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射日

我見了這座海中神殿,就想起十幾年前在內蒙古見過的龜眠之穴,不由得心中好生煩亂,便同胖子兩人信口開河,說些不著邊際的事情,可忽聽Shirley 楊說起“恨天”一詞,恐怕與西方傳說中憎恨太陽的吸血僵尸相同。

我抬頭看了看石柱上吊起的青銅人頭,不知Shirley 楊此言何意,吸血鬼的事我并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此類傳說都是西方宗教中的聊齋志異,世上又哪里會真有吸血僵尸存在?古猜后背文著歸墟中的標記,顯然他是恨天氏后裔,在海船上暴曬了多少次太陽,也沒見他有什么異常。

Shirley 楊說:“我只是舉個直觀一些的例子,吸血僵尸視太陽為死敵,西方有,東方未必就沒有。恨天氏恐怕正是與天陽為敵的民族,你們看完整的青銅巨人,頭頂都戴魚骨冠;被斬首的銅人,頭上皆為火鴉冠。世界上所有繁榮過的古文明,都起源于水系龐大的河流,例如黃河、恒河、幼發拉底河以及亞馬遜河流域,都有過盛極一時的大河文明。恨天氏的祖先曾是華夏黃河文明的一支,在殷商時期以及更早的時代里,人們就將魚視為月,火鴉視為太陽,戴有火鴉頭飾的銅人,很可能都是被恨天氏視為死敵的天日化身。”

殷商之前的時代,還是鴻蒙①原始的傳說時代。我自從和胖子在潘家園做起摸金校尉的營生,便接觸了不少古物,對歷史上的各種掌故傳說,也知道了許多。可在這方面,畢竟不如Shirley 楊家學淵源,一時無法理解為什么要仇恨太陽,我們慣常的概念中,是雨露滋潤禾苗壯,萬物生長靠太陽。

Shirley 楊撥轉探照燈,將光束緩緩移動,我們的目光也隨之看了過去,只見大殿中尚有許多“箭石”殘骸半沒水中,這是一種古代海洋生物的化石,形似烏賊,鞘如箭鏃,化石可以制成武器,在中國內地也偶爾可以見到人為加工打磨過的箭石,殿頂有一塊圓形的石盤,其上鑄有殘破的銅鴉,都遭箭石所穿。

大殿在海底年代太久,許多物品都遭侵蝕腐爛,但從有魚骨頭飾的青銅巨人所保持的姿態來看,似乎以前都是挽弓搭箭的武士,殿柱上掛的銅人頭顱正是他們的戰利品,有火鴉標記的石盤似乎代表著將要被弓箭射穿的太陽。

Shirley 楊待我們看清之后才說:“歸墟山中的大殿,記錄著恨天氏戰爭的傳說,剛開始我也不解其意,但一看到火鴉和太陽的標記,就恍然大悟了,恨天氏是古代黃河文明射日傳說中的部族。”

我和明叔、胖子等人面面相覷:“射日?后弈射日?”據說以前天上有十個太陽,照得大地干裂,寸草不生,神射手后弈用弓箭射下九個,后來他老婆嫦娥盜走了他的長生不死藥,飛入月宮逃脫。射日、奔月、長生不死的仙藥,這些都是神話傳說,三歲小孩也該知道都是假的,可既然從Shirley 楊口中說出來,我們誰也不想輕易反駁,免得暴露自己不學無術的真面目。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也許以前天上真有十個太陽亦未可知。

Shirley 楊看我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知道產生了誤會,就說:“你們想哪去了?天無二日,國無二主。天上只有一個太陽,地下沒有兩個國王。我只是想說恨天氏,是一個崇拜射日圖騰的民族,所謂的太陽,可能是敵對勢力的神或是太陽圖騰。”

現在有學者認為南美的瑪雅文明,與商周文明極為相似,提出瑪雅人是中華后裔的假設,因為兩者的圖騰神像,以及服裝建筑,都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不過瑪雅文明是殷人渡海而建這一觀點尚未得到認可,瑪雅人就是一個祟拜太陽神的民族,射日則是一種起源于黃河流域戰爭的傳說,這與恨天之國的來歷非常吻合。

在波濤洶涌的珊瑚螺旋海域里,這個崇拜巨箭、巨石、曾經達到青銅冶煉技術頂峰的古國,由于過度開采龍火礦脈和山石,導致山崩海嘯,所有的遺跡都被淹沒在了海底,其遺民淪為蠻居海上的疍人。海眼下鯨腹般的洞窟,應該是一座碩大無比的礦山,倒塌的石柱石臺,也許是古時采龍火所搭建的設施,如今也被歸墟之水淹沒。遭到破壞的南龍海眼內,海氣混沌迷蒙,海水漲落涌動無常,比起古墓中那些人為布局的機關陷阱,這大自然造化而出的絕境,更是令人難以捉摸,無路可逃。

想到此處,我也無可奈何,只憑兩艘救生艇,在歸墟涌動的海水中都難自保,而且缺水少食,又如何能夠穿越驚濤狂瀾返回珊瑚廟島?耳聽山外洪波怒濤之聲不絕,暫時也不可能劃船出去尋找出路。我想起明叔那艘艇上還有阮黑的尸體,于是決定按其生前遺愿,先找塊地方安葬了他。

多鈴還想把他師父的遺體帶回珊瑚廟島下葬,我說那可不成,死者口含的那粒“駐顏丹”,確有不腐不化之奇,不過也僅限于在吉壤善地。風水形勢有優有劣,龍脈上生氣最足,這樣才能保證尸體不朽,要說風水龍氣,普天下,又哪有什么地方比得了南龍盡頭的歸墟?從峨眉山沿江入海的南龍地氣,都匯聚此處,把你們的蛋民師父葬在這里是最好的選擇,否則雖有口含,卻未堵諸竅,天氣這么炎熱,在海上不出三日,便要腐爛發臭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