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歸墟

下落的身體,猛然間撞上一股非常灼熱的氣流,墜落之勢頓減,但這陣熱風溫度極高,一瞬間令人窒息欲死,只消再過得片刻,人體中的水份就會被這熱風淘盡,烘為干尸,可忽地里身上又是一涼,身體卻已落入水中,我連灌了幾口海水,在水下尋到Shirley 楊的身影,她熟悉水性,墜入水中也未失去神智,我們都嗆到了水,也無暇細想為什么落進這里,急忙分水浮上。

頭部一出水,就立即連咳幾聲,張大了口貪婪地呼吸著水面的空氣,睜開眼朝四周看了看,放眼所見,全是清冷皎潔的光芒,但卻并非是天上的月光,我們大概是被吸入了海眼,而這海眼正是海底山脈中的一個無底洞,令人驚奇的是,周圍全是無邊無跡的海水,仿佛置身于一片地底的海洋,頭頂穹隆,嵯峨倒懸,萬象羅目,直徑數里的海眼在上方十幾米處,有一股混沌般的熱風上生凝聚,已經將珊瑚螺旋的海水堵塞,大海似乎在一種神秘的力量下保守著它的秘密,在將船只吸入海洞之后,又立刻抹去了海漏陷蝕的痕跡,如果不是落進里面,很難發現這雙層之海的秘境。

我雙腳踩水,好半天也難以從天旋地轉的眩暈中回過神來,回頭看到三叉戟號也落在不遠處的水面上,船身破了幾個大窟窿,正在慢慢下沉,海柳船本身有十六個小型隔水艙,一處船體漏水根本不會影響航行,可見現在船體已經大破,不得不選擇棄船了,船上的人也都摔得不輕,胖子正指樣古猜把傷者從漏水的船艙拖上甲板。

胖子見到我和Shirley 楊游出水面,先自松了口氣,對我們連連招手,可能是讓我們游回船上,幫忙搬東西放救生艇,我見狀就要過去,Shirley 楊忽然在水中拉住我,我順著她的目光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已筋斷身死的大海蛇尸體盤伏在側,尸身旁平靜的水面上露出幾道鯊翅,就象貼近水面發射地漁雷,穿開水波,正悄然迅速地朝我們逼近。

我和Shirley 楊都未曾攜帶驅鱉劑,在水中遇鯊非同小可,這片地下的大海中,海面露出許多突起林立的磚柱銅人,大概都是海底殘存的古時遺跡,被海眼吸入此地,有些部分露出水面,水下更是層層疊疊如同廢墟。這些巨大粗硒的石柱石人,常年遭到落下海水的沖刷,大多都環繞在海眼正下方的周圍,幸虧剛才我們落水的時候、沒有一頭撞上,否則早就頭破血流腦漿崩裂死在水里了。

見水中鯊魚接近,Shirley 楊在水中對我指了指前方,那里有根青石巨柱,斜沒在水下,只露出兩米多高的一個斜角,正可暫時棲身。形勢緊急,又怎容多做考慮。我立即同她游過去先后攀上石柱,我們在傾斜的石柱頂端抽出隨身的潛水刀。以防鯊魚突然躍出水面傷人,并且大聲呼喊著,讓船上的胖子等人注意水面動靜。

Shirley 楊見鯊魚就圍著石柱在腳下徘徊,那邊的三叉戟號也徹底完了,被卷入海洞下的深淵雖得不死、但座船沉沒,只憑兩艘橡皮救生艇在茫茫大海上求生,卻又談何容易,況且能不能回到真正的海面都不好說,不禁輕嘆了一聲:“老胡,我看這回……咱們算是出局了……”

我見眼下的狀況真可謂是坐困愁城,有這么多鯊魚,就甭想從水中游過去與船上眾人匯合,也只能等胖子等人劃著救生小艇來接應我們,遠遠的望見船上那五個人都在行動,看來便是受了些損傷也并不嚴重,此時聽得Shirley 楊為大伙目前的處境憂心仲仲,便勸她說:“從一開始出海我就覺得事情太過順利了,太容易使人產生麻痹心理,都快被勝利沖昏頭腦了,現在這樣也好,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是咱們摸金校尉習慣應付地局面,你看這地方究竟會是哪里?”

Shirley 楊舉目向遠處看了看,這片直里整汪洋之水,其寬廣縱深皆未可知,也不知是湖是海,但這里的水應該都是海水,剛才被海眼吸進來的時候,若不是被一陣熱流擋得一擋,把從百米高空落下的力量消去,否則直接落到這地下的海面上,即使沒一頭撞上廢墟的石塊,也跟直接撞上水泥墻的力量差不多,海眼似乎是一種有時間規律的自然現象,月滿有陰火出現的時候,海洞就會漏下,但時間不久又會被地下升騰的熱流重新閉合,若是晚上片刻落下,那逐漸增強的灼熱氣流也回將人和船都燒為灰燼,但早得片刻,又不免被海洞中地亂流卷成碎片,掉下來的時間之巧竟然能得不死,也算是奇無跡了。

我心想陷入歸墟不死,可不是什么奇跡,要是采了蛋不落進海眼,而是平安回去,那才是奇跡,掉進來了不死又出不去,實屬倒霉,不過我并沒有對Shirley 楊這么說,我只是跟她講,這歸墟中沒有天空,但星月清光與外界無異,我看這些都是南龍形勢使然,龍脈中海氣凝結產生地陰火附在巖層中,才會產生這種月色如水的異象,海氣散發地陰光猶如月光,特殊的光源照得歸墟之水一片墨綠,但用手掬起海水,水色仍呈透明,可見是海水太深,輝映成暗綠之色。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