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潮汐

明叔也說:“胡仔言之有理,我以前跑船,就見有個泰國人買到一塊卵石,把那石頭放在空碗里,一夜之間,就能生出一碗清水,那泰國商人以為石中有寶,欲窮究其秘,想不到砸開一看,里面只有一汪清水,和兩條透明小魚,很快就死了,而那石頭也就一文不值了,他差點受刺激跳了海,這石中生水,水中生魚,乃是天然造化,可也沒什么希奇,不過是這口石鏡古棺,真屬絕世奇珍,你們看這上面的水紋有多密集……”

明叔說到這突然有點犯難,這么大一口石棺,船艙里已經填滿了各種物資,哪還有地方放置?胖子說這太簡單了,我在底艙邊上看見有個夾層,把那塊木頭拆了不就有地方了嗎,咱就別耽誤時間了,把這青頭裝好了,就趕緊奔海眼,還有更輝煌的成果在那邊恭候著咱呢。

船老大阮黑聞聽此言臉色大變,死活攔著就是不讓胖子等人把石棺裝進底艙,我見他神色有異,知道其中必有緣故,于是問他究竟,讓他把話說明白了,底艙里到底有什么名堂?

阮黑都快跪地上央求眾人了,可他并不說清緣由:“底船里是有塊多出來的木頭隔斷,不過萬萬也不敢拆呀,拆了咱們誰也活不了。”說完他又求Shirley 楊:“楊小姐是最明事理的好人,你快勸勸他們,這件事可不敢做啊。”

在我們的再三追問下,阮黑仍是不肯吐露半字,不得已之下,才說:“這艘海柳船上死過七個英國人的事你們也都知道,他們就是死在底艙里的,別的我實在不能再說了,總之那夾層里的東西不能看,看了就會死。”

“三叉戟”本是由一艘古老的海柳船改造而成,雖經英國人改頭換面。但船體中的主體部件,仍然皆是采用老船上的海柳,這伙準備船只野心勃勃的英國打撈隊,共有七名成員,他們莫名其妙的集體死亡,事發地點就是三叉戟的底艙。

在出海前我也曾多方打探,但珊瑚廟島的漁民商人,大多不知其中詳情。這時忽聽船老大阮黑提及此事,告訴我們船艙里確實有個小小的夾層,不過里面的東西,無論如何都不可以看,有人看了便會對此船不利,那批英國人就是這么死的。

我看了看明叔,見他也是一臉茫然,顯然從沒聽說海船上有這般掌故,我便開始懷疑是阮黑危言聳聽,更要去底艙查個明白。

阮黑又求Shirley 楊幫忙勸說。他認識這艘海柳船的前任船主。前不久英國人改裝這條船,他也曾受雇幫忙,所以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內幕。他賭咒發誓,這船底艙里確實藏著某種東西,不過看見了那個東西,對船上的成員有百害而無一利,要是當底艙夾層里的東西不存在,則會一切如常,對這船沒有任何影響,絕不是危言聳聽,這是用許多條人命換來的教訓。

我見船老大阮黑發了毒誓,知道這些迷信的海狼如果發了重誓。就必然不會存心相欺,既然他說底艙里有不能驚動的東西,只要不影響我們的航程,也沒必要去刻意破壞這些特殊的風俗和禁忌。

阮黑看我終于答應下來,這才松了口氣,說:“等采了蛋回去之后,一定把這里面的秘密告訴給你們聽,只有不坐這艘船的人才能知道,否則無意中在船上談起此事。就要惹禍上門了,那時在茫茫大海上想逃都沒地方可逃。”

我點頭同意,不過轉念一想,裝神弄鬼這套說辭在我這不靈,等回去之后,我再知道這里面的原因還有什么用?早晚找個機會我先看明白了再說,被蒙在鼓里的事我可不做。

于是我不動聲色,暫時把這件事擱下不提,跟其余的人一起動手,由于船上空間有限,那巨大的石槨,以及棺槨中間填充的木料只好再次沉入海中,只將最內層的石棺保留下來,眾人把底艙里的物資裝進石棺里,直到把它填滿,這樣艙內空間就足夠容納石棺了,而且石棺里陰涼如水,把船艙里的許多西瓜放進去,可以起到很好的保鮮作用。

我們在底艙忙活的時候,趁阮黑上去駕船,我特意留心了一下那道夾層板,除了被徹底封死難以活動之外,實是瞧不出有什么特別之處,剛把耳朵貼上聽了聽里面的動靜,就被Shirley 楊發現了我的舉動,她過來一拍我的肩膀:“你練的什么功?”

我正全神貫注地傾聽夾層中有無動靜,腦子里想著到底有什么既不能說又不能看的東西?完全沒有提防身后,被Shirley 楊嚇了一跳,趕緊對她指了這道夾層艙板:“我偵察偵察,你也過來聽聽,這里邊好像有東西在動……”

Shirley 楊并沒有跟我一起進行偵察,她似乎有話要同我說,對我示意換個地方說話,我便跟她上到了后甲板,這時阮黑和明叔重新確認了航向,正在將船全速駛向珊瑚螺旋,“三叉戟”在海上乘風破浪,船后懸掛著的兩口“潛水鐘”,也隨著船身搖搖晃晃。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