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黑霧

機關墻就這么不當不正地停在半路,主室中那團正在打轉的黑霧立刻有了目標,像一面長有五官的黑墻,壓向三人。插閣子中的黑霧也已經吞沒了蠟燭,尾隨而至,來去的道路都被堵死,前后兩大團黑霧對三人形成了前后夾擊的態勢,耳中只聽前后傳來一陣細密的躁動聲,了塵長老急道:“快點蠟燭引開黑佛的惡靈。”鷓鴣哨伸手一摸百寶囊,叫苦不迭,三人身上帶著的蠟燭全用光了。

這時兩邊濃重的黑霧已經漸漸逼近,稍稍碰上一點,大概就會變成墻角那具骨架的樣子。鷓鴣哨忽然目露兇光,心里起了殺機,想把美國神父托馬斯踢出去,然后踩在這洋和尚身上躍向玉門下的地道。

了塵長老見鷓鴣哨頂梁上青筋跳動,知道他起了殺心,想拿美國神父托馬斯墊路,連忙按住鷓鴣哨的手臂:“萬萬不可,難道你忘了老衲一再地勸告你了嗎?倒斗損陰德,手下須留情……”

鷓鴣哨本來心意似鐵,但是這些時日追隨在了塵長老之側,聽了塵長老灌輸禪機,對自己過往的所作所為也有所頓悟,這時見了塵長老勸解,心下立時軟了,再也狠不下心來殺人,說道:“罷了,此番真是折了。”

但是鷓鴣哨幾乎是他們族中剩下的唯一一個能有所作為的人,實在不甘心就此死在墓室里化為白骨,可是面臨的局面實屬絕境,前后都被鬼氣森森的黑霧包夾,如果點火引開其中一團黑霧,勢必被另一團吞噬,面前的墓室空間很高,黑霧離地三尺左右,上面還有大片空隙,不過若想躍過去,除非肋生雙翅。

有些人遇到危險,會下意識地進行自我保護,比如閉上雙眼,用手抱著頭什么的,這樣做就和鴕鳥遇到危險就把腦袋扎進地下一樣,根本起不了作用;但是另有些人越是到生死關頭,腦子越轉得比平時快數倍,鷓鴣哨與了塵長老就是這樣的人,他們仍然沒有放棄求生的希望。

鷓鴣哨想起墓室正中有一株高大的珊瑚寶樹,可以用飛虎爪抓住珊瑚樹的樹冠,從黑霧上邊蕩過去。飛虎爪的鏈子當然足夠結實,別說是三人,便是有十個八個的成人,也墜不斷這條索鏈,不過最擔心那珊瑚寶樹沒有那么結實,承受不住三個人的重量。倘若只有自己一個人,憑自己的身法,便是棵枯枝也足能拽著飛虎爪蕩過去,但是要再帶上了塵長老與托馬斯神父,實在是沒有半點把握,半路上珊瑚樹斷了可就得全軍盡沒了。

這當口也容不得再細想了,鷓鴣哨對準珊瑚寶樹擲出飛虎爪,爪頭掛在珊瑚寶樹最高的枝干上纏了幾匝,伸手一試,已經牢牢抓死。鷓鴣哨知道了塵長老早已看破生死關,若不帶上托馬斯神父,了塵長老便死也不會先行逃命,而且刻不容緩,也來不及一個一個地拽著飛虎爪蕩過去逃生,只有賭上性命,三個人同時過去。

鷓鴣哨拽緊飛虎爪,讓了塵長老同托馬斯神父也各伸一只手抓住索鏈,另一只手抱住鷓鴣哨的腰,鷓鴣哨讓他們盡量把腿抬高,別碰到下邊的黑霧,還未等了塵長老與托馬斯神父答話,便大喊一聲:“去也。”手上使勁,借著抓住珊瑚寶樹的飛虎爪繩索,躍離了卡在半路的機關門。

三人雙腳剛一離地,身后的兩團黑霧就已經在下面合攏在了一起,托馬斯神父嚇得閉起了眼睛,想念一句上帝保佑,但是牙齒打顫,半個字也吐不出來,拼了命地把雙腿抬高,避開下面的黑色鬼霧,心中只想要是這繩索在半路不斷,絕對是上帝的神跡。

鷓鴣哨身在半空,初時還擔心珊瑚寶樹不夠結實,但是憑飛虎爪上傳來的著力感,發現足能應付三個人的重量,但是這也幾乎就是極限了,再加上一點重量,非斷不可。

只要躍過腳下這一大片黑霧,前邊就是玉門下的地道,三人懸在半空,見即將擺脫黑色鬼霧的圍困,都不禁全身振奮。眼看就要拽著飛虎爪蕩到一半了,忽然三人都覺得身后一緊,似乎有什么東西趴在大腿上,冷冰冰,陰森森,而且很硬。托馬斯神父不敢睜眼,了塵長老與鷓鴣哨二人知道腳下有東西,都在半空中回頭一望,只見原本在墻角邊的那具白骨,不知何時抱住了了塵長老的大腿。這一驚非同小可,連了塵長老這樣的高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白骨嚇了一跳,免不了倒吸了一口涼氣。

大概是剛才被黑霧逼得進退維谷,都擠在一起,拽著飛虎爪從機關門那里蕩開的時候,了塵長老一腳踩中了白骨的胸腔,把它的肋骨踩斷,別住了腳踝,把那具人骨也帶到半空,這才感覺到不對。

鷓鴣哨的輕身功夫,是從還沒記事時就開始練的,師傅把他裝在一個抹滿油的大缸里,讓他自己想方設法往外爬,隨著身體長大,油缸的大小也逐漸增加。了塵長老是老牌的摸金校尉,也是自幼便學輕功身法,他們這種輕功全仗著提住一口氣,這口氣一旦提不住就完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