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黑潮浮棺

天空暴雨如注,海面上驚濤連檣起伏,“三叉戟”在這狂風惡浪中險象環生,隨時都有可能傾舟覆船葬身魚腹,明叔抱著救生圈大叫“媽祖快顯圣!”那邊掌舵的船老大阮黑也跟著明叔一起念“海天通圣咒”,請媽祖現身,前來救命護航,阮黑雖相貌粗豪,髯叢如猬,但海上的海狼們,不管面對風浪如何勇敢,在航海方面的迷信程度卻都格外嚴重,對冥冥之中的力量無限敬畏,這大概也是他們得以在海上安身立命的精神寄托。

眼見風高浪急,座船都快散架了,不知還能撐得了多久,我也不得不盼著媽祖顯靈,趕快平息風浪,但我對這種“大開廟門不燒香,事到臨頭許豬羊”的舉動格外反感,與其求遍滿天的神佛,還不如依靠自己來想個切實可行的辦法。

“靠辦法”這句名言是指改革開放后實行了聯產承包責任制,政策落實到戶,農民們在生產上都有了干勁,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如果多想辦法求新求變,開拓進取,就可以獲得更大的回報,不能固步自封,停留在吃老本的階段,這一口號后來也被多被那些下海從商的個體戶,用來進行自勉,可我們現在的狀況,座船在狂瀾怒濤中計劃快要失去了控制,除了聽天由命,又哪里還有什么辦法好想。

這時從Shirley 楊擠過來問我現在該怎么辦?剛好一個浪頭從船門外打進來,把駕駛艙里的人都淋了一身咸腥的海水,我抹了抹臉上的水珠,對Shirley 楊說:“想不到這龍上水帶起的風浪有這等聲勢,以往在山里摸金的老辦法不頂用,海狼和蛋民們的新辦法不會用,求神告天的軟辦法沒有用,部隊那套猛打猛沖的硬辦法不能用,我是徹底沒辦法了。對了……搬山填海術中有沒有應對的法子?”

Shirley 楊說:“搬山填海又不能呼風喚雨,哪能使風浪平息,我看這陣上水龍帶起的風暴來得急,去得必然也快,現在只有盡量控制住三叉戟,爭取時間,撐到海上風暴結束。”

可說是容易,做是難。海柳船在驚濤駭浪中飄浮搖晃,不斷被推向浪尖谷底,每一秒鐘都充滿了危險,天上黑云密布,晦暗陰霾,雖是白晝,卻形同黑夜,云層中電閃雷鳴,開了鍋的海水久久不肯平息,幸虧阮黑和明叔駕船經驗老道。他們為了活命更是出盡全力。其余的人全力協助,使“三叉戟號”每每在緊要關頭化險為夷。

英國人改裝的這艘海柳船,也當真堅固結實。禁住了這場風暴的考驗,也不知是海柳船是涉洋過海的寶物,還是媽祖當真有靈,這艘船在海上如此沖風破浪,船身始終安然無恙,終于熬到有一線陽光從烏云的縫隙間投下,風浪漸平,洶涌的海面逐漸恢復了平靜,這時候船雖然沒事,但船上的人可真吃不消了。全身骨頭架子幾乎都被顛蕩散了,人人筋疲力盡。

見風浪終于過去了,明叔激動得直接跪在甲板上給媽祖磕響頭許大愿,船老大阮黑變戲法似的從底船拿出來香爐黃紙之物,要給媽祖上供燒香,他們的個人信仰我也不好過多干預,再看胖子由于灌多了白酒,還倒在駕駛艙里睡得顛三倒四,地上全是他的嘔吐物。古猜和多玲正吃力地想把喝多了的胖子拖進里艙,免得他堵著艙門礙事。

我走到船頭,望著穿破烏云的刺眼陽光,長長地松了口氣,這陣風暴過去,至少在數日之內,不會再有如此之大的海氣凝聚,正可以趁此機會利用潮汐進入珊瑚螺旋,在那個被稱為“歸墟”的海眼旁尋找沉船和陰火,當然還要當一把蛋民采“南珠”,雖然任務繁多,但時間應該夠用了,但在風暴中偏離了航線,要比預期的時間晚上一天,才能抵達大珊瑚礁。

想到這,便打算找Shirley 楊商議商議,如何利用混合潮把船駛過“珊瑚螺旋”外圍密集的暗礁群,我剛要去駕駛船找Shirley 楊,就覺得海面上好像有些地方不大正常,仔細一看,可不得了,海水都變黑了,海氣把海槽深處的東西都沖到了海面,形成了一大片黑潮,我們的座船正好航行在墨黑色的海水之上。

其余的人也發現了這一狀況,一邊觀看漆黑如墨的海水,一邊議論紛紛,各說各的道理,Shirley 楊說海上漂了許多死魚,南海的大陸架是呈階梯狀下降的,這片海域剛好是海底的深淵,其深處的巖層里可能含有大量煤炭油氣,被海水帶到海面,深海里的魚怕是遭殃了。

阮黑則認同越南漁民的說法,他說這深海里的海水,天然就有若干股是黑地,最深的海水沸騰翻涌,與其它的海水有很大區別,縱然海底生物也不敢接近,水熱臉過溫泉百倍,可能這黑潮就是海底的黑泉被帶了上來。

明叔卻說,肯定是上水龍把藏在海槽里的大墨魚沖上來了,那墨魚就是八爪魚,其足可伸百丈開外,大得不得了,那東西一肚子黑水,死的時候會吐凈墨液,所以海水都變黑了,要是能撈到它的尸體可以聯系外國買家,如果夠完整能賣到大價錢,大概跟那具樓蘭女尸屬于同一價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