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沒有出口的海

不過一想到買船的錢都是Shirley 楊出的,進珊瑚螺旋海域的司天魚、魁星盤,以及漂瓜取魚之術,也都是她祖搬山道人傳下來的,我說起這番話未免有些底氣不足,偷偷瞥了Shirley 楊一眼,見她正對我微微點頭,我當即又覺得底氣十足了,把阮黑等人說的啞口無言,只好聽我吩咐,絕了夜間采蛋的念頭。

海上風浪無情,我準備見好就收,但尚未找到瑪麗仙奴號沉船,卻是大事難了,如果晚上海象允許,擬訂再利用潛水鐘偵察其余幾處海溝,我和眾人商議此事,哪怕是只拍到一張照片都能交差了,這時駕駛艙里的明叔突然用千里傳音筒發出訊息:“你們快上來,大事不好,陰火燒海來啦”!

陰火終于出現了,在“傳音筒”里聽到明叔的聲音后,我三兩步躥上船頭,只見海上陰云遮天,大雨落的正緊,不遠處,晦暗的海水突然沸騰翻涌,海底一片明亮,白光刺眼,育幕形的火光在海底分為數道,自下而上有一股股恐怖的黑煙沖上天際,陰火潛燒之處的海水都被燒的滾沸,無數被陰火燒斃的水族殘害浮尸海上。

海底龍火的黑煙沖的本來就陰暗的天空更加昏暗,海面下則是火光浮動,一大團一大團燒灼著的陰火,猶如在海底同時升起樹輪明月,將大海照的一片陰森通徹,眾人在船上見了這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景象,個個都感到毛發森然豎立,心頭冒出陣陣寒意。

由于要借助月光潮汐漲水之際進入“珊瑚螺旋”,所以我們選擇的時間大約在陰歷十五前后。正是明月將滿的日期,想不到時機湊巧,卻在海上親眼目睹了煉獄般的龍火,海底涌出的火球吞噬了周圍的一切魚群,哪些離陰火距離略近。饒幸未死的。也都多半被燙的焦頭爛額,掙扎翻滾著在海中躍出,整個海面都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之下。

龍火只在海中才能燃燒,離水既會熄滅,而且這在青烏分風水中稱為“龍燈”的海底陰火。雖然勢大驚人,但往往只是忽來忽去,瞬間即逝,我心知這種異象僅在“南龍”余脈處才有,是行蹤飄忽的南龍海氣凝結而成,非是海底火山和油氣噴涌可比,單看這海底火勢潛行,便知道“瑪麗仙奴”號上幸存的船員所言不虛,哪艘載有“秦王照骨鏡”的沉船肯定就在附近。

我們對陰火的認知程度僅限皮毛。甚至就連看也是第一次看到,根本不知它的厲害,不過此刻的海面上雖然驚險萬狀,卻實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趕緊取出司天魁星盤,記錄下幾處陰火浮動的位置,哪邊明叔也正拼著老命,把船盡量駛的遠離火海。

“珊瑚螺旋”海域里的陰火,大多集中在“幽靈島”的東側,我們座船所處的西側相對安全,南珠生長的珊瑚森林都集中在西面,經過初步探測。東面海底情況更為復雜,水深至少是海底森林的一倍以上。存在多個海洞海溝,尚未來的及使用“潛水鐘”對那里進行詳細的水下偵搜,看來“瑪麗仙奴”號沉船十有八九是陷在幽靈島東面的海底。

潛燃的火光果然是曇花一現,片刻間轉為暗淡,歸于一片虛無之中,海天之間失去了陰森的亮光,頓時變的漆黑一團,只有大雨依舊嘩嘩下個不斷,我問明叔和阮黑,以他們航海的經驗來判斷,今夜的海象會是如何?

那二人都是經驗老道的水手,他們一口吹定,別看“陰火燒海”,但不的風信,近兩天內絕不會有風高浪急的海象,座船留在這片海域還是比較安全的,Shirley 楊也認為當前海上的天氣不會起大風,無風便無大浪,能把船體擊碎的巨浪雖是航海煞星,但也要提防海涌、海滋之失的特殊海象。

我同眾人合計了一下,都認為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最后決定把傳繞過“幽靈島”,到“珊瑚螺旋”東面尋找沉船的蹤跡,于是“三叉戳號”探照燈全開,座船在一片漆黑的海上行駛,緩緩從黑色的礁石島嶼側面繞過,這島如同倒扣的大缽,鈍錐形的黑巖山體露出海面的高度不到十米,但坡緩極寬猶如黑色巨鯨的脊背出水,座船接近后,利用強光光束照在上面,看來更增威勢,一種黑暗壓抑的感覺籠罩人心。

我正要帶古猜等人到船后準備“潛水鐘”忽的船身左右一陣搖晃,這時海上無風,水不揚波,突然出現劇烈的晃動很不尋常,明叔等人也揭掉雨披的帽子,在船舷上探出身子,提著手電筒查看按海面狀況,最擔心就是潮汐太低,觸到了海底凸起的暗礁。

沒等大伙查看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子事情,眼前忽的一亮,視野豁然開朗,天上驟雨忽止,原來是積雨云被剛剛龍火燒灼后升騰的海氣一沖,竟然云開月弄,一輪明月從云中現出,懸在頭頂,明月似晝,又圓又亮,照的海面之上一片通明,船后哪片水域下的海底森林中,無數螺蚌開蚌殼寺吐明珠,弄月吸珠,借以取得月光的陰精之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