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漂瓜取魚

搬山道人有“漂瓜取魚”之術,按照以往的傳統,要先祭“瓜神”和“魚主”,當然這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形式,不過我們按部就班,也不在乎多此一舉,以免萬一除了岔子追悔莫及,昔日里,漁民蛋民們若是捕得海中大魚,都有祭魚主的慣例,因為海里的大魚在漁民眼中,都是龍子龍孫,所謂“魚主”正是南海龍王,實際上海里有些千斤大魚體形太巨,望之令人生畏,弄死那么大的家伙,擱誰心里都得掂量掂量,說什么祭拜魚主,可能只是想找個借口給自己點心理安慰。

船老大阮黑帶領眾人焚香以畢,自艙中取出一壇陳年美酒傾倒入海,這就算是祭罷了魚主龍王,以前蛋民入海采蛋,下海所憑只不過是一把石砂分水匕首,以及一個換氣的豬尿泡,行動之前用冷水淋遍全身,盡量消除身上的活人熱氣,以免在海里遭到惡魚襲擊,幾乎就是拿蛋民自己的命去換南珠。

搬山道人對世上所有的珠子都感興趣,不管是死人口中含的,還是水中天然生就尚未被人采去的,無不想方設法以術取之,他們對南海采蛋之法另辟蹊徑,其輩最擅長奇門方技,也就是精通各種奇門秘方,這些土方子雖然大多都是正統典藉所不載,卻實有奇效,我們在出海前在貨船里儲了大量半生的大西瓜,還有幾大口袋生石灰,此時全都派上了用場。

就于船頭支起鍋來,把桶汲水泡了生石灰化做半沸,將那些西瓜切去一拳大小的口子,除盡里面的瓜瓤,倒入石灰水,再把瓜皮原處封上,瓜皮縫隙處以招潮草混與蝤蛑熬制的黏膠堵死,隨后一個接一個的把石灰瓜拋下海里。

瓜中裝滿了滾開的石灰水,在海面上起起浮浮的漂動。就在將沉未沉之際,海面上水花一翻,一尾十來米長的大魚從海中分水而出,把那石灰西瓜囫圇個的吞落口中,魚身借勢騰在半空高高躍起,稍做停留,“啪”地一聲重重落回水里,濺得水花橫飛。

凡是會被老螺中明珠吸引的水族。皆對月華陰精有感,生性喜陰惡陽,遇到圓滾滾的西瓜在海中浮沉,瓜中又有蝤蛑的陰精之氣,無不爭相吞食,一時間海面上此起彼伏,各種各樣的大魚紛紛出水吞瓜,西瓜被海水一浸雖是冷了,可那是外冷內熱,瓜內石灰仍是滾開。遇水更增沸騰。被海魚一口吞入魚腹,瓜皮立刻破裂,生石灰與水產生的極大熱量。輕易便能燒爛魚腹,頃刻間就有數條死魚翻著白肚浮了上來。

隨著西瓜越拋越多,海魚一旦吞下就絕無生理,只見海面上翻騰的死魚不斷出現,這些大魚本就生性兇猛相貌丑陋,被石灰在腹內燒死的樣子更是痛苦萬狀,加上魚眼天生圓睜,更是如同死不瞑目,我們站在甲板上看得無不心驚,大伙在先前都有心理準備。可仍是想不到用“搬山道人”的秘術殺魚,竟會殺得如此干脆利索。

我對阮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準備下海,船老大阮黑和多玲立刻換了水著,帶上水肺、蛙鏡和采蛋之物,在船側放下的皮艇中等候信號,胖子等人則繼續往海中拋瓜,這片海域中潛伏的水族似是無窮無盡,死了一片又冒出一片。在海面上翻翻滾滾的爭吞死餌,胖子大叫不妙,事前估計不足,這么下去西瓜和生石灰就都不夠了。

我告訴胖子等人,西瓜不要扔得太快,避免一條魚吞兩只瓜,一定要節約使用,做到每一發子彈消滅一個敵人,若不除盡環繞在巨蚌周圍的惡魚,下水采蛋必遭不測,就算它不咬人,被其在海底狠狠撞上一頭,也會讓人吃不了兜著走,事到如今只能搏到盡了,反正不是魚死就是網破,如果所有的西瓜都拋光了仍不能剿滅珊瑚樹周圍的大魚,就只能打道回府擇日再來了,不過今后未必能趕上如此合適的海象天侯,再進珊瑚螺旋還不知得等到什么時候。

這時Shirley 楊見殺戮太重,不到一頓飯的時間,竟然就死了將近兩百來條體形碩大的海魚,不禁臉上微微變色,不過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我勸她說反正已經大開殺戒了,千萬不能心軟,現在收手,這些魚就白死了,反正遇到海難那些船員以及采蛋之人,掉到水里也都會葬身魚腹,雖然現在不時興搞階級清算那套了,可咱就當這是給蛋民們報仇了。

其實對這些死魚我并不在乎,不把它們除盡,下水就等于是喂魚,只是在心中隱隱發愁殺不勝殺,怕要無功而返,幸好就在還剩下三十來只西瓜的當口,海里終于再也沒有死魚浮上,想來這些粗鱗巨口的大魚都死絕了,海底洋流環境所限,水族輕易不肯逾界,但有少數惡魚貪戀蚌珠精華,混雜在珊瑚森林附近徘徊游蕩,只要把它們盡數除掉,下水采蛋就沒有了后顧之憂,其它水域的水族在短時間內還不會冒然進入這一真空地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