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海之淵 鯨之腹

隨著歸墟之中水位的下降,遠處一片被淹沒的古城廢墟露出水面,城池依山而起,幾千年的歲月似乎并為將它徹底摧毀,遠遠看過去,其大體格局依舊保留了下來。城后是一條條黃中帶紅的煙霧在海平線上飄動,我和Shirley 楊在石柱殘骸上觀望許久,都覺這地下之海離奇詭異,前方去路吉兇難卜。

我心想被海眼吸進歸墟的都是海面建筑物的殘骸,絕不會有整座古城都陷進來,除非它本身就是建在這里,便隨口對Shirley 楊說:“恨天古城怎么會在海眼下邊?這地方可真夠隱蔽,要是沒漢奸帶路,可能連鬼子都找不著。”

Shirley 楊秀眉微蹙,望著海面上的古城似是若有所思:“我小時候聽一位老船長講過巨鯨吞沒城市的傳說,此后古城里的人們就生活在鯨腹里面,可你看歸墟中的地形,便似象極了鯨腹,天地造化之奇,真讓人難以思量。古書所載,一入歸墟,則見海象隨陰風聚散,有如舟行鯨葬冥海,舵失迷航,水色茫茫,莫知所措。這一描述雖然并不完全準確,但身臨其境,真如置身混沌虛無的冥海,也多少與古時地理學者所言有些吻合。”

聽Shirley 楊這么一說,我才察覺到這里的地形,確實如同在巨鯨的肚腹之中,而海中那片廢墟里面,說不定會有古人燭照龜卜的秘密。我一時忘了座船已經損壞,困處茫茫海中的境地,反倒想過去一探究竟。不過我心中也隱隱知道,這么做非常不合時宜,頭頂上的地層中有數個大小不均的海眼,陰火中蘊涵的高熱,使這些海底的窟窿中產生劇烈旋轉的熱風,猶如地熱噴涌,擋住了海水下落。但凝結的海氣一旦形成氣候,海洞還會再次將大量的海水卷入下面的歸墟。我們無法判斷這種現象間隔有多久,也許會隔上一兩天,也許會有一兩個月,總之海洞就如同懸在天上的定時炸彈,一旦使海水漏下,那我們就“人或為魚鰲”了。眼下當務之急,便是要先找到一處相對安全的區域稍事休整,再考慮下一步的行動。

忽然船上一陣喧嘩將我的思緒打斷,胖子和明叔等人也在剛才看到了歸墟海面上出現的奇觀,目瞪口呆了片刻之后,明叔又說那裝著南珠的背包,是大伙的身家性命,怎能讓胖子這號不知輕重高低的粗人拿著?說著伸手要取回來親自看管,胖子一抬胳膊,做勢要抽明叔,嚇得明叔不敢再言語了。胖子見自己如此有威信,不禁得意起來,大大咧咧地隨手拎著背囊,轉身去指揮古猜和多玲,抬上受傷的船老大阮黑,準備棄船上救生艇。

這時由于歸墟之水漸退,船體破損嚴重的三叉戟號漏水后,擱淺在了一片灰色的巨石浮雕上,一時倒無葬身水底之憂。可船體向側面傾斜,給船上眾人的行動帶來許多不便。古猜和多玲兩人先將阮黑搬到船下的廢墟石板上,然后又協同明叔去拖橡皮救生筏下水,胖子則一趟趟地將各種應急裝備搬至船上。

在搬運一組水肺的時候,胖子剛在石板上落足,可那石壁在海水中浸得久了,上面覆蓋了不少造礁生物和喜礁生物,滑溜得緊,他一落腳沒能踩穩,便立刻仰面摔倒,挎在肩上的背包蓋子被破碎的石櫞刮開,里面裝的幾粒珠子順勢滑落水中,明晃晃得幾道精光甚是耀眼。胖子趕緊起身下到水里去撿。

水中的廢墟倒塌堆積得毫無規律,巨石銅像以及沉船形成地間隙,猶如無數道溝壑縱橫交錯。胖子看附近水面沒有鯊魚游動的跡象,便下到沒腰深的水里,去摸掉落在一處石頭上的南珠。南珠光照百步,亮可滅燈,掉在淺水里倒也不難尋找,可我在遠處石柱上看的清楚,只見胖子剛撿到明珠,他身前十余米的地方便水花翻滾,露出一張八仙桌子大小的暗黑色魚背,魚脊倒豎如劍,沖著胖子就去了。

我不知水中出現的是哪種惡魚,只是急忙大叫胖子小心,水里有東西。在船上地古猜和多玲等人也同時看見了,紛紛大喊:“海怪!海怪!”抄起魚槍就往水面上一陣攢射,魚箭落處,只是稍稍將來勢阻了一阻。胖子見狀不妙,握了南珠連滾帶爬地從水中躥回身后廢墟。

水面上黑漆漆地魚脊游到近處已是晚了半步,忽地沉入水底,不見了蹤影。我們見胖子脫險,都松了口氣,胖子摸了模自己的屁股還在,對自己剛剛面臨地危險也不以為意,順手把南珠塞回背包,他這回學了個乖,將背包上的扣索打成了死結。

Shirley 楊以手攏音,提醒船上的人們不要放松警惕,然后回頭問我:“老胡,你剛才有沒有看清水里的海怪是什么?”

我見她神色凝重,便不敢胡說,剛才距離稍遠,那惡魚又只露出黑漆漆一片背脊,實在是分辨不出它是海中的哪一種惡獸,但瞧它那體型,許不是大號的鯊魚?可鯊魚的脊翅又怎么會這么寬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