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螺中含珠

想到這便有轉頭透過觀察窗再去看那道深澗里的動靜,不料剛一轉頭,一條全身疙里疙瘩粗皮,好似花巖的大魚,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了“潛水鐘”側面,擺尾朝著我所在的銅艙狠狠撞來,頓時撞得這潛水鐘內嗡嗡作響,我在里面跟著東倒西歪,外邊的探照燈立刻就被它撞滅了,那魚撞過去之后,又再次從水中掉頭回來,張開大口洶洶而至,似乎是想把銅艙一口吞了。

海中水族大多應月而實,天生便有望月之性,這條突然襲來的大魚,似乎正是被潛水鐘上的燈光所吸引,搖頭擺尾再度撞來,潛水鐘被它撞得一下,已是晃動不已,掛在外面的兩盞探照燈當場就滅了,我聽到艙體發出金屬波動之音,知道倘若再被撞這么一下,密封的銅艙就有可能破裂進水。

英國人改造過的這套特殊潛水鐘,專用于在危險的海底進行偵察,為了應付惡劣的作業環境,除了一些精密的設計之外,艙體周圍也有完善的防御措施,觀察窗外有鐵柵,可以防止在海底被洋流帶動撞到礁石,但面對活動的海魚,我只好采取緊急措施,拉開控制水刺的保險栓,使潛水鐘外的十幾根鋼刺豎起,銅艙立刻變成了一只金屬“刺猬”。

水刺剛從臥槽中彈出,那條七八米長皮如頑石般的大魚就兜頭游來,它似乎也知那鋒銳鋼刺的厲害,但再閃避已然不及,魚頭雖然轉過,魚身卻被刺個正著,在它那身堅皮韌肉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拖著一股渾濁的血水遁入海底。

在另一駕潛水鐘里的船老大阮黑撥轉探照燈,尋著血流追蹤,我隔著觀察窗往下一看,只見幾條被血腥吸引的大鯊魚從珊瑚叢中游出。奔著那條更傷的大魚狠狠追咬,一時間,把海底的細沙泥藻都激了起來,再加之混雜著大量的血水,將鯊魚獵食的情形全遮蓋住了。

我暗道一聲好險,看來這南海蛋人采蛋的營生,可真不比摸金校尉盜墓來得容易,這時探查水下地形的燈具損壞。豎起的鋼刺也妨礙了一部分視野,潛水鐘再留在水下已經沒有意義,我趕緊用通話管告訴船上眾人,卸去配重之物,按照減壓計劃把銅艙緩緩升上水面。

兩尊潛水鐘先后出水,三叉戟船上沒下水的人們,見到潛水鐘的銅殼竟在誨里被魚撞凹了一大塊,也都乍舌不下,大伙都明白,此番南海采蛋的行動算是正式拉開了序幕。要想把上好的“青頭”撈出來。還要冒更大的風險。

但人盡皆知不頂千尺浪,難得萬斤魚的道理,富貴終須險中求。眼下既然找到了珊瑚螺旋中老螺巨蚌藏匿的所在,采蛋之事便有了眉目,眾人士氣大振,個個抖擻精神忙碌著清理甲板,為下海采珠做萬全的準備。

我站在甲板上看了看海面情況,波濤洶誦的南海即便是無風也有三尺浪,可海潮一退,這片珊瑚螺旋中竟是平靜異常,天空雖然云層密布,卻沒有大風和浪涌的跡象。如果不是先前海氣宣泄出現了龍取水的可怕現象,現在這片海域的狀況未必能有現在這么穩定,真是趕得早不如趕得巧,眼下潮位很低,正是潛水良機。

我環顧四周,忽然發現船尾方向的海面露出了一座黑漆漆的島嶼,下水前尚未發現,它是什么時候冒出來的?急忙舉起望遠鏡仔細觀察,時常聽說海中突然出現的島嶼,是大魚的脊背和巨龜的龜甲。有不知情的人停船登陸,引得巨魚下潛,把人和船都拖進了海底。

Shirley 楊說剛剛她已經讓明叔等人用震海炮偵察過了,那并非是浮水而出的大海獸,而是一座因潮汐作用而產生的“幽靈島”,潮水暴漲之時這座黑色的島嶼就會沉入水下,潮位下降后又會有一部分露出海面,時隱時現,所以稱之為“幽靈島”。

珊瑚螺旋是海中各種神秘現象匯聚的區域,每座幽靈島并不足為奇,我們先前在珊瑚廟村也曾聽說過關于幽靈島的傳言,當地漁民蛋民們稱它是“黑鯨”,傳聞不少,但真正看過的人卻沒有幾個,如果有此島作為參照物,打撈作業也會事半功倍。

我打算讓明叔把船對準幽靈島駛過去,到上面查看查看,可是Shirley 楊說她對那座島有種不好的預感,應該不是什么穩妥的去處,還是不要接近為好,勸我打消這個念頭,不要冒無謂的風險,而且潮位太低,幽靈島周圍地勢較高,三叉戟號難以接近。

隨后Shirley 楊問我有沒有在海底發現沉船的蹤跡?“沉”字在海上最忌提及,說到沉船必用隱語“升”字代替,但我不信這份邪,尤其文革時,紅衛兵破四舊破到了江河湖海之上,乘船時就強迫船老大高喊了一千多遍“沉”字,也沒見座船沉沒,從那以后我對此就不太相信了,可能是船上如果有八字夠硬的人就是想讓船沉沒也難,Shirley 楊就更沒有這種中國式的忌諱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