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銅殿

明叔在小艇上發現古猜的文身有異,龍戶的透海圖中,竟然有歸墟海中的山峰,驚訝之情見于顏色,他急忙把這一信息告訴給眾人。

混沌茫茫的水面浪涌鼓動,我聽說文身中竟描繪著海眼里的情形,只好舉槳停劃,讓眾人將兩艘小艇靠近,以繩索連接固定。明叔迫不及待地對我說:“疍人是先秦時期的海上蠻子,龍戶獺家的文身圖案就是從疍人祖宗身上流傳至今,珊瑚螺旋下的歸墟恐怕就是他們祖宗的老巢。你們快來瞧瞧,蛋仔的文身能不能幫咱們找到路逃出去?”

我們借著頭上龍火巖層里的光亮,定睛去看古猜的后背,疍人文得周身魚龍海浪,其意乃以鱗族自居,在海中刮蚌采珠時,能夠不遭物害,俗稱“透海”。文身都是些鯨鯢鮫魚在風浪中追逐火珠的場面,其文身使用的針法和秘藥,歷來不肯外傳。而且不同于成年人文身,疍民都是從十歲起就繡面文身,繡上透海陣,就表示這個孩子已經是龍戶或是獺家了,可以獨自下海探取龍含。隨著年齡增加,龍戶的一身花繡,不但紋理越來越清晰繁雜,顏色也變得更加鮮艷奪目,待得文身圖案隨著年華老去而轉為模糊暗淡,龍戶就不能再次下海謀生了。

我曾經特別留意過古猜背后的紋刺,但此時再看,竟比先前多出了許多變化,魚龍鱗族追海逐波的花繡中,還有另一層模模糊糊的圖案,將目光牢牢盯住,凝視良久,才看出有座浮出海面的山峰。那山中空,圍著一根斜倒的巨柱,柱下壓著一具面目猙獰的僵尸,四周全是人骨堆積,山底像是一片洞窟縱橫交錯的珊瑚礁,其中似乎有鮫人墓穴,文著幾條死相古怪的鮫魚,再深處則是一節節盤繞起來的龍骸遺骨。

古猜并不知道自己的紋刺中,還有另一層綿綿密密的隱圖,而且更不清楚他和這神秘的歸墟有何關系。他父母早亡,大概有些疍民的秘密尚未來得及告訴他。我見透海紋刺里再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拍了拍古猜的肩膀,讓他不用擔心:“你小子算是回老家了。”

說完我舉起望遠鏡,看了看距離我們尚有數百米距離的山體,鉛灰色的山峰嶙峋嵯峨,在波濤起伏的水面上非常顯眼。歸墟中有陣陣海氣盈動,空間中有許多雜亂的氣流和海氣化成的煙霧,用望遠鏡也只能看出個大致的輪廓,似乎有成片成片的建筑古跡散布在山體上,其中好像還有許多模糊不清的人影。

我看了幾眼,又把望遠鏡交給胖子讓他也看看,這地方在我們倆看起來,感覺格外眼熟。我們在十幾年前,曾在蒙古草原和大漠之間的百眼窟里,見過一片龜眠地產生的鬼市幻布。那灰蒙蒙的古建筑似曾相識,竟與此地極為相似,如果這山不是海面上的幻象,多半與我們很久以前的那次經歷大有關聯,以前我就有種強烈的預感,在百眼窟海市蜃樓中所見的古城,是我這輩子里命中注定要去的地方,卻想不到應在今日。

這時明叔問Shirley 楊:“咱們這伙人里,其實也只楊小姐才是個真正的明白人,你看蛋仔背上的文身,是否是歸墟里的海圖?咱們有了它的指引……就能回家了?”

Shirley 楊道:“透海圖的輪廓酷似巨鯨,同歸墟里的地形非常相像,浮水而出的山峰也和圖中的刺繪別無二致,但文身過于抽象,最多是一種標志,沒辦法當做精確的地圖來看。而且我覺得……這既不是山峰,也不是古城的遺跡,而是一座埋葬恨天氏的墳墓。”

明叔大驚:“恨天氏的古墓?這規模也太大了些,被巨柱壓在底下的尸體,還有山底這些亂七八糟的標志又是什么意思?古墓底下會有龍骸?”

Shirley 楊對明叔說:“恨天文化一向被視為歷史上的迷蹤之國,世人對歸墟古跡的了解太少了,咱們現在無非是妄加猜測,說什么都還為時尚早,看這海中浪涌大增,再留在水面上,救生艇恐怕就要被浪涌揭了,不管前面是兇是吉,也只有冒險進去一探究竟了。”

我和胖子都表示贊同,混沌無際的歸墟之水忽漲忽落,不知何時就會海涌鼓蕩。萬一橡皮艇被揭翻了,有人掉進水里,不免立刻就要喂了惡魚,四顧茫茫沒有落腳之處,也只有到那恨天人的古跡里暫避風浪。當下眾人抄起木槳,劃水破浪,將救生艇駛向前方。

我滿腹疑惑,忍不住在艇上問Shirley 楊:“古猜的透海文身好生離奇,他還真成大西洋海底的來客了?”

Shirley 楊推測說:“恨天氏孤懸海外,以龍火煉銅,遠離華夏文明,所以很多人不相信這里的青銅文明曾經鼎盛一時。他們大概消亡于戰國末期,其遺族流落海上,被秦漢統治者定為疍戶。古猜就是恨天氏的遺民,他對水性的熟悉,和透海陣文身上描繪的恨天國傳說,就是最好的證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