挲得發亮,也不知有多久遠的歷史了。又拿出九片精鋼打造的波浪葉,似九片花瓣一般插在銅棍前端,銅棍前邊有專門的插槽鎖簧,鋼葉一插進去,就立刻被鎖簧牢牢地固定住。

最后鷓鴣哨又在銅棍后裝了一個搖桿,就組成了一把打盜洞的利器——旋風鏟,這種工具可伸可縮,開洞的直徑也能夠自行調整擴大縮小。

鷓鴣哨轉動旋風鏟打洞,讓美國神父托馬斯幫忙把旋風鏟帶出來的沙土移開,美國神父托馬斯無奈,一邊干活一邊抱怨:“不是事先說好到地方就把我放了嗎?想不到你們還給我安排了這么多小節目。要知道在西方神父是上帝的仆人,神職人員是不需要從事體力勞動的……”

鷓鴣哨同了塵長老也聽不太明白這美國人嘮嘮叨叨地說些什么,所以也不去理睬他,全神貫注地用旋風鏟打洞。過了約摸一袋煙的工夫,旋風鏟就碰到了通天大佛寺寶殿上的屋瓦,全是大片的青鱗琉璃瓦,邊緣的瓦當上雕刻著羅漢像,非是尋常屋瓦可比,一看就知道是一座大型寺廟的主要建筑。

鷓鴣哨在沙窩子里把青鱗琉璃瓦揭起了十幾片,扔到外邊,用繩子垂下馬燈,只見一層層木梁下面,正是輝煌壯麗的大雄寶殿。“大雄”是佛教徒對釋迦牟尼道德法力的尊稱,意思是說佛像勇士一樣無所畏懼,具有無邊的法力,能夠降伏“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天子魔”四魔。鷓鴣哨的馬燈看不清遠處,只能瞧見正下方就是殿內主像“三身佛”。按佛教教義,佛有法身、報身、應身三身,也稱三化身佛,即:中尊為法身毗盧遮那佛;左尊為報身盧舍那佛;右尊為應身佛,即釋迦牟尼佛。三身佛前有鐵鑄包泥接引佛像相對而立,兩側是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坐像。

西夏佛法昌盛,料來這大殿規模不會小到哪去。鷓鴣哨對了塵長老點點頭,示意可以下去了。鷓鴣哨一向獨來獨往,本想自己一個人獨自下去,了塵長老擔心藏寶洞里有機關陷阱,并且有暗道暗門之類的障眼物,對付那些東西,原本就是摸金校尉們的拿手好戲,便要與鷓鴣哨一同下去,相互間也好有個照應。

于是二人各自服了一粒串心百草丸,用一壺擎天露送下,這些都是防止在空氣不流通的環境中產生昏迷的秘藥,再把摸金符掛在腕中,以黑布遮臉,穿了水火鞋,帶上一應工具,就要動身下去。

鷓鴣哨忽然想起那個美國神父還戳在一旁,那托馬斯神父雖然不像壞人,但是自己和了塵長老下去干活,上面留個洋人,是不太穩妥的,他要萬一有什么歹意,卻也麻煩,倒不如把這廝也帶下去,他若乖乖聽話也就罷了,否則就讓這洋人去滾這藏寶洞中的機關。

鷓鴣哨心中計較已定,便把美國神父扯了過來,準備給他也吃些秘藥,好帶他進藏寶洞。托馬斯神父死活也不肯吃,認為鷓鴣哨要給他吃東方的神秘毒藥,連忙捂住嘴,鷓鴣哨哪管他怎么想,用手指一戳神父的肋骨,美國神父疼得一張嘴,便被鷓鴣哨把串心百草丸塞進了口中,美國神父想要吐已經吐不出來了,只好無奈地對著天空說:“噢,仁慈的主啊,原諒他們吧,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