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決意

從沙漠中回來后Shirley 楊帶著陳教授去美國治療,沒過多久,兩人背后便都長出了眼球形狀的紅色淤痕,而且陳教授的情況比較嚴重,患上了罕見的鐵缺乏癥,各個醫療機構都對此病束手無策。Shirley 楊在扎格拉瑪神山中從先知啟示錄中得知,自己有可能是扎格拉瑪部族的后裔,于是對此展開了一系列的深入調查,對過去的宿命了解得越多,越明白無底鬼洞的事遠比想象中要復雜。目前對鬼洞的了解,甚至還不到冰山一角。

Shirley 楊發現了最重要的一件東西,便是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中的異文龍骨,上面的異文無人能識,唯一能夠確認的是龍骨上刻了許多眼球符號,那種特殊的形狀與在新疆打破的玉石眼球和長在背后的深紅色痕跡,都是一模一樣。

這塊異文龍骨,一定是記載有關雮塵珠的重要記錄,如果能破解其中的內容,說不定就可以找到雮塵珠,否則Shirley 楊、胖子,還有我,將來臨死的時候,就免不了受那種血液凝固變黃的折磨,而精神崩潰了的陳教授身上,這種惡疾已經開始滋生,天曉得那老頭子能撐多久。

打從陜西回來以后,我始終寢食不安,就是因為不知道背后長的究竟是什么東西,現在從Shirley 楊口中得到了證實,果然是和那該死的鬼洞有關,心中反而踏實了。也并非我先前想象的那么可怕,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反正那種怪病要好多年后才會發作,那時候大不了我也移民去美國避難就好了,不過陳教授怎么辦?難道就看著老頭子這么死掉不成?

有些時候不得不相信,冥冥中自有命運的牽引,恰好我在不久前,曾在古藍縣得知,孫教授曾經破解過這種龍骨天書,天書中的內容絕對保密,孫教授一個字不肯泄露,而且目前掌握天書解讀方法的,全世界恐怕暫時只有孫教授一個人。

我把這些事也詳詳細細地對Shirley 楊講了一遍,孫教授雖然不通情面,守口如瓶,但是畢竟他也是凡人,如果跟他死磕,讓他開口應該不是問題,可是然后呢?按照線索去倒斗?把那顆大眼球一樣的雮塵珠倒出來?這可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說說那么容易的。那些搬山道人找了這么多年,都沒有找到,我們這些人去找,可以說也是半點把握沒有,而且古墓中的危險實在太多,搞不好還得搭上幾條性命,那可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Shirley 楊見我在走神,以為我心中對找雮塵珠有所顧慮,便問我道:“怎么?你害怕了?我只想等有了線索之后,請你把我帶到地方,進去倒斗只有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我打斷了Shirley 楊的話:“怎么著?小看人是不是?真是笑話,你也不打聽打聽,胡爺我還能有害怕的時候?算了,反正跟你說了你也覺得我吹牛,我會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更何況這里邊還有你和陳教授的事,我絕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說完拉著Shirley 楊要離開公園的長椅。

Shirley 楊問我要去哪,我對她說:“咱倆都跟這侃一下午了,現在天色也不早了,胖子他們還在潘家園等著我呢。我回去讓他收拾收拾,咱們明天就去陜西找孫教授,不管他說不說,一定要把他的牙撬開,然后咱們就該干什么干什么。”

Shirley 楊嘆了口氣,對我說道:“你就是太容易沖動,想什么是什么,這些事哪有這么簡單,你說孫教授為什么不肯說呢?是不是怕泄露天機給他自己帶來危險?”

我對Shirley 楊說:“其實……怎么跟你這洋妞兒說呢,中國人有些為人處世的道理,很難解釋,別聽孫教授對我連嚇唬帶咋唬,其實沒那么邪乎,以我察言觀色的經驗來判斷,姓孫的老棺材瓤子,一定是被上級領導辦了。”

Shirley 楊搖頭不解:“什么辦了?”

這些事要讓我對Shirley 楊解釋清楚,還真不容易,我想了想對Shirley 楊說道:“給你舉個例子吧,比如在中國有某位權威人士,這位人士說1+1=3,后來孫教授求證出來一個結果,是1+1應該等于2,但是就由于先說1+1=3的那位爺是某個權威人士,所以他即使是錯的,也不允許有人提出異議。孫教授可能從龍骨天書中發現了某些顛覆性的內容,不符合現在的價值觀或者世界觀,所以被領導下了禁口令,不許對任何人說,因此他才會像現在這么怪僻,我看多半是被憋得有點憤世嫉俗了。”

我心中的打算是先找到孫教授問個明白,若是這龍骨天書中,沒有雮塵珠的線索那也就罷了,倘若真有,多半也是與扎格拉瑪先人們占卜的那樣,終歸著落是在某個大墓里埋著。我一直有個遠大的理想,就是要憑自己的本事倒個大斗,發一筆橫財,然后再金盆洗手,否則空有這一身分金定穴的本事,沒處施展,豈不付諸流水,白白可惜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