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死水不藏龍

海柳船是艘文物般的古船,據說后來還一度被海匪使用過,船體雖然經過數次大修和改裝,但主體結構仍是最早的那些海柳。前兩年由英國人收購并進行改裝,此船在珊瑚廟島的一段時期里,蛋民阮黑和當地幾名漁民,被雇來專門對海柳船進行維護保養,并參與了改裝作業。

英國打撈隊花了很大的心血改裝海柳船,意圖進入珊瑚螺旋海域撈青頭,誰料到尚未出師,就全部死在了海柳船的底艙里。珊瑚廟島的島民們對此事諱莫如深,包括黑市商人掰武在內的大多數島民,都不知道此事的詳情,只有阮黑似乎知道一些底細,可現在他已經死了,我們不可能從他嘴里再得到什么訊息。一旦遇到了藏在底艙里致人死命的東西,也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付。

可到海里撈青頭是何等險惡的營生?怕什么偏就來什么,鯊頭撞開了隱秘的艙板夾層,一股毫無生氣的黑水,從艙中死人頭骨的眼離里流了出來。我忙把蹲在地上的胖子拽起來,急忙向后退了幾步。

此時水位減退,艙底的水面僅過腳面,可一走動起來,還是要“嘩啦嘩啦”地蹚著水,而且歸墟中的水位并不穩定,時起時落毫無規律。我見勢頭不對,若是留在底艙里,多半會和那伙英國人一樣死得不明不白。英國打撈隊中,有不少探險和航海打撈方面的專家,他們的經驗之豐富,裝備之精良,尚且在此丟掉了性命,想來定是事發突然,猝不及防。

我和胖子等人連退了數步,只見海石花中的陰影化作黑水流出,我們身上裝備的幾盞潛水手電,以及身前的防水燈口同時閃了幾閃,燈光似乎受到了干擾,忽明忽暗,發出一陣“刺啦刺啦”的短促響聲。不同于強光探照燈,潛水手電的電池供電最大電壓規格只有“3.8V 0.5A”,實難想象石英燈泡里會發出這種動靜。

手電筒的光束時亮時暗,晃得人雙眼發花。見黑暗的底艙中光影恍惚,我急忙在手電筒的燈頭上拍了幾下,光束才得以穩定下來,但是燈口里的石英燈泡似乎損耗過度,照出來的光亮比先前暗了許多。

底艙內光線微弱,我感覺腳底下的水中生出一陣陣寒意,似乎躲在船艙里的東西遁在水中,隨時都會像水鬼扯人腿腳一般,伸出鬼手拽住我的腳踝。也許是由于昏暗中看不清楚,這種感覺竟然越來越強烈。對于“水”的恐俱一時難以抑制。

我和胖子四人都戰戰兢兢,接連退了幾步,后背已經頂到了堆起來的一排貨箱,再也無路可退了。古猜有些怕鬼,自是慌了手腳,想要奪路而逃。我趕緊將他扯住:“別妄動。”黑燈瞎火的能往哪跑?現在既然撞上了,倘若底艙里當真藏匿著什么猛鬼兇靈,在此處如果沒個了斷,就算逃離這三叉戟號也會被繼續糾纏,像喪家之犬、漏網之魚般亂逃亂闖,必定糊里糊涂地平白送掉性命。

其實在目前的處境里,我對是逃是留難以判斷,只是抱定一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基本原,在未確定能否安全逃出底艙之前,不能輕易拿眾人的性命冒險。手電筒的光線太暗了,在不見天日的底艙中已難有作為,不能再指望它們了。我在潛水包里一摸,拿出僅剩的一枚磷光筒。

自打做了摸金校尉,出于職業習慣,我對照明器具非常依賴,唯恐帶得不夠。磷光筒里全是白磷,在水下可以用來照明,光線強烈遠超熒光,所以在水上的環境中并不適用。手電筒壞掉后,我急于取些光亮,只好把磷光筒取出,拉動套環,扔進了底艙幾厘米深的水里。

白磷在水中立刻皆出刺眼炫目的亮光,雖有艙底的水質阻隔,我仍是覺得眼前一陣刺痛,在使人頭腦發脹的慘白光亮中,只見海石花中流出的黑水,正在自聚成一片近似人形的鬼影,黑水浮動正好阻住了通往上層船艙的去路,有幾條以頭撞擊艙板的怪魚,被艙底黑水卷住,在無聲無息之間,伏地而死。

頃刻間幾條磕頭如搗蒜的怪魚,就僅剩下遍地零亂的死魚,這些怪魚離開了水也并未斃命,但被那股黑水一觸,都死得好生突兀,底艙里頓時靜了下來,鬼影般的一片黑水,如同在水中浮著的一塊黑布,飄過倒在艙底的白鯊尸體,不聲不響地朝我們浮了過來。

我見黑水從露出水面的鯊魚尸體上躥過,暗叫一聲不妙,它要是僅能存在于水里,我們尚有生機,可它既然能脫水而出,附著艙板死魚移動,我們又能到哪里躲避?四人只得發一聲喊,趕緊向外散開躲閃,白色的磷光中,黑漆漆的一片污水忽地從艙壁上立起來,飄上了頂棚,船體內所有用海柳結構的部分,都向外滲著污血般的黑水。

胖子躍到存儲給養的木板貨箱上,對我叫道:“胡司令。快取銅鏡照它!”我東躲西閃也爬上了一處木箱,聽到胖子的喊聲,伸手摸了摸裝有秦王照骨鏡的潛水攜行袋,冰冷堅硬的銅鏡就在其中,可從海石花里流出來的這股黑水非比尋常,銅鏡僅能壓尸,如何能夠對付這股幽靈般的死水?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