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蟲玉

那黑佛說是千手千眼,實際上只是個名目,并不是造像上當真有一千只手一千只眼。腐玉制成的黑佛造像高如常人,背后有數十只或持異型法器,或掐指訣的手臂,造像全身有百余只眼睛,原本都是閉闔著的,這時突然睜了開來,那些眼睛沒有瞳仁,卻像有生命一般,紛紛不停地蠕動。

托馬斯神父被黑佛身上無數蛆蟲一樣的眼睛嚇得手足無措,忙問了塵長老:“這……這是什么?這些眼睛什么時候睜開的?這是眼睛還是蟲子?”

了塵長老雖然見多識廣,但是那腐玉與黑佛從未親眼見過,只是聽前輩們提起過世間有這么兩樣東西,而且絕跡已久,那些前輩也不知道其中究竟,所講述的內容十分有限,難道這黑佛中當真附有死者不散的亡靈嗎?否則黑佛怎么像有生命一樣……

只見黑佛造像的數百只怪眼中,冒出一股股濃得像要凝固的黑色霧氣,這些黑霧在插閣子中凝聚為一體,借著蠟燭閃爍的光芒,可以看到黑霧的輪廓像是一尊模模糊糊的黑佛造像。

這時候剛吐過血的鷓鴣哨也回復了神智,見了這恐怖的黑霧,與了塵長老、托馬斯神父一樣,都是一般地吃驚。古墓中奇怪詭秘的事物一向不少,鷓鴣哨的盜墓生涯中見過很多,很難有什么再讓他感到驚奇的事物,然而這黑霧實屬出人意料,要不是親眼見到,哪里會相信世上有如此邪門的事情。

托馬斯神父覺得那就是惡靈,取出一瓶圣水,拔開瓶蓋抬手潑向黑霧,那股潑墨般的黑霧原本移動得十分緩慢,見有水潑來,突然迅捷無倫地由中間裂開一個大洞,托馬斯神父的圣水都潑了個空,穿過黑霧中的大洞,落在了墓室的地上。黑霧中裂開的大洞,剛好在佛像輪廓的中間,好像是黑佛張開了黑洞洞的猙獰大口,在無聲地對著三個人咆哮。

鷓鴣哨見黑霧好像懼怕托馬斯神父的圣水,便讓托馬斯神父再潑一些,托馬斯神父聳了聳肩說道:“沒了,就這么半瓶。”

了塵長老手持佛珠說道:“洋和尚的手段倒也了得,原來這邪霧懼怕法器,看來大破之刻已過,歪魔邪道安能奈我何,且看老衲來收它。”說完把手中的佛珠串繩扯斷,將佛珠劈頭蓋臉地砸向黑霧。

沒想到這次那濃重異常的黑霧沒有任何反應,被佛珠砸中渾如不覺,繼續緩緩向前推進,了塵長老心中暗自納罕:“這當真怪了,難道我佛無邊法力,竟然不如西洋圣水?唉,這……這他媽的是什么世道啊。”

鷓鴣哨見了塵長老發呆,連忙拉了他一把,三人被黑霧所迫,不得不向后退避。這種黑霧自腐玉中放出,碰上它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像那具白骨架子一樣,全身皮肉內臟即刻腐爛,化為膿水,只剩一副骨架;另一種可能是那黑霧就是了塵長老所說,其中有陰魂作祟,一碰到生人即被惡靈所纏。

不管是哪一樣,都是慘不可言。身后已經退到了墻角再無任何退路,望著緩緩逼近的黑霧,鷓鴣哨心知大限已到,對了塵長老說道:“弟子今日拖累恩師,百死莫贖。”

了塵長老剛要對鷓鴣哨說些精妙佛理,以表示自己對生死之事早已超然,卻發現面前不遠處像堵墻一樣的黑霧不是奔著自己三人來的,而是撲向了另一邊墻角的蠟燭而去,摸金校尉對蠟燭有種本能的反應,心中打了個突:“這些黑霧為什么移向蠟燭……”

鷓鴣哨也發現了這一情況:“黑霧……”

了塵長老、托馬斯神父與鷓鴣哨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道:“蠟燭!”

初進古墓之時,鷓鴣哨用的是金剛傘上的磷光筒照明,磷光散發的是藍光,是一種冷光源,沒有任何溫度,所以自從進了古墓一直到見到黑佛與那副白骨,都沒發生什么異常,只是想退回去的時候,原本走在最后的托馬斯神父就變成走在最前面的人,他當時點燃了鷓鴣哨給他的蠟燭照路,突然從玉門下的地道中冒出黑霧。眾人被黑霧逼進插閣子躲避,直到了塵長老點了蠟燭照明打開箱子,那尊多手多目黑佛就突然出現變化,佛身上睜開眼睛,冒出一股股的黑煙。

沒錯,一定是溫度!雖然不知道什么原理,但是這些黑霧便像是撲火的飛蛾一般,被蠟燭的溫度引了出來,一定是墓室中的空氣達到一定溫度它才會出現,而且必須是一個足夠高的溫度,如果不點蠟燭火把之類的,這種黑霧很可能根本不會出現。這些黑霧似乎是處于一種沉睡狀態,一旦被火焰的高溫喚醒,就會把墓室中所有超過物質溫度的目標都消滅才會平息。

黑霧果然是先以地面的蠟燭為目標,濃重的黑色霧氣看似無形,實則有質,頃刻間蠟燭的火苗就被黑霧吞沒,墓室中立即漆黑一團。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