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白骨

鷓鴣哨應變神速,在豎井中見忽然有一位金甲武士舉著開山大斧要劈自己,立刻大叫一聲,身體向后彈出,貼在了身后的石壁上,同時撐開金剛傘護住頭臉,二十響的鏡面匣子也從腰間抽了出來,槍身向前一送,利用持金剛傘的左手撐開機頭,擺出一個攻守兼備的姿勢,用槍口對準了對面的金甲武士。

鷓鴣哨剛才因何要大叫一聲?蓋因外家功夫練到一定程度,如果做激烈的動作,就會身不由己地從口中發出特異聲響,這是和人體呼吸有關,如果不喊出來就容易受內傷,并不是因為害怕得大喊大叫。

但是鷓鴣哨吼這一嗓子不要緊,把還沒爬下梯子的神父托馬斯嚇了一跳,腳下一滑,從梯子上掉了下來。

鷓鴣哨聽頭上風聲一響,知道有人掉下來了,急忙一舉金剛傘,把掉下來的美國神父托了一下,好在并不太高,托馬斯神父被金剛傘圓弧形的傘頂一帶,才落到地上,雖然摔得腰腿疼痛,但是并無大礙。

與此同時,鷓鴣哨也借著藍幽幽的磷光,瞧清楚了那位手舉開山大斧的金甲武士。原來是一場虛驚,那武士是畫在石墻上的僻邪彩畫,不過這幅畫實在太逼真了,色彩也鮮艷奪目。那武士身型和常人相似,面容兇惡,須眉戟張,身穿金甲頭戴金盔,威武無比。而且畫師的工藝精湛到了極點,金甲武士的動作充滿了張力,雖然是靜止的壁畫,畫中的那種魄力呼之欲出,冷眼一看,真就似隨時會從畫中破壁而出。

這時了塵長老也從豎井中爬了下來,看了那武士壁畫也連連稱絕。了塵長老與鷓鴣哨二人,仔細看了看那壁畫上武士的特征,可以斷定這位金甲將軍是當年秦國的一員大將,名為翁仲,神勇絕倫,傳說連神鬼都畏懼于他。唐代開始,大型的貴族陵墓第一道墓墻上都有翁仲將軍的畫像,就像門神的作用一樣,守護陵墓的安全。

但是這種暴露在陵墓主體最外邊的彩色畫像,很容易受到空氣的侵蝕,年代久了,一見空氣畫中的色彩就會揮發,而且盜墓者倒斗的時候多半是從古墓的底部或者側面進入,很少會經過正面墓門,所以對這位傳說中的守墓將軍翁仲也只是聽說過,今日才是第一次見到,便不免多看了幾眼。

鷓鴣哨對了塵長老說道:“師傅,這西夏人的墓穴果然是受中原文化影響深遠,連古代秦國的將軍都給照搬過來了。看來這畫有守墓將軍的墻壁,應該就是通天大佛寺下的古墓石門,咱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已經是玄門了。”

了塵長老舉起馬燈,看了看那面畫有翁仲的石墻,點頭道:“墻上有橫九縱七的門釘,確是座墓門……”了塵長老話音未落,只見那石門上的金甲翁仲閃了兩閃,就此消失。

托馬斯神父進了這陰森可怖的地道,正自神經緊張,忽見在馬燈的燈光下,墻上的金甲武士忽然在眼皮子底下沒了,大驚失色,連連在胸口畫著十字。

了塵長老對托馬斯神父說:“洋和尚不必驚慌,這里空氣逐漸流通,那些畫上的油彩都揮發沒了,并非鬼神作祟。”

托馬斯神父驚魂未定,只覺得這地方處處都透著神秘詭異的氣息,就連全知全能的上帝大概都不知道這石門后邊的世界是什么樣子的,今天被這兩個中國人硬帶進來,可真是倒霉透了,說不定這地下的世界是通往撒旦的領地,又或者里面有什么狼人、吸血鬼、僵尸一類的。托馬斯雖然是位神父,而且信仰堅定,但是始終改不了面對黑暗時的恐懼感,他心里也經常自責,認為大概還是自己的信仰不牢固,今天這次遭遇也許是上帝對自己的一次試練,一定要想方設法戰勝自己畏懼的黑暗,然而這種與生俱來的心理是很難在短時期內克服的。

鷓鴣哨沒空去理會美國神父此刻復雜的心情,仔細查看了一下古墓的玄門,知道這是一道流沙門,這種墓門的設計原理十分巧妙,墓門后有大量的沙子,安葬墓主之后,從外邊把石門關上,石門下有軌道,石門關閉的時候,帶動門后機關,就會有大量沙子流出,自動回填門后的墓道,用流沙的力量把石門頂死,整條墓道中也被流沙堆滿,這樣在回填墓道的同時,也給墓門加了道保險,石門雖然不厚,卻再也不可能從外邊推開。

不過隨即鷓鴣哨與了塵長老發現了一個小小的細節,這個細節很容易被忽視,就是石門下的縫隙,沒有散漏出來的沙子。因為玄門不管做得多巧妙精密,門下由于要留條滑軌,所以必定有一點縫隙,流沙門關閉的時候,總會有少量的細沙在縫隙里被擠出來。

這個沒有細沙的痕跡,很明顯地說明門后的流沙機關沒有激活。如果說是按照死者入葬的情況,這就顯得有些不可思議,但是這墓里沒有葬人,里面全是西夏宮廷的奇珍異寶,西夏人準備將來復國之后,還將這些東西取出來,所以不能把墓門徹底封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