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龍獺

古猜和多玲兩人年歲不大,閱歷有限,朝夕相處的師傅突然身亡,他們都缺了主心骨,顯得失魂落魄,流著眼淚手足無措,在我的勸說下才暫收悲聲,忙著給阮黑收斂遺體。

明叔見我把最好的一枚南珠藏入阮黑尸體的口中,似乎有些心疼,繞著地上的尸體轉圈度步,可這情形又不便明說,只好忍痛割愛了,不過他好象突然發現了什么不同尋常的跡象,過來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將我拽到古猜背后:“胡老弟,你看他這蛋仔是不是有什么……有什么不同尋常之處?”

我看著古猜蹲在地上整理阮黑遺體,他上身精赤,上衣在剛才入水救人的時候,被明叔扯掉了,露出滿身的花繡,這一身花繡五顏六色繁雜精細,皆是大海洋波,海中魚龍追逐火珠,或是潛水遨游海底的復雜紋路,顯得大氣磅礴,奧妙神奇,南洋地區很流行紋身刺青,可似古猜這種如此精致的全身錦繡卻不多見,但我并不知明叔所言是何用意,這個少年能下水搏擊鯨鯢,豈是蛋民學徒力所能為之事?

我想到這里,頓時覺得心中一凜,便問明叔此話何意?難道古猜有什么地方不對?明叔湊在我耳邊低聲說道:“我看古猜這蛋仔的身世非比尋常,這蛋仔可能是海中之龍……”

我聽得明叔所言,又回頭看了看古猜,轉念一想,便有些不以為然,古猜即便水下本領過人,敢搏鯨鯢鮫鯊,但他也是血肉之軀的常人,卻又如何會是什么海中之龍?龍鱗之族盡是漁民蛋民們口中子虛烏有的傳說,難道世上還真有鱗族不成?未免危言聳聽得過頭了。這小子充其量也就是個大西洋海底的來客,這一點我當初早就發現了。不過比起當時中國家喻戶曉的偶像“麥克·哈克斯”來他可差遠了,沒有瀟灑俊朗的明星相,反倒是黑瘦得象條水泥鰍,但我估計他這種善于潛水的天賦,也差不多和麥克爾一樣了,是“一根從大西洋里漂過來地木頭”。

明叔說:“剛剛確實沒有危言聳聽,阿猜阿玲這兩個蛋仔,他們以前的身世咱們只了解一個大概,阿猜就是海外珊瑚廟島上的一個孤兒,但你們看他的紋身是不是非常奇怪?我在南洋大風大洋里闖了半世,都沒見過有人在水中遇到劍殺鯨鯢,還能毫發無傷地走個來回,以阿叔我的經驗來判斷,咱們現下身陷海眼,也許古猜能幫咱們的大忙。說不定他懂得辨水色識龍穴的本領。”

我和Shirley 楊互相望了一眼,即便如此,也不能就說古猜這小子是龍非人。Shirley 楊說觀水色以識龍居的辦法,據說以前搬山道人頗為精通,不過現在早已失傳,難道古猜竟然會這種古術?他一向跟著阮黑學徒,采蛋尋蚌的手藝都是得自他師傅,可阮黑似乎也不會這些方技。

明叔見我們不信,只好詳加解釋,揭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蛋人往事,明叔對海上地諸般行當所知極詳,知道采蛋之人的來龍去脈,摸金校尉和蛋民,雖然同屬七十二行,是自古便有的勾當,不過兩者最大的不同,便是摸金校尉能夠相形度勢,有進有退,而蛋民向來是“死采”,以命奪珠,非死不回,他們拜的祖師爺是“漁主”。

我們今時今日所說到的“蛋民”和“采蛋”的手藝行規,都是明代才開始形成的,采蛋這一職業正式起源的時期,則遠遠早于明代,其傳統和歷史非常地古老,嘗聞在秦漢之際,南海水上有龍人,世世代代居于舟上,赤身裸體,披頭散發,在海中來去自如,彪悍絕倫,最善赴水采珠,周身雕有魚龍花紋,他們以魚龍鱗屬自居,不服王化,不尊王道。

后來由于生存環境日趨惡劣,不得不受了朝庭地招安,稱為“疍人”,專門司職在海中采珠,疍人正是后世蛋民的前身,他們自幼便在周身花繡魚龍大海之釁,赴水時赤身裸體,據說這種紋身的圖案喚作“透海陣”,令海底惡魚見之,常誤以為同是水族,便往往不肯加害,疍人體質特殊,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在海底采珠捕魚,使他們地后代眼睛逐漸生出一層細膜,在潛流洶涌的海底,對他們來說就如同走在寬闊平坦的街道上,都和家常便飯一樣。

可因為古代統治階級對“疍人”的盤剝太酷,加上疍人本身比較野蠻嗜血,天生一身反骨,無論是宰蚌屠鯨,抽龍筋剝鮫皮,還是入龍穴搏黿鰲,向來都是恬不畏死,所以常常在被官府逼壓過緊之進,便挺而走險殺官造反,一代一代下來,降了反,反了又降,畢竟他們人數不多,力量有限,難成什么大事,最后被官府剿殺得幾盡絕跡,這支生活在海上的古老民族就逐漸徹底消失了,但皇帝貴族還需要大量明珠,疍人從事的工作,就都由沿海地區的貧苦漁民接替,慢慢形成了現在的“蛋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