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群鯊

如果船只遇到海難,在不得不下令棄船之后,唯一有權利留在船上的只有船長一人,他有權利選擇和他的船同生共死。以往聽到那些關于幽靈船的傳聞,也大多是船長死后不肯離開他視為生命的船,時隔多年他的亡魂依舊留在船上,駕駛著鬼船在大海上兜圈子,海圖上的航線都是一個又一個重復的圓圈。據說中國的南海艦隊就曾發現過這樣一艘怪船,不過這只是部隊里的傳聞,誰也不好說是真是假。

所以我一眼瞅見鏡中水波光影中,多出一個戴了塊金表、滿臉絡腮胡子的男子,腦子里先人為主,首先閃現出一個念頭:“在瑪麗仙奴號沉船中果然有個船長亡靈。”他就是快被魚啃沒了斷臂的主人,他的金表都被胖子捋去了。

船長的幽靈似乎趴在古猜的背上,遮住了他的龍戶文身,鏡中這一幕讓人寒毛倒立的情形非常短暫,也就在一晃之間,可能除了我之外誰都沒能注意到。我心中猛然一震,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帶動身邊水流,那鏡中的鬼影也因水波紊亂,被攪得模糊不清了。

驅鯊劑被海水迅速化去,以及我們在沉船中無緣無故地遭到鯊魚襲擊,可能都和瑪麗仙奴號船長的幽靈脫不開干系。我想要讓其余的人注意到這一危險的情形,可沒等我接下來再做出別的舉動,便有一條體形細長的青鯊。從堵住船體窟窿的桌面下溜了進來,兜頭撞在了Shirley 楊身上。青鯊體形雖小,可在水下被它咬上一口誰也吃不消,Shirley 楊正按著那塊木板,見青鯊躥到近前,只好閃身去躲。

我見青鯊如影隨行般迫咬Shirley 楊,狹窄的艙室之中,我們四人幾乎是摩肩接踵,躲得開第一下也躲不開第二下,我只好和胖子分別拔出潛水刀,朝著從身前游過的青鯊刺去。但人在水下行動緩慢,如何刺得到靈活異常的青鯊,那青鯊行如閃電,從兩柄插落的潛水刀下快速穿過,眼看著就要一口咬住Shirley 楊的肩頭。

Shirley 楊退到墻角,室內狹窄無法使用魚槍,只得拔出潛水刀倒握在手里,準備跟游過來的青鯊硬拼了。在這危險萬分之際,古猜霍地挺身向前,那青鯊游動速度雖快,龍戶在水中的身手更快,手中刮蚌屠龍的龍弧短刃遞出,將游向Shirley 楊的青鯊截個正著。鑄滿魚龍麟紋的青銅弧刃,雖是稱為短刃,實際比斬魚刀小不了多少,連柄帶刃,也有成人的半條手臂長短,刀頭寬闊彎曲,非常鋒利,利刃寒光閃現,刀鋒到處,頓時刺入青鯊體內,污濁的血液滾滾冒出。

那青鯊甚是兇悍,雖然被利刃幾乎戳了個對穿,卻并未當場斃命。它吃疼后垂死掙扎時的力量奇大,這時就算我和胖子加上古猜三人一同出手,在水底都按不住這條體形不大的鯊魚。只見它身軀翻滾,拼命扭動起來,古猜也當真是海上的蠻子,到了這時候還不肯撒手放開短刀,身體也被青鯊在水中甩了起來,人和青鯊都撞在那面大鏡子上,將鏡面撞得粉碎。古猜趁機揪住鯊鰭,抽出龍弧刀,手起刀落,又接連在青鯊鰓上連戳了數刀,一股股的血水涌動起來,那兇惡的青鯊拼命扭了幾扭,終于失去了生命的鮮活力量,軟塌塌地死在龍戶古猜刀下。

我見古猜屠鯊的手段利索至極,這絕對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不是現今一般蛋人所能及,心想算你小子夠狠,眼瞅著沉船外的鯊魚越聚越多,區區一道木板根本阻攔不住,只好先將那死掉的青鯊尸體扔出去讓它們自相殘殺。看來這間船長室是沒辦法再待下去了,而且困在這里的時間越久,對我們越是不利,趁著水肺尚且充足,只好到沉船中再尋出路。

艙內的鏡子完全破碎,我也顧不上再去考慮這船中是否真有船長的亡靈,但可以肯定黏在古猜文身上的黑色海水非同尋常,必須盡快想辦法幫他擺脫掉。我對眾人指了指船長室的艙門,大伙都知道艙門外的通道里,有條體形碩大的巨鯊在游蕩,不知它是被困在了里面,還是特意鉆進來獵食,總之它的存在,對我們是一個繞不開的障礙。

一旦決定奪路而出,我便抓過地上的魚槍來至門前,胖子攜帶著探照燈和破拆器緊跟在我身后,Shirley 楊拿了另一把魚槍斷后。我們這伙摸金校尉彼此之間互有默契,不需過多交流,便已經展開了可進可退、互相依托的隊形,只有古猜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愣頭愣腦地不知該干什么,Shirley 楊只好把他拽到自己身后。

身后的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他們已經準備就緒,就用肩膀頂開艙門,人沒出去之前,就把“斯克巴普羅”深水魚槍探了出去,槍頭所指,全是幽暗的海水,艙外通道中的那條大鯊魚不見蹤影。我側身探出頭去,身后的胖子跟著舉起探照燈,向通道遠端照了一照,死水沉寂,沒有任何動靜。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