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瞎子算命

趕來通知民兵排長的村民說考古隊中老干部死了,我和Shirley 楊聞聽此言,腦中都是嗡的一聲,那老干部怕不是別人,多半便是我們要找的孫教授,他要是死了,我們也要大勢去矣。怎么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趕在這個緊要關節的時候。

聽那村民對民兵排長繼續匯報情況,原來是考古隊只來了兩個人,讓村民用筐把他們吊進棺材鋪的洞穴中看看下面究竟是什么所在,下去一個多小時了,怎么招呼也不見動靜。村長擔心他們出現意外,便想選幾個膽子壯的村民下去找他們,但是大伙都嚇壞了,聯想起棺材鋪的傳說,一時間人心惶惶,誰都不敢下去送死,說這洞八成是通著陰曹地府,下去就上不來了。

只有民兵排長這個壯漢曾經下去過一趟,所以村長無奈之下,就派人來找他回去幫忙。

民兵排長上次下到地洞之中,也是硬充好漢,回想起那個陰冷的洞窟,此時站在太陽底下都要全身抖上三抖。現在看村長派人來找自己,說不定是打算再讓他下去一回,一想到此處,民兵排長腿肚子轉筋,暗地里叫得一聲命苦,想轉身回去,卻說什么也邁不開腿了。

Shirley 楊見這是個機會,便對我使了個眼色,我心中會意,既然孫教授生死不明落在地洞中,我們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必須冒險下去把他救上來,這里窮鄉僻壤,等到別人來救,孫教授必定無幸。

于是我緊握住民兵排長的手,對他說道:“連長同志,原來首先下地道的英雄就是你啊!此等作為,非是等閑之輩,能和你握手我實在是太榮幸了。”

民兵排長雖是個糙漢,但是非常虛榮,否則他也不會搞出什么民兵戒嚴的鬧劇,見我如此說話,心中大為受用。

我趁熱打鐵,接著對民兵排長說道:“我知道那種地洞,任你是鐵打的好漢,時間長了也抵御不了洞中陰寒氣息。你既然已經下過一次地洞探險,我們同考古隊的孫教授——就是那個快禿頂的倔老頭——是老熟人,不如你帶我們過去,我替你走上一遭。當然我這種舉動,一是為了救我的老朋友,二來也是為了深入學習你的英雄事跡,不但我個人要向你學習,我還要號召全國人民,持續開展一場轟轟烈烈地向你學習的運動,所以你快快帶我們去村中的棺材鋪。”

民兵排長有些為難:“兄弟,你看這……非是我不肯放你進村,只是組織上對民兵們有過交代,今天不得令閑雜人等進去。”

我聽得心頭起火,五內生煙,看來這孫子還他娘的吃硬不吃軟,給了錢說了好話還不讓進,那我可就跟你不客氣了。于是一把抓住民兵排長手中的棍棒,板起臉來對他說道:“你看見我身后那位小姐了嗎?她是美國特派員,實話告訴你,我們是中美合作所的,你要是再耽誤我們的大事,她就要照會咱們國家外交部,讓組織上把你這排長的職務撤去了。我說你他娘的大小也是個國家干部,怎么就這么瞧不出眉眼高低,你沒看出來她都不耐煩了嗎?這也就是她看在我的面子上。我若不敬佩你是條好漢,就不會對你說這些道理,你到底讓不讓我們過去?”

民兵排長聽得稀里糊涂,也沒聽明白我說的話具體是什么意思,但是聽說可以找什么官,讓組織上處理他,心中立時虛了,當即答應帶我們進村。

我拿了兩塊錢給了劉老頭的外孫子,讓他買糖吃,告訴他回去的路上別貪玩,就打發他回家去了。

我與Shirley 楊也不敢耽擱,匆匆跟著民兵排長進了山坡后的石碑店村。一轉過山坡,眼前豁然開朗,原來這石碑店位于一處丘陵環繞的小盆地。這里得天獨厚,地理環境十分優越,旱季的時候,像這種小盆地由于氣壓的關系,也不會缺少雨水;黃河泛濫之時,有四周密密匝匝的丘陵抵擋,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而且這石碑店的人口還著實不少,少說也有五六百戶,從山坡上俯瞰下去,村中整頓得頗為齊整有序。

前行不遠就看見一處山坡上立著塊巨大的石碑,當年我看過泰山上的無字碑,就已經十分巨大了,這石碑店村口的石碑比起泰山無字碑也小不了多少。石碑上的字跡早就沒有了,遠望去像塊突兀的大石板,碑下有個無頭的大力石獸,看那樣子倒有幾分像負碑的赑屃①,不過又似是而非。

我和Shirley 楊趕著進村去救孫教授,途中見這石碑奇特,不由得多看了幾眼,卻又都瞧不出這石碑的來歷。

Shirley 楊問我道:“這倒并不像是墓碑,你看這附近像是有古墓的樣子嗎?”

我邊走邊四處打量,這里環境不錯,氣候宜人,適合居住,但是四周盡是散亂丘陵,不成格局,排不上形勢理氣,不像是有古墓的樣子,即便有也不會是王侯貴族的陵寢。聽那民兵排長說在村中棺材鋪下發現的地洞,里面陰氣逼人,第一層又有青磚鋪地,中間有石床,而且再下邊還另有洞天,那會是個什么地方?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