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乾坤一跳

此時就算立刻棄船逃生,也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一旦放下橡皮救生艇,皮艇自重太輕,立刻會被周圍海水輕易卷走,在海底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中,海柳船轉眼間就駛進了旋渦邊緣,被激流一帶,船頭打斜,隨著海洞周圍的旋涌歪歪斜斜地晃動著。

在Shirley 楊和明叔竭盡全力握住失控的三叉戟號,果斷地拋去一部分壓艙物,讓船體減低航速避免過快沖進海洞,趁著海波起伏把船身帶得側移,便立即開足馬力,一停一沖的作用之下,終于使剛才失控的輪舵稍稍穩定,在最后的時刻恢復了對船體的控制。

但三叉戟號在海洞毀天滅地的龐大威力中,如同一片被狂風卷集的敗葉,一旦被旋渦狀的海水吸住,哪里還能駛得出去,明叔見大勢已去,抱著舵盤癱在地上。Shirley 楊讓我將明叔拖開,她接過舵盤,駕著海柳船沖波破浪,幾番起落,竟漸漸離那海洞中心越來越遠了。

我和胖子等人見“三叉戟號”似是能有脫險的無跡象,精神為之一振,可是我隨即在顛簸搖擺的船上,發現海洞周圍的海水漆黑無比,黑色的大水中一匹白練逐浪隱現,那大海蛇仗著在水中怪力無邊,它定是將海柳船當做鯨鰲一類可以捕食的海獸了,一味地窮追不舍。

我暗自叫苦,看來這南海海底中的秘寶,果然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采去的,誠然應了“欺山莫欺水”這句話。山與水一靜一動,青烏風水一道中慣常之理便是“天地有真性情,宇宙有大關合”,山川大地都與人一樣,是有生命有靈氣的,就連靜止凝固的山體都有生命,何況這洶涌澎湃地汪洋大海?珊瑚螺旋里的明珠是南龍精氣所鐘的天造靈物,如今被我們這伙撈青頭的蛋民采了去,造成海氣失衡,這才引得陰火燒海,看來那猙獰的海獸被陰火所驚,從深海浮上海不顧一切的追逐采珠船,這禍頭追根溯源恐怕還是采蛋引起的。

我知道這世上沒有買后悔藥的,現在不是考慮海象異常起因的時候,而且貪污浪費是極大的犯罪,到了我老胡手里的東西,就沒有再扔回去的道理。現下若想脫困,就必須確保Shirley 楊能把船安全地駛離海洞吸的范圍,這正是生死較量的緊要關頭。三叉戟號被吸在海洞邊緣苦苦掙扎不脫,想要離開這片海面談何容易,海流卷動之勢有如萬馬奔騰,船身正處于海水卷在海洞外圍的旋渦里打轉。雖然急切之間難以抽身逃出,但只要維持住現狀,不讓船身再接近海洞中心,盡量拖延時間,支撐得久一些,等海洞平復消失歸于平靜,眼下似乎也只有這個辦法行得通了。

不過若想在海洞邊緣拖延時間,便不能讓那條大海蛇接近我們的船只,否則被它碰撞,即便船身承受得住,可一旦失去重心和平衡,必定會立刻落進海洞里的深淵。我急忙對胖子打個手勢,讓他下艙準備金毗盧水神炮,利用裝填缽羅藻的子母彈將大海蛇炸回海底,或是干脆用鋼芯彈丸把它射殺。胖子見到手的南珠有可能帶不會去,早就憋了一肚子邪火,臉上肌肉抽觸跳動,連眼珠子都紅了,他見要用震海炮,就拉著明叔去幫手,不過明叔三魂早己沒了兩魄,胖子連抽了他幾個耳光也沒半點反應。此時蛋民阮黑和他的女徒弟多玲剛剛死里逃生,也不知是否受了傷,金魚眼古猜正在船中照料他們,沒有多余的人力作為炮手,他只好下般去找古猜幫忙搬運炮彈。

中夜時分的海面上,明月當頭,一輪滿月將銀光撒遍海面,我們這輩子沒見過這么大這么圓的月亮,當時都產生了一種恍然的錯覺,不免驚疑是“海洞”中無窮地吸力,竟將天上的月光都抽了下來。海象確如明叔先并所言,沒有一絲的海風,可海洞四周海涌大作,聲勢驚人。就在這詭異到難以形容的海面上,我們一面拼命駕駛三叉戟號擺脫著海洞產生的巨大旋渦,一面還要連連發炮,轟射追逐船只的大海蛇。

以漆黑轟鳴的海洞為中心,海面上的海水旋轉翻滾,海柳船與猙獰的海獸如同在圓盤上兜圈,船身上下起伏,顛簸晃動得極為劇烈,在艙中想站穩腳根都很困難。眼看海蛇破浪而來,離船越來越近,震海炮卻無法擊中跡目標,脫膛的炮彈帶著一串火星,空自劃出一道道拋物線落入海中。

隨著一陣黑浪沖起,在滾動洶涌地旋渦中,海蛇終于趕上了我們的三叉戟號,在船身左舷露出形如牛首地蛇頭,裹攜著冰冷的海水從半空中壓向船身。我看得真切,情知不妙,對著船內的傳音筒聲嘶力竭地大叫,通知胖子和古猜趕緊開炮,但海涌波濤的巨響中,連我自己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好象張了半天嘴嗓子都喊破了、喉嚨中也沒發出半點聲音。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