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藏寶盒

我們潛入沉船,都沒攜帶配重的鉛塊,只有抓住船內固定之物,遇到無著落處,便以潛水刀插入鋼鐵的縫隙里,借力逐步潛向深處,此時身后巨鯊猛追而來,船體忽然從中裂開一條大縫,眾人身子隨之一震,心知不妙,回頭看時,又有數條鯊魚從剛剛斷裂的船身,游進了這座奢華的游輪大廳。

一頭虎鯊來勢洶洶,蹭到了白色巨鯊身上,那白鯊被船體的震動所驚,正有股難以名狀的邪火,龐大的軀體一甩,帶動的水流將身后幾條鯊魚卷得歪歪斜斜。我見這是個空子,眼下除了瑪麗仙奴號的貨艙,更沒別的地方好去了,對其余三人連連揮手,潛水小組的成員們頭也不回地迅速穿過了中央大廳,兜得小半個圈子,魚貫潛進了后部一處像是廚房的船艙。

到了艙口,古猜仍不死心,還在不斷回頭看著身后的鯊魚,大概想要過去拼個魚死網破,使白刃見血。我按住他的腦袋,硬將他推進船艙,俗話說“土幫土成墻,人幫人成王”,在如此危險的情況下,任誰都要避其鋒芒,單憑你一個十五六歲的龍戶,又怎么對付得了這么多兇殘的鯊魚,現在豈是逞能的時候?

我記得圖紙上這間船艙有兩個出口,連接大廳的只是其一,另有一側通向底艙,是前往貨艙的捷徑。等斷后進入其中,但見廚房里面更是一片凌亂,鍋碗瓢盆各種灶具東倒西歪地到處散落。我想要把洞開的艙門反鎖了,那巨鯊雖然厲害,卻也不會輕易撞破關閉的艙門,但艙體微有扭曲,那道門卻是再也不能合攏。

我靈機一動,和胖子兩人把廚房里最大的櫥柜斜頂在門上,這時門外的鯊魚已經跟到了門前,撞得碗櫥中的拉門全部散開,里面無數破碎的瓷碟子稀里嘩啦地滾了出來,但櫥柜被艙體和艙門之間形成的夾角支撐,一時還不至被鯊魚破門進來。

胖于隨手在廚房里亂翻,拉開一層肉柜,從中扯出半扇腐爛的豬肉,就推在門前,他可能還指望鯊魚進來之后看見豬肉就不咬人了。我心想你他媽的這才是當代天方夜譚呢,事到如今還能想出這自欺欺人的辦法,我估計這些鯊魚來者不善,很可能就是附在古猜背上之物引來的,否則它們也不會對潛水員如此圍追堵截。

我抬手揪住胖子,讓他不要白費心機了,看這廚房也不穩固,還得繼續往沉船深處退,貨艙應該是船體后部結構最堅固的區域,尋路撤到那里面再作道理。

四人在后半截沉船中轉了一個來回,終于在一處鐵梯下的“丁”字形通道里,找到了最底部的貨艙。瑪麗仙奴號游輪屬于一位南洋大富豪,此人是走私販毒發的家,后來逐步做起了古董文物生意,這人不像明叔那樣什么錢都賺,不是價值連城的東西根本不碰,海底的青頭,墓中的明器,凡是經他手里過的,幾乎件件都是國寶秘器。

他這艘船不同于一般的游輪貨船,除了用來享樂之外,也是用來走私販賣古物的一件交通工具。所以貨艙不大,但卻是全船防護最為嚴密的部分,艙體密閉,防水、防火、耐壓,大到銅鼎,小到夜明珠,都可以在里面找到相應的位置,得到妥善保存。

據船上幸存者回憶,游輪在颶風中迷失了航向,遇到海難后,船體下沉很快,甚至沒有來得及疏散逃生,幾乎所有的船員和乘客都魂歸大海了。這間貨艙里的東西,十有八九還留在原處沒有被動過,如今沉入歸墟,已是無主之物,誰撈出來就是誰的了。

貨艙前的通道里,大部分沉積物都涌到了這里,海水污濁,顏色更深,潛水手電的照明范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唯有使用氪氣燈泡的“波塞冬之炫”強光水下探照燈,才可以穿透七八米的水波。不過這種探照燈耗電量大,一旦連續使用,隔不了多久便要在水下更換電池,所以潛水小組只攜帶了一架探照燈。

我們只好完全依靠僅有的強光探照燈,四個人相互間保持著極近的距離,看明了周圍地形,摸到密封的貨艙邊緣。鋼板門仍是牢牢關著,側面有六道完好無損的鎖栓,像是一個金屬的大棺材。

胖子是撬棺破門的行家里手,摸了摸鎖栓的粗細和牢固程度,對我們挑起大拇指,示意拆開艙門不成問題。私人游輪里的貨艙就像是個保險柜,不過這保險柜只是為了預防萬一,防備的都是擰門撬鎖的小偷小摸之徒,船主做夢也想不到有人用液壓破拆器來硬性拆門,在金剛石鏈鋸的切割下,區區幾道鎖栓根本起不到什么保護作用。

我打個手勢,讓胖子抓緊時間拆掉艙門,并帶著Shirley 楊和古猜守住船底的通道設置防線,魚箭都上了膛,一旦有鯊魚過來,在這狹窄的水下空間內,兩支魚箭輪流射殺,盡可以守得一時三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