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水深火熱

狂鯊襲來,碩大的軀體正好撞在一根石柱上。我們藏身的海底石柱群,本來就是一處危如累卵的廢墟,在水下日以繼夜地飽受暗涌沖擊,此時受到沖撞,邊緣的一根石柱當即便倒塌下去,砸在了瑪麗仙奴號沉船的船身上,激起了水底的滾滾泥沙。

漆黑的水底涌起一片灰蒙蒙的煙霧,驚得沉船墓場里的魚群爭相逃竄。它們這種逃是屬于沒頭沒腦地亂兜圈子,沒有任何目的性,有許多水族就依靠在沉船和遺跡形成的復雜地形中藏匿,此刻被水底的震動驚了出來,附近的鯊魚趁機對它們大肆追逐。這水里就像是開了鍋,一片接一片的魚群如同電閃星飛,在我們周圍掠過,使人眼花繚亂。

最大的那條灰背白腹巨鯊在水中打個盤旋,又朝著石柱群游了過來,我見巨鯊來勢凌厲至極,鯊口中無數利齒已經近在眼前。外圍的幾根石柱倒塌后,潛水小隊已經失去了這道防御屏障,我只好推著古猜,讓眾人游進石柱林立的遺跡深處,同時抬手向那巨鯊射出一枚魚箭,大鯊魚被迎面的快箭射個正著,在水中翻了兩翻,拖著一縷血水再次沖來。

此時我們已借機游進了石柱林立的廢墟中央,在橫豎支撐倒塌的巨石孔隙之間穿梭,向水面迂回,此刻發現魚箭的毒性尚不能當即放翻巨鯊,只好主動回避,尋得石縫處藏身。堆積如山如林的巨石遺跡,越是往深處去越是密集,中間混雜著許多沉船的碎片以及老蚌螺甲,這些無生命之物組成的水底密林,成了縱橫交錯的天然障礙,巨鯊也一時奈何我們不得。

可是有些體形細小的青鯊則無孔不入,尋找一些空隙鉆入水下廢墟。我和Shirley 楊等人應接不暇,遠處的用魚箭射殺,離近了古猜便以刮蚌的利刃在水中搏殺,一時之間四周的海水盡被鮮血所染,我們被大群鯊魚團團圍困在了石柱林里,難以抽身浮出水面。

我們逐漸被鯊魚所迫,退到一處數根石柱并立的死角之中,我幫Shirley 楊裝填魚箭,她用兩支液壓魚槍輪番射擊,將從巨石空隙間游進來的鯊魚射殺,沒用多久,十幾支分水箭用了個干凈。我扔掉空膛的魚槍,抓住Shirley 楊遞過來的呼吸管換了口氣,只見古猜正躲在一處巨石的豁口下,待有鯊魚從頭上游過,便瞅準機會用弧刃刀戳入鯊腹。青鯊游動速度極快,迅疾猛惡,在中刀之后慣性仍是不減,一條接一條,不斷被龍戶古猜開膛破腹。

古猜手中的弧形短刀,是件名副其實的水下利器,從柄至刃連為一體,鑄滿了龍鱗古紋,形如寒鉤弧月,刃頭異常寬大鋒利,加入了三分精鋼和一分熔金淬煉,是蛋人在水下刮蚌屠龍的分水匕首。這柄異形刀的歷史,可以追溯千年前,是歷代蛋人首領的專用之物。此刻握在龍戶古猜手里,連宰了數條惡鯊,刃口絲毫不損,刀鋒上也并不沾留半點血跡,古猜身旁的海水都被鯊魚內臟和血水攪渾了,可龍弧短刃在幽暗的水中寒光大盛,污血渾水竟是遮掩不住它發出的刀光。

胖子則候在距離古猜不遠的地方,見到沒死透的鯊魚,就用潛水刀將其徹底了斷。不過有些青鯊極是悍惡,即使肚子被刀劃開長長的口子,仍然到處沖突撕咬,水中情形亂成一團,分辨不清是鯊血還是人血。

我用Shirley 楊的水肺吸了一大口氧氣,和她同時拽出潛水匕首,加入眼前這場人鯊肉搏的混戰。潛水員用匕首在水底對付鯊魚,絕對是一種瘋狂的行為,無異于自尋死路,在一般的情況下連片刻都難支撐。我們只不過是仗著地形優勢,接連殺了數條兇殘的青鯊。

可死戰之下,雖能勉強應付一陣,卻也由于水中血腥太濃,將更多的鯊魚引了過來,其余被狂鯊追逐的那些水族如遇大赦,又紛紛鉆回水底沉船墓場的藏身處。我們這支潛水小隊則成為了眾矢之的,在被鮮血染紅的水里以命相搏,稍有些許松懈,便難逃“鯊吻”。

如果此時想直接浮上水面,就會失去石柱群的屏障,在水中面臨腹背受敵的險惡情況,可在水下浴血惡戰,也只是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飲鳩止渴。水肺中的氧氣即將全都耗盡,而且人力終究有其極限,幾分鐘之后不免人人都會命喪鯊口。

歸墟中的海水并不平靜,倒塌的石柱激得水下暗涌頻頻出現,海水涌動,把一片片血水沖走,可隨后又有新的鮮血將海水染為渾濁。被開了膛卻未當場斃命的鯊魚,拖著一團團肚腸掙扎翻滾,一旦游出廢墟的死角,就立刻被其他的惡鯊咬死分食,水深處也不斷有一線線血水浮上。此處距離水面雖然很近,但血水漸濃,反把水面上的光線都遮蔽了。這一刻我們如同置身血海,眼前全是血污和成群涌來的鯊龜,加上海底遺跡的阻攔,直圍成鐵桶一般。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