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猛鬼出籠

底艙被水泡了將近三分之二,艙中又到處都是我們無法帶走的裝備和補給物資,人入貨艙,如果不伏在貨箱頂上,便只能在水中露出肩膀以上的部分,行動極為不便。此時見夾艙的破洞中落出一只黑手,那手干枯得幾乎就剩下骨頭了,一動就往外冒著一股股黑水,搭在了Shirley 楊未及卸掉的潛水攜行袋上。底艙夾層內像是有幾個人嘀咕著在說話,在漆黑的船艙中聽到那些聲音,沒辦法不令人毛骨悚然。

我用潛水手電筒照個正著,水下的照明設備本身不適合無水環境,但還能湊合著有個亮,就在昏暗不清的光束中,我大叫一聲:“小心!”卻發現為時已晚,趕緊和胖子二人深一腳淺一腳地蹚著水趕將上去。

這時Shirley 楊肩頭像是被一只怪手鉤住,她急于脫身閃開,不料這層艙板被鯊魚撞得破損嚴重,腳在地上一撐,反倒撞在了一只陷在底艙的貨箱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氣,身體自然而然地向后縮去,正好卡在了夾層的窟窿里。眼看要跌進夾艙,她應變奇快,反手就將潛水刀釘在艙壁上,立刻將身體向后的勢頭阻了下來,她再想要起身擺脫,但夾艙里又伸出另一只滿是黑色腐液的人手,搭住了她另一邊的胳膊。事出突然,她不免吃了一驚,身上的各種裝備反倒在艙壁破損處掛得更緊了,如此一來,她在艙壁前如履薄冰,再也不敢有大幅度的動作,可身體還是一點點陷人艙壁后的夾層。

我看到Shirley 楊身邊的古猜不知什么時候醒了過來,正蒙頭蒙腦地不知發生了些什么,急忙對他大喊,讓他快幫Shirley 楊解圍,邊喊邊在水中連滾帶爬地向他們靠攏過去。古猜聽到我的喊聲,回頭一看身側,才明白過來幾分,以為艙壁中有僵尸要把Shirley 楊拖走,他在陸地上遠不比在水下靈活慓悍,手中又赤著拳頭沒有家伙,情急之下,竟然張口去咬掛住Shirley 楊的怪手。

古猜連咬帶扯,Shirley 楊趁勢起身,用潛水刀割斷了身上的潛水繩和攜行袋。可古猜卻用力過猛,一條腿陷進了夾艙里,似乎里面有種力量在拽他,一時被纏在艙壁脫身不開。此時我和胖子趕到近前,胖子一邊抱住古猜往外拽,一邊對我叫道:“這船艙夾層里怎么會有粽子?是不是以前阮黑當蛋民活不下去了,在船上謀財害命,做過板刀面和餛飩的買賣,將死人藏在船里了,現在可好,人家詐尸了要爬出來討還血債,卻讓咱們給趕上了。”

我心想在海上處理個死尸,直接丟到海里喂魚也就是了,根本犯不上把尸體藏在底艙的夾層里,這艘海柳船里邊怕是有什么別的東西,也未必就是僵尸,而且就沖阮黑等蛋民對海事迷信虔誠的那一套,我就敢斷言他絕不敢在船里藏死人,先甭管是什么,拽出來看看再說。

我和胖子胡亂猜測,手底下也絲毫沒閑著,與Shirley 楊上前動手相助古猜脫身。將他扯開后,夾艙窟窿中便沒了任何動靜,船下深水處沸涌而出的暗流消失,底艙水位也隨即降低了許多。我讓Shirley 楊把手電筒和一切能發光的設備集中起來,都對準夾艙,然后用手里握的龍弧短刀在艙板上一陣切割,頃刻就把整塊夾艙的擋板都撬了開來。底艙的這段夾層非常窄小,里面僅有不到半米寬的空間,擋板一掉,就見得夾層里黑漆漆的一團事物,表面粗糙不堪,滿是大小不一的蝕孔,原來是一大片生在古海柳化石上的海石花。

海石花上倚著一具白花花的人骨,身上沒有一個布絲,八成早已爛沒了。這副白骨骷髏裹在海石花里一動不動,順著身體骨骼關節和頭骨上的眼窩鼻孔,不停地往下滴著黑水。這些濃黑的液體,就像是古墓棺槨中的積液,不過無臭無味,似乎都是從海石花中流淌出來的,積到艙底后,又慢慢滲入海柳之中。

黑色的海石花上,爬進爬出的有數十條半像魚、半像蝦的生物,上半部分像是魚,有鱗和鰭,魚頭圓滾滾的十分光滑,下半部分則像蝦,有甲殼和螯,它們似乎在海石花里安了家,不時去舔死人骨頭上的黑水,咝咝哈哈吸吮著,顯得十分貪婪。被手電筒的光束一照,就紛紛掉在地上,以頭撞擊艙板,發出“咚咚咚”的磕頭聲,又像是廟里和尚們敲的木魚,口中咯咯有聲,就像念咒念經一樣,不知在叨咕什么。

我和Shirley 楊等人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這夾艙里的都是些什么東西,在各種手電筒的光束下,那片海石花中突然有片陰影動了起來。我們四人都下意識地向后退了一步,只見海石花叢中,有一片人形陰影如在水波倒影中微微顫動,仿佛呼之欲出。

我心想:“三叉戟號被英國人收購改裝開始,阮黑便一直在船上幫忙,古猜跟了船老大阮黑那么多年,也許知道這像海石花一樣的東西究竟是什么。”可看了古猜一眼,他顯然茫然不知,臉上還有幾分驚慌的神色,以為海石花中會有幽靈爬出來,指著那夾艙對我說:“鬼……鬼呀……”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